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奖赛 长篇参赛作品 清莲仙子【原创小说】三生石(10)  

2010-08-25 15:49:32|  分类: 《三生石》长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清莲仙子 原创 【长篇小说连载】 三生石(10)

··

 香儿编辑  香儿编辑

 

  《我的小诗》(十八)(原创) - 紫灵 - 紫灵的博客  

       清莲仙子【原创小说】三生石(4)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2010年08月15日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我的小诗》(十八)(原创) - 紫灵 - 紫灵的博客

 香儿编辑 香儿编辑

 

第九章   (2) 

 

这日老家人银木至外书房,相侯多时等白老爷示下。却原来是为仲孝一事而来。却听白老爷道:“汝可打探清楚了,情况却是如何?”那银木道:“奴才至范家村后经多方打探业已查明这张仲孝年纪三九,家中尚有高堂在上,曾有一原配夫人,不过已于三年前过世了,如今尚末婚配。在十里之外一周姓人家处馆,百里之外多有才名,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才子。”白老爷道:“可曾查得他与何人相厚?”银木道:“与这张仲孝相厚之人唯有周雪枫一人,外人多称周员外,此番就在他家处馆。”白老爷又道:“这周雪枫为人却是如何,是拘紧之人还是放达之人。”银木不由笑道:“白老爷是见过的,如何却来问俺”。白老爷道:“却是哪个,为何俺一点子印象也没有。”银木道:“白老爷只往诙谐上想就是了。”白老爷却道:“难不成是他,倒是一个好中介,这事交给他办或许能成,只怕还得劳乏汝跑一趟,因汝一向和他们多有来往,熟惯。”银木道:“白老爷所言极是,在下也是这样想的。” 

 

诸君也许又要相问了,那诙谐事又是如何呢?诸君若不嫌在下罗唣可一一表来。说来这白爷和雪峰尚有一些交情,这交情始末也是从这裱画而来。这周雪峰素喜收藏字画,家下字画多是名人字画,他对字画从欣赏至收藏本是金石爱好者无可厚非的嗜好而已,只因他这嗜好尽到了吝啬的程度,一年之中只在宜于张挂的时节挂几天不说,这屋间的采光布置也务要与画相宜,把画视为自己的第二生命,若是哪家有名画了不管多贵务要求到为止,求到后装箱收藏,隔一时节就拿来晾晒,只要是宜于收藏的书籍也一并卖来,那痴迷的程度比起米万山哪真是有过之而不及。

 

因此外间人又送一雅号日:画痴。说来怪异就这样一位惜画之人,三年前家下却遭火并。这熊熊大火不着别处,却着书房。因这雪枫嗜画成痹,字画多在书房收藏,闻得书房着火好似疯了一般,只着中衣底裤便向书房奔去,夫人仆人多相拦阻皆是不听,务要与画共存亡,夫人奈他不过只得依他,让仆人于他身上多加几件湿衣进去拾画。无奈这场大火尽把数年心血毁于一旦,唐伯虎、沈周、文征明、仇英画作皆随着这把火而去,只那东晋顾恺之《洛神赋图》幸存于世,然已是漏洞百出,无异于残画一般。雪枫自画去后大病一场,痊愈后又好似换了一个人,每每望着窗外发呆,心如枯死一般,再也不提藏画的事了。夫人怕他闷出病来,又派家人四处收集所毁画作,然数十年的字画又岂是一两年就得齐全的?夫人是聪颖女子,暗忖: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病皆因画而始,故治这心病还须从画作之上而起。故又派老家人沈桐在江南一带寻访裱画高手修补这《洛神赋图》。亦是用《洛神赋图》来作系铃人还雪枫病痛而已。

 

沈桐走街窜巷走了多家装裱店,皆因这《洛神赋图》千苍百孔难以恢复原貌而拒收。沈桐心下发愁不由,暗忖:难不成若大一个江南尽无有高手出世乎?如果是这样那白老爷岂不毁了?心下暗自祈祷上天垂怜,能使老爷恢复以往神态。这沈桐至白家已经数十年,由于他数十年来忠心耿耿扶持白家,深得白家上下拥戴。也因白老爷对家人一向仁厚,故这沈桐视白老爷为至亲骨肉,虽有主仆之分,然那份亲情却甚是浓厚。
 

这日行至水井巷,著眼一观却见好大一个装裱店,店前人山人海,相问之下始知这簇拥之人皆是为裱画而来。沈桐不由向一位墨客相问道:“敢问客官,不知这砚墨阁可曾修补古画。”那墨客道:“汝可算找对地方了,这砚墨阁诸活都收,修补古画可称一绝,霉点,火点,漏洞皆修,吾此番前来亦是为修补古画而来。”沈桐不由大喜道:“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不由又问道:“不知主人贵姓高名?”那墨客道:“这主人姓白,名鹤举。外间人多称白爷,汝只可依此称呼便成。”
 

沈桐不由走进这砚墨阁相问白爷。白爷听罢这来龙去脉道:“听汝如此说,这画如异于残画了,本店一向不接火并之画,因为纵然修来亦无多大收藏价值了,然这画又关系到一个人的前程,待吾看画之后再作权处,如何?”沈桐听得有门,不由道:“全凭白爷作主。”两人展开画轴,白爷看后不由道:“倒可惜了这画,这画系为真迹。可惜火点甚多,不下十处,依老夫看来尚能修补,只是功夫要费一些,工钱亦要多一些,汝可曾作得主儿?”沈桐道:“小的来时,夫人已经交待过,但得修补成功,银子不是问题。”白爷道:“好,暂且收下。不过说好,三月之后方能取画,或许绢制颜色会有些许不同,但求神似,不求质地,因是市面上难得的古画,估且一试。”沈桐道:“好,就依白爷。”

再说白老爷自接过这《洛神赋图》后,就把这残画挂在砚墨阁半壁墙上,闲来无事时就仔细琢磨这画如何托补才为最佳,大约琢磨了四天后才定出修补方案。叫来莲儿交代一番后自去不提。

 

莲儿小姐见爹爹收了一幅古画,乃东晋顾恺之摹本《洛神赋图》。说来这《洛神赋图》尚有流传典故。此画本是顾恺之以建安时期曹植所作旷世奇文《洛神赋》为蓝本而创作的大型画作。只可惜顾恺之的画迹已经失传,如今世面上的摹本就不下四种。而这壁上的古画乃宋代绢制局部摹本。却见站在岸边的曹植表情凝滞,用缠绵悱恻的眼神望着凌波而上的洛神,而云髻高悬的洛神亦用那双秋水眼窥望着曹植,她欲去还休,顾盼之间流动的那份眼神让人相看之下有不舍之感,画面以洛神无奈的驾着六龙云车,在云端中渐渐远去而收场。莲儿小姐把玩多时,爱不释手,虽然火点甚多,但依然能从残存的画面中窥见其笔墨神情。

 

但见人物安排疏密得宜,空间交替之中透出一种古朴凝练之美。莲儿仔细端详多时,发现洛神的衣带多处皆有火点,看来唯有从衔接衣带开始托补,此其一,其二需揭旧处理,为防画心断裂,可在画心正面用排笔蘸温水刷湿,并盖新纸一张,反置案上待接,其三因画面本身为暗色缉本格局,此番画心又经火炙烟熏变黄变黑,需去污处理,可将画心放入清水中浸泡,隔时换水,可保明净,又取过爹爹修补要点一一查阅,与自己所想不谋而合,方才放下手头活计。
 

闲言少述,这日老家人沈桐兴冲冲的拿着修补好的画作给夫人验看,夫人看后大喜道:“沈桐,看来此番你老爷恢复有望了,依吾想来非如此这样办才妥贴。再过五日就是汝老爷四十岁生辰,虽不是整寿,但且冲冲这晦气也好。吾准备略备水酒数桌,一来给老爷拂去郁闷,二来把这画轴张挂起来,于他一个意外之喜。只是如今暂且莫要和他言明才好。”沈桐道:“夫人所言极是,这人最忌大悲大喜,因素来这一喜一悲最易出事,就依夫人所言,这两日小的就去准备宴席之用,若夫人临时再有什么主张再知会小的一声。”夫人听沈桐如此说,心下甚为慰贴,这沈桐机灵最善察颜观色,所交事宜皆办的妥妥贴贴,这也是老爷夫人万事都交给他办的原因之一。

 

这日晚间夫人至书房告知雪枫,明早赶早些起来有要事需办。雪枫不解道:“却有甚事?还如此神秘。家下诸事不皆是夫人办理吗,与吾早起有何关联?”夫人娇嗔道:“老爷好糊涂,明个儿是老爷四十岁的生辰,潇嫣已备下几桌水酒,只需老爷略坐坐,吃几杯水酒就成。”雪枫道:“唉!整那么复杂却是为何,又不是整寿,值得夫人如此兴师动众吗?”夫人道:“虽不是整寿,但潇嫣想来,数月光景老爷皆闷在这书房,久不出屋,出去散散心岂不更好。老爷,甚么也莫要说了,就当给潇嫣一个面子去坐坐,如何?”

 

雪枫望着日渐消瘦的潇嫣道:“唉,真拿汝没办法,就于汝一个面子,明日出去走走。”潇嫣见老爷答应了,不由笑道:“那老爷先休息吧,潇嫣再去瞅瞅可有不妥之处。”说着话向外间走去,却听雪枫道:“潇嫣且等等”。夫人见老爷叫她名字,不由回眸一笑道:“老爷可有甚事?”雪枫见问不由摆摆手道:“也无甚要紧事,只是这夜深了,夫人莫要太过劳累为是。”潇嫣道:“谢老爷关爱,潇嫣明白。”说罢,潇嫣已飘远了。
 

原来这夫人姓贾名潇嫣,本是大户人家出身。自嫁得周家以来与雪枫琴瑟合韵,伉俪情深。那周雪枫喜她胸藏经纬,办事干练,家中大小诸事全凭她一人打理,且打理的井井有条。田产地苗进项事宜倒比二老再世之时又多了数倍进项。两人相敬如宾,小日子本来过的不错,闲来两人收集一些金石子集,倒也惬意。不意一场大火把雪枫的精神之柱轰然火并,雪枫自画去后沮丧消沉,潇嫣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虽好言抚慰,无奈那雪枫钻在那死胡同里久拉不出。潇嫣是茶饭无思,寝食难安,心下几多盘横,才想出这良策一方,这也是伉俪情深使然。

 

那周雪枫又岂能不知潇嫣用心良苦呢?虽然心下也深知如此下去精神必然崩溃,然就是走不出那失画的阴影,此番见潇嫣日渐憔悴,昔日那一抹胭红已去多时,心下也觉不忍。心下暗忖:两人为画煎熬,何日却是个头?大凡这人也甚是奇怪,一旦悟出这其中道理心下就顿觉敞亮了,只是这男儿心性与女儿家多有不同。雪枫虽然心下已有主张只是不言,倒把潇嫣愁的日渐消瘦,以往那好看的两个酒窝也凹进去了。数月来潇嫣为了雪枫尽快恢复常态,多守空房,日间操劳,晚间心累,心中那一份无奈,那一份委屈又岂是常人所能理解的呢?

 

清莲仙子【原创小说】三生石(10)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这日雪枫一早起来与夫人一起来到正屋,远远就看见半壁墙上挂着那洛神赋图,恍惚之间还以为是在做梦,掐掐手指有痛的感觉,不觉急走两步去观那洛神赋图,夫人潇嫣在后面提醒老爷道:“老爷莫要急,小心跌倒。”雪枫在画前足足看了近一个时辰,方道:“夫人,此画系何人所修?”潇嫣方把来来龙去脉如此这般学说一班,雪枫不由道:“这辈子能于夫人同塌真乃前世修来的福份,知吾者夫人也。”潇嫣道:“老爷莫如此说,老爷的事情就是潇嫣的事情。奴家这辈子能于老爷相守一世亦是天大的造化。”雪枫又道:“明日夫人可供车马一辆,礼品若干,雪枫要与老家人沈桐亲去砚墨阁走一遭,见见那白爷以慰平生之愿。”

 

潇嫣道:“老爷尽请放心,午饭后潇嫣就安排下去,明日出门老爷可多带几个家人,一来散散心,二来也可利用这出门机会,重新收集一些金石字画。三来为潇嫣采办一些时新锦缎,老爷的袍服多已半新不旧也该换换了。”雪枫道:“就依夫人所言,一向听说锦江那一带的玉器古玩甚是有趣,其中那紫袍玉带龙甚是有名,此番前去可与夫人带几样回来,可好?”潇嫣道:“如此甚好,老爷斟酌着办吧。对了,听说那里的时新宫制坠物不错,有那稀罕灵巧的可带几样回来。”雪枫道:“好,就这样定了,明日辰时出发。”夫人不由笑道:“放心,老爷的事情是家中第一要务,必需紧着上来,这个潇嫣明白。”两人说笑按下不表。
 

主仆数人辰时出发,一路颠簸数小时已至梵净山脚下。梵净山之名本取佛典“梵天净土”一词演译而来。因为这雪枫亦信佛,故朝拜弥勒佛亦是他数年来的夙愿之一。因昨日起程之前已定好行程计划,故第一站所到之地为梵净山,第二站方是水井巷。此番前来一为朝圣,二为求那具有佛性的紫袍玉带石。诸君也许不知,说来这贵州梵净山本为弥勒佛古道场,亿万年来集日月山川之精华,造就出石中珍品---紫袍玉带石。紫袍玉带石以紫色为主体,蕴含大红大紫之意,玉绿相间,同时伴有橘红,白色渗杂其中。与鸡血石、寿山石、青田石等齐名,被列为国中四大名石之一。

 

只因这梵净山素有武陵仙境之称,云、雾、风,波奇诡,石异葩艳,珍稀兽鸟,流连啁啾,古树参天在那杜鹃花星星点点的点缀之下;亦给这梵净山增添了不少迷幻之彩。置身此山中,俨然画中行,恍若仙山游。乃第一殊胜所在。素来把这三世佛祖定在一山之中,将芸芸众生三世因果系为一体,可从麓塑燃灯古佛、释迦现在佛、弥勒未来佛三尊佛像上瞅出端倪。朝圣须从梵净山起,寓意佛家告别以往,反省过去,生在当下,救度自己之意。雪枫和家人攀沿而上,但见山路崎岖,甚不好走,只得手攀铁链脚踏岩壁上金顶。几人辗转多时出得几口秽气,淌得几许臭汗,方觉轻身净意,足见这娑婆世界亦多苦多难。上得金顶,必得先进释迦殿,朝释迦牟尼佛,寓意立足当下,广施善行。顺天桥过峡沟二入弥勒殿,跪拜弥勒佛寓意广纳法喜,福报无量。

 

说来这雪枫颇有慧根,已从数小时的攀沿之中洞明佛法要义,即:过去之心不可得、现在、未来之心不可得的层层佛理要诀,雪枫不由对佛法的高深智慧而深深叹服,这绝妙的洞世朝拜法则亦是弥勒道场香火顶盛的原因之一。

 

礼佛事毕之后,二过金刀峡便窥见了石壁之上凿有的云梯和铁索链条,石壁之上的铁索链条虽然业已锈浊不堪,但链条之上所系的大小不一的同心锁却昭然示目。仔细寻着所系链条方向看去,系链之端却是始自金顶。沈桐心下不由大罕道:“好生奇怪,却是如何系上去的。”雪枫见沈桐不解。故笑道:“若末有奇绝之称,又焉可名动十三省,又焉可有钦命滴水碑文存于世间?依稀记得碑文所写:“此黔中间之胜地有古佛道场,名曰梵净山者则又是天下众名岳之宗也。天哀名山之颓,辟以来,香火旺盛,故需修缮金顶,以扬圣迹”。

 

沈桐道:“老爷博古通今,可否用这空隙时间给俺们说道说道,让俺们也长点识见,也算是到得金顶一番,可好?”雪枫不由笑道:“天下名山僧占多,据《游行经》所言,释加牟尼涅磐之际,大地震动、天鼓自鸣,四大海水波浪翻倒,须弥山自然倾摇,狂风奋发,林木摧折,萧索枯悴,骇异于常。然与须弥山神灵相通的金顶,却直入虚空,泪如雨下,地动山摇,一声巨响,庞大的金顶刹间一分为二,峡沟之中爆出一束金光冲入云宵,光灿天地。正应了释迦牟尼在涅磐前对阿难所言,汝当在这菩提树树下为如来铺设一方床座,可使头颅向北,面向西行,如此这般,系因我法当在国中盛传。

 

然国中正处印度以北,这也是佛法首传国中的源源之一,亦是古佛弥勒道场的缘起之说?”尔等可听明白?沈桐道:“想不到这佛法之中的学问如此高深莫测,也难怪这内行看门道的说法是如此了得。”雪枫道:“历来佛家智慧呈前启下,历来成语之典多出佛典,臂如那天花乱坠,一尘不染,三生有幸,四大皆空,八面玲珑,回头是岸,在劫难逃,有口皆碑,邪魔外道,拂袖而去,抛砖引玉,拈花微笑,皆大欢喜,神通广大,唯我独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解铃还需系铃人等等,不可一一枚举。”沈桐不由道:“老爷之学问可抵十部佛典了,难怪世人皆慕老爷学问。”

 

  雪峰道:“那里话,老爷我若抵得那十部佛典倒好了,岂可还来这里悟道?甚没也不要说了,还是紧着下山去求那紫袍玉带石为好”。沈桐笑道:“老爷说的是,吾们末办的事情还多着呢?焉可不紧着办呢?”说笑之间几人不觉已下得山来。
 

却见梵净山脚下的玉器店玉制品真可说是琳琅满目,各种造型应有尽有。然不外乎有这三种传统工艺。即空雕、立雕、浮雕,雪峰相中了三件制品,一为立雕画屏,画面选材取自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所成,此番画屏截取的是整体画面五段之中的二三段,描绘韩熙载亲操鼓锤,宾客迎目赞叹,沉湎其中的场景。第三段描绘宴会午休间隙,韩熙载坐床塌,一面净手,一面和几个女子絮谈的场面。但见画面人物栩栩如生,用笔圆润,设色艳丽,不失为厅堂摆设绝品之一。

 

二为浮雕九龙戏珠,却见雕琢细腻,把九龙戏珠的场面雕琢的甚是逼真,这九龙戏珠形态各不相同,有的腾空而起,有的龙头啸吟,或昂或俯;龙尾摇曳,或左或右;龙身翻腾,或隐或现,皆相对着一颗约有两颗珍珠大小的母珠。把九龙形态用紫袍玉带石雕琢,真可说是巧夺天工。用紫袍玉带石之灵气来衬托九龙的气势,活灵活现,寓意深远,即能避邪驱恶,又能起到镇宅之用,因素来这龙图腾之象寓意祥和。
 

三为空雕紫袍玉带石松鹤茶具,乃六件套,其中盖碗茶杯五只,茶壶一只,茶壶之上镂空雕琢细腻,两只仙鹤层次分明,层层渲染。更让人称绝的是利用石材之中的白色天然油脂作为仙鹤的底衣,有点睛之妙。茶盘之上雕琢松鹤,取松鹤延年之意,根雕系取用石材褐色花纹雕琢而成,松鹤发际用空雕层层渲染,有飘逸灵动之感。更奇的是茶盘中央镂刻唐代诗人元稹宝塔诗一首。诗曰: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用紫袍玉带石制作茶具泡茶,茶味醇厚悠长,而用元稹宝塔诗作为引子,泡出来的茶岂不艳羡鼻祖陆羽。雪枫不愧为清雅之人,以茶具映主人之风雅尚开茶韵之河。

 

  主仆数人风尘仆仆急着往水井巷赶,然急赶慢赶还是迟了一步,天已抹黑只得寻店居住。抬眼四下一望却有一家名日望春楼的店面,店面不大倒也干净,沈桐下车相问店家始知尚有三个铺位,只好草就一晚。店家见来者气度不凡知是大户人家,招待甚是殷勤。几人要了两荤一素,一壶小酒吃将起来,然而不过片时竟皆醉倒,却原来这望春楼是个黑店,专一对外来人员打家劫色,因雪枫久不出门,涉世末深,穿着过于奢华,车马之上累累块块甚多,引得店家眼热。见几人醉倒,便欲下手斩草除根,却不料刀尚末落地,却见一飞彪击中右腕,不觉摞下凶器意欲逃跑,然已迟了,却见一身着白袍的小将已风驰电掣来到眼前,但见寒光闪闪,须臾,那店家已成刀下之鬼。其余随从不过一刻工夫业已除尽。

 

雪枫此时神智尚清,初时头脑昏沉知是中了迷幻药,心内虽明只是身上无力,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甚是无奈,只至看到白袍小将相救,虽心存感激只是口内木纳说不出话来。却见白袍小将随手解下一小巧的酒葫芦,倒出一些粉末研水化开于雪枫顺下,又以同样的方法救起沈桐等人。待他们一一苏醒方欲出门之时,却见雪峰道:“恩公请留步,可否于在下留下姓名,以图后报。”却见那小将道:“行侠仗义乃份内之事,汝等快快起身行路去吧,本欲送汝一程,只因在下押彪在此,不得延误。又道:“汝等意欲何往”。雪枫道:“水井巷砚墨阁是也。”却见白袍小将对雪枫道:“且随吾来,待吾指点汝等一条路径,随着这条大路一直往北走约三四十里便到那水井巷了。”雪枫看那白袍小将的镖局名称系为玄武湖镖局,雪枫是有心之人暗暗记下这镖局之称以待日后图报。暂且不提。

 

  诸位看客可猜出这白袍小将系为何人呢?谁?花木兰,这位看客说的不错,是第九回出场的主角花木兰。也许诸君想知道花木兰从军后的事情吧,好,若不嫌在下罗嗦可一一表来。

 

自周军门主婚之后,柳少滨和花木兰就在这玄武湖敝邻开了这家镖局。一来花子虚年事渐高,需要柳少滨夫妇搭照,二来花木兰走动惯了,一时半会儿也闲不下来。只因花木兰名动朝野内外,人人皆知这玄武湖有一巾帼女英雄花木兰,一时间镖局买卖甚是火爆。皇甫红叶慕名前来镖局相求花木兰押镖走一遭。本来花木兰不想接这一票买卖了,因行程排的甚满。但相见之下识得皇甫红叶却是昔日小吃店解围之人,心里再难也只得接下这镖了。但红叶所付的这项银子说什么也不肯收,两人久争不下,最后还是红叶率先妥协。却见两姐妹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对天盟誓互换庚贴,梵香结为异姓姐妹,花木兰年长红叶两岁为姐,皇甫红叶为妹。

 

皇甫红叶自拜周幼芳为师之后,棋艺又是一番不同。幼芳见红叶甚是聪慧,尽心尽力教授,两人在互相切磋之中,感情日增,皇甫书韵心下甚喜,意欲招幼芳为螟蛉女婿上门,然幼芳志在五岳,不喜拘谨的世俗生活,三月之后辞别红叶前往五岳之首泰山寻访棋圣,按下不表。

 

皇甫书韵的子侄皇甫一鹤自京门一别之后,去那波斯国业已三载,却久末音信,虽派老家人黄升多方打探,只是寻访不着,也不知是甚原因。皇甫书韵本欲招幼芳为螟蛉女婿,待于他们完婚之后,让那红叶与幼芳结伴同行前往波斯国寻访一鹤下落,无奈这幼芳性情古怪,虽然对红叶爱慕有加,却不喜固守京陵,而志在与红叶做一对神仙伴侣,闲云野鹤随处为家。皇甫书韵止此一女,怎可听从于他?故红叶的婚事也蹉跎下来。

 

不过幼芳行前告知皇甫书韵,如若泰山寻圣不着,便飘洋过海前往波斯国寻访一鹤下落,因那波斯国是围棋首发之地,想来棋圣必在此间。皇甫书韵听如此说心里的一块石头方才落地。如今这幼芳好似一块烫手的山芋,弃之不舍,留之烫手,又兼那红叶对那周幼芳用情甚深,看那意思也是一味苦等的样子,思之再三也觉深辞不妥,只得容他一载时间再作权处。这也是皇甫书韵爱才通达之意。


  闲言少叙,幼芳泰山之行容后再叙,如今且说这雪枫一行人得花木兰指点,一路畅通向这水井巷砚墨阁行来,到得响午才至这水井巷,却见这井巷街面繁华,店铺鳞次栉比,其中一个布局典雅的店面吸引了雪枫的视线,举目一观却是砚墨阁,却见砚墨阁匾额赫色为底黄色琉金而成,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之下熠熠生辉,衬得这砚墨阁越发点眼。

 

沈桐进店寻找白爷说话。须臾,白爷出来相迎雪枫,雪枫观那白爷年纪与自己不相上下,咋看之下倒不像生意中人,却像个儒生。相谈之下始知却是个儒商。这雪枫亦是性情中人,一向喜好结交同道中人,今见白爷说话随和,所好相同,无形之中便对白爷徒增几分好感,两人从画理知识谈至金石子集,又从金石子集谈至诗词曲赋,谈境越来越浓。白爷家人名唤银木的心下大罕暗道:“这白爷今日为何却如此失礼?即不献茶,又不布饭,与往日待客截然不同。”想提醒白爷却苦于无从插话。

 

却原来这白爷甚通人情,因这砚墨阁做得大了,慕名而来之人渐多。且多是外来人员,如若是正午、晚间来时免费提供食宿,多年之来已形成惯例。家人银木今见老爷如此失礼,故着急不已。许是谈话甚久,白爷的肚子起了警示的作用,白爷不由解嘲对雪枫笑道:“与先生谈兴正酣,却忘了献茶布饭岂不失礼,该打,该打。”雪枫不由笑道“白爷说哪里话,俺倒要感谢这画缘了。若不是白爷妙手回春,雪枫焉能有今日与白爷对座相谈,白爷是雪枫的救命恩人,不但不该打,雪枫还要报答一二才是。”说罢方对侍立一旁的沈桐道:“沈桐,把俺带给白爷的礼物呈上。”沈桐见老爷如此说,忙呈上启单递于白爷,白爷见那启单之上有一贵重礼品,坚拒不收道:“余下诸物皆可收下,只是这松鹤茶具乃贵重礼品,先生还是收回为好,一来俺本是佛家信徒,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本是份内之事,若说报答,就是为利了,还请先生斟酌为是。”

 

雪枫见白爷推得一干二净,只得迂回说道:“看来雪枫和老爷甚是有缘,雪枫也是佛家信徒,若是别件物品,小弟就准了。只是这松鹤茶具自带佛性,白爷深推岂不拒佛缘于外?”白爷不由急道:“却是从何说起”。雪枫道:“这松鹤茶具乃弥勒道场所求之物,茶缘石缘皆具灵性,雪枫只求得两个,因素知白爷不喜尘世之物,故呈这松鹤茶具一套以示清雅,怎么,白爷尚要深拒乎?”这雪枫说得言词恳切,有理有据,白爷半日无语尽无从回他,无奈,这白爷只得对雪枫道:“雪枫兄既如此说,在下就破例收下,不过说好,以后裱画免收两幅费用,可好?”雪枫笑道:“就依白爷,白爷不愧为商家,这斤斤两两算的甚是清楚。”白爷亦笑道:“雪枫说话诙谐,与君相谈甚感亲切。”雪枫亦笑道:“商家奸妄之说恐怕要从白爷这里绝迹了,言下之意对白爷推崇有加”。
 

白爷是聪明之人岂能不知,乃道:“商家奸诈与否与那性情有关,雪枫岂能以一论十,以吾想来,这世间良心之人多于奸诈之人,臂如那十指伸出来尚且长短不一,何况于人?”雪枫见白爷如此说,心下懊悔刚才言语冲突,只得迂回说道:“白爷所言甚是。”两人论证暂且不提。

  尘封的往事一但被唤醒,尽是如此清澈透明,白爷不由笑道:“想来那松鹤茶具尽已多年末用了,银木可吩咐夫人即刻寻出来,如今正是七月酷暑时节,此时用它最合适不过了。”又对侍立一旁的银木道:“如是这样,诸事皆好办了,汝明日可起程去那范家村再走一遭,把这书信交于周雪峰手上,他一看便明吾的意思。今日时辰不早了,吾看明日一早去走一遭为是,行时与那周雪峰带几罐明前六安茶,他一向甚喜这六安茶的口感,吾已吩咐下去了,汝可速去夫人处支取便成。”银木见老爷如此说,只得先行告退,准备行前事宜按下不表。

 

三生石插图2010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三生石插图2010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清莲仙子 文学博客   感谢好友光临

 

 

 

(亲爱的朋友:您好!你若是喜欢我的:【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奖赛】原创参赛作品 长篇小说《三生石》,感谢您能来参与投我一票,请链接:http://blog.163.com/special/00124CE8/xiaoshuo.html   渴望朋友您每天能来投票支持我。投票方法是:每天开机进入我的博客后,阅看我参赛小说《三生石》最后下面处注有投票的链接地址。点击链接地址后,进入左边“最新投稿”寻找到长篇小说《三生石》时,请在“支持一下”点击,确定。即可完成投票。谢谢支持!  )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