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清莲仙子原创【章回小说 长篇连载】三生石(5)  

2012-04-14 18:49:05|  分类: 《三生石》长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莲仙子   原创【章回小说 长篇连载】三生石(5)

【章回小说】三生石 插图集锦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一章:缘来有约

              

第5回: 清溪画卷隐逸骨,相府千金胭脂容

 

 诗曰:
                  深苑娥眉飞笑语,心猿意马越樊篱。
                  朱毫暗转红罗帕,何挽婵娟画舫时。

 

那还山出得厢房,抬眼看见一位俏丽的丫环痴痴的站在二乔争艳之下,走走停停的在嗅那菊花,憨态可掬甚是可爱,正是等待取画的丫环。许还山不禁哑然失笑,整整青衫道:“姐姐此来可是取画儿?”雪儿观菊甚是痴迷,骤然听到问话,吃了一惊,定睛细看却是卖画的那个秀才,方道:“只顾观菊,先生若不提醒,险些忘了正事,画儿可画好?”许还山道:“画已好,待我取来,给姐姐拿去吧!”又道:“你家小姐高姓大名?何门宅眷?姐姐又叫什么名儿?”雪儿道:“说起我家小姐高堂,恐怕吓你一跳。”许还山赶忙做揖道:“还望姐姐明示。”雪儿道:“我家小姐乃相府千金,小字如烟,还不曾吃茶,我叫雪儿,是小姐的贴身丫环儿。”许还山道:“小生姓许,名还山,系金陵人士,只因落难,借宿在月老祠卖画,聊以度日准备来年大比。小生与你家小姐有缘,前日得见小姐花容,仰慕已深,望雪儿姐姐行个方便,容小生与你家小姐见上一面?”

 

雪儿道:“先生差也,我家小姐乃相府千金,知道你是甚么人,岂可与你轻易见面。”许还山道:“你家小姐固然是相府千金,小生也不愧为当今才子,见一见又有何妨?”雪儿道:“你这先生白眉赤脸的好不耐烦。对了,老夫人大后日作寿,让俺寻觅画工,要画一轴观音大士像供奉。俺在老夫人面前极力推荐于你,说的老夫人有些心动。说待看过《清溪松荫图》后再定,你可会绘观音大士像?”喜的许还山作揖不迭,道:“小生在这里谢雪儿姐姐周全,小生没齿不忘姐姐大恩。”雪儿笑道:“你拿什么报答我,难不成也是字画?”许还山道:“只要姐姐开口,什么样的画小生都会画。”雪儿诧异道:“老夫人尚末看画,你怎知重用于你。”许还山道:“但凡懂画之人,必知此画的好处,异日相会还望姐姐多多周全。”雪儿道:“去了这半日,小姐定会着急了,和你罗嗦这半日,好不耐烦,快点取画儿。”许还山道:“小生遵命。”雪儿拿画回府,按下不表。

 

再说如烟小姐看画儿,一会儿频频点头,一会儿又轻轻叹息。把雪儿搞得云山雾罩理不清头绪,欲待相问画作如何?又见小姐眉峰紧锁似喜非喜样,好似有一腔心事郁积于胸,也不敢冒然相问。原来如烟小姐观此画运势,有峰回路转之笔,尚有伯虎风韵,故而有此女儿态势。原来这如烟自小喜画,晋昌唐寅是所喜画家之一,家里那幅真迹《秋风纨扇图》在老爷的书房里挂着,如烟闲时时时把玩,所以认得伯虎的运势。细观赝品《清溪松荫图》深得南宋院画之风骨,且用笔老辣,真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小姐如烟阅画多年,尚是首次看到如此典型的仿真小斧劈画作。自思:“此系何方高人,有此功底,不但画作的好,书法诗作也好,倒教人费思量?”这也是如烟小姐一会点头,一会叹息的原因。雪儿哪里又知道小姐的心思呢?小姐如烟把雪儿叫来细问:“此画系何人所作?”雪儿如此这般的告诉如烟小姐一番。如烟小姐沉思半日方道:“雪儿,拿画给老夫人定夺。”

  

雪儿和另一丫环玉儿抬着画儿进了老夫人屋子,雪儿道:“老夫人,画儿取来了。”老夫人此时正在欣赏《秋风纨扇图》,听说画取来了忙道:“在哪里,把画挂起来容我一观。”待雪儿把画挂好,老夫人退后两步来观这赝品《清溪松荫图》,老夫人先是以手揽眉远观,须又近前以半掌隐之,观那劈斧之势,待上景、中景、下景均测试过后。方道:“此画真迹系伯虎早期作品,也是伯虎师从周臣的上乘之作。只是这仿画之人手法奇特,把以云托山的气势仿的是唯妙唯肖,单看那染色的好处,层层渲染,疏淡之间,流畅自然,可说是防赝品中的上乘之作。”老夫人又道:“雪儿,此画是从哪里卖的。”雪儿道:“老夫人,就是前日说的卖画之人。”老夫人道:“即日就请过来,封银要多给,再让他多画几幅就是了,具体在画什么,待他来后再定。雪儿,你即刻就去相请这位先生去吧!”雪儿有些纳闷:寻思,这老夫人和小姐大概都看上了这秀才的画了,只是不明说,让俺猜来猜去的。怪道那秀才口出狂言,想来画作果是好的。


     且说雪儿去月老祠相请这许还山。说来好笑,还山自那日雪儿去后,心中已料到以自己之才,相府不日相请不在话下,每日一早起来就在这菊苑旁边临摩菊花,这菊苑倒成了他临时的画院。因他临摩的菊花形态各异,把菊花孤标傲世的清韵泼出千点墨痕,有令盟东篱把酒拈花魂的风韵,一时间购卖的人也不少,想不到这月老祠的菊苑又使还山得银数两,这也是才情所至,非人力所为。曾经有诗赞他画菊的好处:“丹青点缀久成妆,凝露含霜自沉香。一朝绕篱三径中,陶公纵来也笑狂。”

 

清莲仙子原创【章回小说 长篇连载】三生石(5)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这许还山正在临摩,远远的就看见雪儿向他这边走来。雪儿道:“先生,事成了,老夫人让你即刻就去相府。”喜得许还山作揖谢道:“谢雪儿姐姐周全,若得润笔之资,分惠一二,与姐姐卖花戴?”雪儿笑道:“噢,奴家忙了这半日,却是为讨花戴么?”许还山道:“花即不喜,送姐姐团扇煽风可好?”雪儿道:“那敢情好,只是扇子上要画几竽修竹,且要有诗,方显风雅。”许还山道:“想不到雪儿姐姐也知画,就依姐姐吩咐,取竹影小窗西,月上柳梢头的意境。可好?”雪儿道:“好!”许还山又道:“以后还望姐姐多多帮衬才好。”雪儿道:“只要先生画的好,尽老夫人的眼,焉用雪儿帮衬?”还山急道:“小生说的是小姐之事,还望雪儿姐姐多多周全。”雪儿道:“不可操之过急,彼时再说,岂知小姐中意你不?”许还山道:“不是小生夸口,你家小姐定然属意于小生。”雪儿道:“我道不知,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还山道:“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领教,领教!”雪儿笑道:“领教就好。”

  
        说着话已至相府,雪儿去回禀老夫人道:“老夫人,画工许秀才已到。”老夫人道:“领他来见我。”雪儿道:“已在门外候着,就等老夫人喧见呢?”老夫人道:“领进来吧。”雪儿道:“是。”这才慢慢的退出来了。雪儿道:“先生,见了我家老夫人,但凡老夫人问你画理知识,须细细讲解。我家老夫人乃大家出身,其父原是文源阁大学士,对画甚是知晓。”许还山道:“小生谢雪儿姐姐告知,小生定尽平生所学,把些微知道的画理知识告知老夫人,雪儿姐姐只管放心就是了。”雪儿道:“好,咱们现在就进去吧!”还山整整衣冠来谨见老夫人。


     老夫人坐在太师椅上,就见雪儿领着一位先生走进来。但见此生丰彩飘逸,虽然一袭青衣,眉宇间自有一股英气,已有四五分喜欢。及至问些画理知识,却又对答如流。老夫人倍加敬重,及至问明同为金陵人士,相谈更欢。原来老夫人也系金陵人士。说起建康乌衣巷书圣王羲之、山水诗鼻祖谢灵运的典故,这一老一少一唱一合把个雪儿都听得呆了。良久才议到作画之事。老夫人道:“观音大士像要取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典故而绘,画面要飘逸灵动,墨色宜清淡为宜。观音大士像不日要用,先生可细画。再配一幅寿图要八仙过海的画面,场面固然要恢弘,切记着色太多,以显零乱,这两幅要按老身的要求而绘。  另老身平素最喜唐伯虎之作,先生只须临《落霞孤鹜图》、《沛台实景图》、《王蜀宫妓图》就成。前日看了先生的《清溪松荫图》甚是满意,如何画依先生布局,老身这里不作点评。”又道:“雪儿,先生的起居可安排妥贴?”雪儿道:“回老夫人,已按老夫人吩咐,给先生安排好了,就在有小天井的院落里,清静雅致正好先生作画。”老夫人道:“好,雪儿带先生去吧!”雪儿道:“老夫人,雪儿去了。”老夫人道:“去吧,如有不妥之处再来禀告。”雪儿领还山入住天井暂且不表。


        且说如烟小姐,知晓许秀才入住天井作画,只是不好细问。这雪儿也甚是调皮,虽然知晓小姐心思,但就是不言这许秀才外才如何,只言许秀才的趣闻以试小姐。小姐如烟甚明,雪儿是想探她口实而已。因自思:“这雪儿,小姐我平日待你不薄,你却这样对我,我一个女儿家羞人答答的,怎好先提这事。好,我且看你这鬼丫头尚能把话藏多久,两人各怀心事,谁也不提这许秀才的事。
 
        倒是落得这许秀才一人干着急,每天眼巴巴的望着雪儿来,雪儿来了无非是例行公事,无非是三句话。画儿画到哪了?噢,上墨了。要不就是先生画的真好。把个许还山磨的眼看棱角也无了。一日雪儿又来检查画儿的进度。才进门,许还山扑通一声就给雪儿跪下了,道:“还望雪儿姐姐救命则个。”倒把雪儿吓了一跳,忙道:“先生快快请起,有话好好说,折杀死奴才了。”还山道:“姐姐不答应,小生就跪死也不起来。”雪儿无奈道:“先生快快请起,有事好商量。”还山这才起身道:“小生所托之事,可有眉目?”雪儿道:“唉,还不曾说过,容我想个不显突兀的办法,这岂是急的事情。”还山道:“还望雪儿姐姐多多费心!”雪儿道:“反正,你的画一时半活儿也不能勾都画成,容我慢慢开导小姐,也许能成。”还山喜道:“谢雪儿姐姐提携,这几日俺抽空先把姐姐的团扇画好,可好?”雪儿道:“先生须先紧观音大士像和八仙过海两幅画为好,误了老夫人的正事,岂是你我能担当的起的?”还山道:“谢雪儿姐姐提醒,小生再不才也晓得轻重缓急的。只是这团扇在小生看来只是随意的事,只须一顿茶的工夫,误不了老夫的正事的。”雪儿道:“看先生的时间吧,雪儿不着急。”

 

清莲仙子原创【章回小说 长篇连载】三生石(5)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且说这日,雪儿拿了团扇,向小姐如烟道:“小姐,你看这扇面上的字画如何?”如烟诧异道:“你这丫头,莫不是疯了,又从哪里寻来的团扇?”雪儿道:“小姐,你先别管从哪里寻来的,只说好不好?”如烟反覆把玩,尽不忍释手。半日方道:“清雅洒脱,立意独特,是不可多得的字画。”雪儿道:“小姐可猜猜,谁人有此笔法?”如烟道:“你这丫头,越发奇了,我如何晓得是谁人所作。”雪儿道:“难道小姐不觉得此画的构图有些熟悉?”如烟道:“是啊,是有些眼熟,只是一时半活儿想不起来。”雪儿道:“小姐就近处想起,就知端底。”如烟道:“实是想不出了,望雪儿告知一二。”雪儿这才道:“此画也系许秀才所作。”如烟道:“这许秀才如此大才,不知外才如何?”雪儿道:“小姐,这许秀才内才外才百里挑一,是不可多得的金陵才子。前日老夫人和他相谈甚欢,对这许秀才颇加赏识。”

 

如烟道:“老夫人一生阅人无数,千人不过眼,这许秀才有甚本事?尽让老夫人如此垂青?”雪儿道:“这许秀才不仅画画的好,才学也甚是过人,那日老夫人考他画理知识,对答如流。许是老夫人有些微不服,又考他经史子集,奇的是无一不知,还甚能把所学知识变通一二,老夫人越发敬重此生。雪儿听他们从画理知识谈到经史子集,听的甚是过瘾。小姐,你是知道的,俺虽然自小伏侍小姐,数年之间只闻老夫人学识过人,还从末听老夫人讲过一丝学问。没想到因这许秀才的到来,倒把一生的学问都听到了。小姐你再仔细想想,能让老夫人欣赏的人可是内外兼通之人呢?”如烟道:“以汝观之,这许秀才外才又如何呢?”雪儿道:“以奴观之,能倚此生托老者,必是有福之人。内才小姐知之甚多,外才何不亲自验看,以解燃眉之急呢?”如烟半日无语,松筠之志虽存,风月之情已动。良久,方才抬起那双秋水眼对雪儿道:“你这丫头好不耐烦,相府门户隔绝,岂容验看?”雪儿道:“只要小姐愿意,奴才可效红娘,传书递字,以全小姐姻缘。”如烟道:“此事关系重大,切莫外泄于人。”雪儿道:“小姐放心,奴才定然倍加小心,勿招物议。”如烟沉思良久方道:“须待老夫人寿宴过后再议不迟。”雪儿道:“是,奴才听小姐吩咐。”


        这日是老夫人寿宴,相府宾客如云,前来贺寿的人络绎不绝。相府内外甚是忙碌。却见厅上高悬一块赤金黑地大匾,匾上写有:“探花及第”四个金体大字,旁边又有小字数行,乃顺治十七年间书赐文渊阁大学士的宸乾宝印,正中雕花案上设一青铜大鼎,两旁十字排开十多张金丝楠木套椅,又有一副对联:“读书养气十年足,扫地焚香一事无。”旁边又有两幅字画,却是伯虎的《夏日山居图》和祝枝山的楷书《赤壁赋》,唐画祝字同时出现在相府,博得满堂喝彩。只见四个着青绿小袄的丫头,把八扇珐琅屏风摆放停当,屏风上的字画正是前日还山所绘八仙过海图,只见线条流畅,仙鹤翱翔,更兼那八仙形态各异,氤氲之气袅袅升腾。

 

有诗为证:

                群峰掩映泻云烟,一览泓波涟漪间。

                箫鼓引接七彩凤,道教鼻祖做灵禅。

        一时间宾客簇拥屏前,争看作者笔法。有礼部右侍郎孙润之问相爷道:“相爷,小弟有一事不明,看此画墨迹不似陈画,好似刚着墨不久,只是小弟想结识此画作者,不知相爷可接引一二。”相爷道:“听家下孺人所言,此画系月老祠卖画秀才所作,待孺人寿宴过后问明情况,再接引此生与兄见面,如何?”孙润之道:“倒不在这一半天,只是小弟甚喜此生画法,自吴门四子之后,小弟看上的画作一向很少,咋观此图,竟有相似之感,一时又想不出相似之处从何而来?”相爷暗道:这孙润之真乃好眼力,竟然能从八仙过海中寻出唐画风骨,这也是他聪明之处,虽已看破尚不点破。自吴门四子之后,防赝之品虽多,但能如许还山这样的画坛奇才尚不多见。前日从京城回来,把那赝品《清溪松荫图》细观,尽然不忍释手。相爷平素最喜收藏字画,由于吴门四子的画甚是稀少。旧年间作寿门生孝敬的字画只得了这三幅,两幅伯虎画作,一幅祝枝山的赤壁赋。一幅秋风执扇图挂在书房。这两幅《夏日山居图》和祝枝山的楷书《赤壁赋》平素从不示人,生怕折了棱角,一年之间也只挂一两个月,遇阴雨天卷轴存放。夏日一般不挂,以防光照不当画面颜料蜕变、变黄,导致纸质变化。此次夫人过寿才是第二次张挂。这字画甚是娇气,怕的就是霉点、虫点、火点,所以平素相爷也只是在张挂的两月之中,细细品味。

 有诗预鉴:

                 苦觅难全真墨联,青衫风韵隐殊肩。

                 幽深古巷囚良骏,姻缘河驰锦绣船。

 

清莲仙子【原创小说】三生石(4)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清莲仙子 原创【章回小说 长篇连载】三生石(1)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