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清莲仙子原创】鸳鸯扣 钗头凤  

2012-11-24 15:11:26|  分类: 清莲散文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鸳鸯扣  钗头凤

  文/清莲仙子 

 

封面设计001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生查子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朱淑真

“青芝坞”本是钱塘一座孤坟,坟上有一颗坟树,并不起眼,倒是这里的梅花开得甚好,每至梅花竟相开放时节,必有墨客前来沽酒赏梅,青芝坞是必经之路,只不过关于墓主是谁,知者甚少罢了。

“青芝坞”上的树冠,长得并不繁茂,但生命力极强,一双法眼窥望着芸芸众生。不知是树冠成就了青芝坞,还是青芝坞成就了钱塘,总之,坟树枝干之上,尽是老桠,透过年轮的经脉,始之年代久远。

传说“青芝坞”本是一座青冢,墓穴之中并无尸骨遗骸,唯有 鸳鸯扣、钗头凤各一枚,好似青城的昭君墓,只是,昭君墓时有南来北往的墨客凭吊,而青芝坞略显冷清而已。

寂寥似谒语,锁住了墓主身份,寂寥似经筒,罩住了幽栖之命脉。透过坟前点点苔斑,透过一篆烟的接引,轻拈经筒摆渡  ,如花的容颜便浮出水面,平仄韵律是装点清愁的华衣,幽怨似冰蚕,剪不断,理还乱。

捡拾之中,时时被幽怨捆缚,时时被压抑笼罩,以至时有文友在耳边聒噪一 番:清莲,换个写法可好,这类文字受众群小,注定看客无几?言下之意不言自明,但清莲为文字而生,只求知已共赏,别无他求。

春寒、夏雨、秋愁、寒烟、月露、离肠、花叶、杜宇声声,一一聚拢而来 ,充溢其间,暖语皆无千般离愁,万般心绪在诗稿的浸淫之下,扬起愁云数丈,砌起幽怨的荷花城池,心竟然也随着诗绪的的张扬蜷缩起来,朦胧之中,窥见一弯冷月挂于树梢,荷池之上,五色宝莲竟相绽放,中间的两朵红莲花渐次放大,甚是夺目,定眼细瞅,却是淑真旧作:“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

几欲掷笔但难舍淑真之才,难舍淑真之怨!一部《断肠诗集》,一部《断肠词集》,一部《璇矶图记》,夜夜辗转而来,以至茶食无味,几度清瘦。思之再三,再度提笔,不揣之处还望各位文友指正,数朝以来,墨客所题淑真,难以尽述  ,今清莲提笔权当念想之作,无关学问。

                                                                       

 

【清莲仙子原创】鸳鸯扣  钗头凤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梅雨纷飞时节,一线雨注滴滴嗒嗒唱个不休,鸟雀纷纷逃离桅杆,在雀巢筑窝,时不时有两只调皮的鸟雀不时探出半截羽翼,窥望着荒冢上的树冠。似乎有几分不舍,几分眷恋。

十二阑干之下唯见芳草凄凄,似离人的心,乱了眼眸。春愁,秋愁总是如影相随,困惑着千年前的淑真,生前如此,身后亦如此,一部断肠,真真把人的肠子都给揉碎了。

青芝坞前的一方青石,黄粉相间之中唯有:“青芝坞”三个大字在石镜之中显影,细细瞧来却是梁宁波所题。

一方石镜青黄之间,唯见烙印斑斑,晕染着前朝的凄婉。扑塑迷离之中,剪不断,理还乱似廓沿下痴緾的蛛丝,密密匝匝之中,不时有一缕蛛丝,痴迷不去,緾绕不绝,挣脱不得。

透过些许光亮,隔着镜花水月的空寂泛泛开来,透过前朝惠兰织就的五色璇玑,透过前朝淑真《断肠诗集》字字拷问,有关鸳鸯扣,有关钗头凤的宿命之劫便在这个梅雨时节,氤氲而来。似心海的鬼魅驱逐不尽 ,似断肠人千年不绝的唱挽,令史迹中的墨客在这里停歇,落上几多凄婉的咏叹!

颜色如花命如叶,诗情似锦吟断肠,遇人不淑谁之过 ?始有归宁绣阁吟,吟罢廊前四时花,一字排开皆断肠。

闲来绣得傲雪争春小红梅,独个坐卧品潇湘。纵有梨花带雨颜,勾魂三寸小凤鞋,终不过难撷上元观灯鸳鸯锦,难挨独唱独酬旧时光,病酒三分谁知了?几回寒灯梦不成?千钟饮尽又如何?终不过醉卧妆台。

 

【清莲仙子原创】鸳鸯扣  钗头凤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本以为,交颈鸳鸯锁玉郎,缘定三生老来依,谁曾想,情海忽被狂风损,上元观灯踪迹无?空付奴家云锁朱楼情!春宵一去不复来,愁杀黄梅雨,一任雨线染胭脂,唯有寄语荷塘藕花处。梅妆零乱无人晓,重回小轩楼,素笔勾染千万点,腮边新泪两三行。

城头画鼓又复起,更添离情曲,独坐鸳帷念旧时,素手捻起鸳鸯扣,旧时藕花缱绻处,娇痴半面对玉郞,和衣睡倒人怀。谁曾想,朝朝暮暮春宵短,玉郞一去音容查,粉泪两行染胭脂。问苍天,人在何方?恨王孙,一直去了,空付奴家数载相守情!

詈冤家,言去难留,悔当初,误入藕花深处,几回低眉几回愁,旧事惊心忆梦中。皂白何须问?分开不用刀:从今念莫把仇人靠,千里相思一撇消。古来男子多薄幸,“待封一掬伤心泪,寄与南楼薄幸人”。

 

【清莲仙子原创】鸳鸯扣  钗头凤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质来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掉陷渠沟,幽栖一缕同谁言,唯寄雅轩小红梅。近来衣带渐宽了,容光憔悴懒对菱花镜。纵有宫制钗头凤,难掩泪痕病态容,长宵难奈伴孤灯,捻起惠兰千层锦儿观,纵横交错七言诗,字字看来皆相思,却为何?同为朝中司花女,绣阁璎珞却不同?隔朝几多贤淑女,手执团扇倚花眠,却为何?幽栖命途不济却归宁?四时寂寞捱时光?

断肠人写断肠诗,万般无奈谁人解?一点芳心冷若灰,梨花瘦月几梦回?纤手轻拈钗头凤,又点眉心呵梅装,轻拈脂玉细端详,始知命范无常只影单!鸳鸯扣儿物依旧,只是不见旧时薄幸人,执子之手难携老,空对十指相扣情,暮暮朝朝空留殇,梨花泪雨暗洒鸳鸯扣!

身着一袭海棠装,拈取额黄眉心处,钗头凤,金灿灿,揽镜自看顾影怜,生就娇痴如花貌,却为何?终化寒塘水中影?三寸凤鞋薄雾处,隐隐约约中,水势渐高,幽栖终随断桥烟云而去,波光潋滟的西湖水,终是作了仙风弄影的华堂 ,凄婉之中唯见一行雁阵从天庭掠过,湖畔一隅之处唯见,鸳鸯扣上的璎珞散了,四涨的珠玉落了一地尘埃!


                        

【清莲仙子原创】鸳鸯扣  钗头凤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清莲仙子原创] 胭脂泪  钗头凤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清莲仙子原创】鸳鸯扣  钗头凤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原创作品,如有盗版追究法律责任。
 

 

 

【清莲仙子原创】鸳鸯扣  钗头凤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66)| 评论(1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