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清莲仙子原创】十指敲心诉秋心,琵琶一曲与谁听?(中国文学第六期同题)  

2011-05-16 07:42:57|  分类: 清莲散文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Good fun《两款花边日志边框》

 

 

 

千秋 墨画绣红颜系列散文

点击图片进入Goodfun博客,分享更多精彩...

十指敲心诉秋心,琵琶一曲与谁听?

 

 

 

文 /清莲仙子

 

电闪雷鸣声声敲击心房,不知此时,你在做什么?我依然固守在这里,做着文字的春秋大梦,因为这春秋大梦源自于你,只能不离不弃的相守下去了。

坐在电脑前码字久了,手指尽有僵涩的感觉,回身从橱柜取出一陀庆沣祥普洱,用紫砂壶冲沸洗茶之后,看着淡淡的茶水一点点泛深,醒茶之后眼眸渐有潮湿泛出。无处不在的回忆,总会因一些细小的物事在心内纠结,似离乱的曲萦绕不去。

旧岁所购庆沣祥普洱本为两陀,一陀远寄伊敏,一陀相随左右。许是自幼甚喜典藉书画之故,对茶文化也甚是钟爱,常以禅茶布道为乐,每每必以五泡收场。故一至云南,所携物品皆以茶为主。

来至百年老店庆沣祥时,意念之中忽有一个念头滋生,故购庆沣祥普洱两陀。古人素以半块玉佩为媒,两人各执一半,意为日后相守信物。今日何不以茶代玉,小试机缘。此念一出,便购两陀普洱小试机缘,谁曾想随着一陀普洱漂洋过海,那一缕魂魄竟也随着去了,朝朝暮暮之间不觉已是三载。

 

三载时光,几多西风叩寒窗?三载时光,隔屏相对难成双。新添怨词同谁诉,独对瘦月偷洒泪。清泪酿得青梅酒,独饮,唯见月满西楼尘染霜。尘缘欲续还休,空付汉月照雨轩,纵有痴情与谁言?唯寄尺素案台前。

 

三载时光,多少往事随风散。一缕香魂天籁走,几多红颜如纸碎,为觅伯虎风流骨, 三更绣得鸳鸯景,轻拈玉坠云鬓戴,出莲湖,采莲露入水,得七八盏香茗,铺薛涛素笺,偶得心音数瓣,托双阙鱼儿撷书寄萧郞,唯愿伊敏河畔两相携,漓江戏水竹筏游。

 

三载时光,多少秋风秋雨中,蘸零落窗前的雨滴为墨,展书香,蕴五欲,轻拈黛玉荷锄诗,任凭西风湘裙过。想那神女峰巅,桃汛春情正艳时,兰舟竟渡播诗语。想那西子湖畔,清荷拂风楚歌吟,石青小路绸女过,彩雕画舫笑语飞。想那深宫六院锁娇顔,冷帐琵琶明妃弹,纵有七彩霓赏舞,终不过,常思汉月渡秦楼。 

 

那一方戒尺似警世格言,时时督促着我不断前行,还记得初尝戒尺的滋味,许是年轻之故,面对枯涩的平仄韵律,竟有偷懒的感觉。擂台高阁之时,总是想蒙混过关,然终躲不过那一双犀利的眼神,相对之中不由败下阵来。

每当此时,你失望的眼神总是刺痛我的神经,看着你每每因失望而回避的眼神,我唯有面壁思过,重新进入下一轮的诗词试验。试验场中的红男绿女,可谓多也,然终因各种原因相继离去,唯有执着使我固守下来,然固守的何止是一缕芳心儿,那一缕魂魄竟也随风潜入茶蓊而去,以致喜乐悲鸣久藏心间,每至午夜泡茶之时,缕缕沁香纠集不散。

“想来以莲儿之魂入茶,烹出之香茗必然独特,权且就叫莲湖茶,如何?”每每听至此间,便不由好奇相问道:“不知莲湖茶可有出典?”萧郎书生气息本浓,听如此相问不由道:“  百花之中我唯喜莲花,品种之多,我唯爱一梗两花的并蒂莲、一枝四花的四面莲,乃至一茎十花的“十面观音”,还有那花小如枣的碗莲。因它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莲而不妖,有三可之妙,一日可目,二日可鼻,三日可口,莲实与藕,皆并列餐盘,互芬齿颊。更何况清莲乃荷塘所生,莲无湖而难存世间,故日:莲湖茶,傻丫头,可听出况味?”

我亦不由调侃道:“萧郞说的极是,如果没猜错的话,萧郞此典出自李渔闲情偶寄之句,不知可对否?”萧郞听至此间,不由用手撮着我的额头道:“你呀你,教我如何说你。唉!谁曾想世间还有如此女子,我现在已回归无路,皆因已被蛇信子緾至腰部,若往上窜,我命休也”。听萧郞如此言说,我亦不依不绕,务要讨个说法,道:“褒贬不一,这是夸我泥还是骂我泥,不成,不成,务要萧郞说个二三才是。”

你不由窃笑道:“烫手的山芋,弃之可惜,留之烫手,思之再三,纵然烫伤魂魄,也无悔十方游走尘世间了。” 萧郞所言,已蜇伏一个谒言在内,只是这谒言还需在等待中慢慢老去,你不离,我便不弃,你不弃,我便不离,不离不弃之间,纵然伤情灼伤眼眸,终是不悔,因为地老天荒的童话终会梦圆。一地相思两地愁,山水亭台知心携,掌心纹路蕴玄机,西厢斑竹摇曳瘦。朽墨点帆吟萧歌,濯湿南园一秋心,夜来葵香入梦来,围炉共诉楼兰情。

 

                                                                                       清莲于听雨轩草就

                                                                                                        2011.9.20午间

 

 

【清莲仙子原创】十指敲心诉秋心,琵琶一曲与谁听?(中国文学第六期同题)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06)|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