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章回小说◇三生石◇桃源明月(10)  

2012-05-26 23:00:04|  分类: 《三生石》长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章回小说◇三生石◇桃源明月(10)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清莲仙子◇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二章:桃源明月 (10)        

 
       第10回:红叶聆棋心路醒,波斯邂逅梦何如?

 

词曰:花间戏水轻敲子,出棋枰,两下交,
                   枰上无言驱虎豹,心神定,走禅林,
                   百万雄兵巧布局,一瓯茶,数局迷,
                   谁人与吾凌厉行?


 
        这日幼芳难得清闲,信马至一所在,却见若大一个花园,里面花石清幽,流泉叮咚,一草一木入得眼来甚是赏心悦目。心下惊讶,一路行棋而来,所见园子甚多,但都不如此园布局雅致,却是哪里?

忽闻墙内笑声,幼芳不觉在马上欠身相望,却见一女子身着芙蓉扇领色衣,乾坤袖随风玲珑起伏。只见她韵仪千姿,如出水芙蓉花一枝,娇若春花,媚如弱柳,和一着对襟红袄小褂的丫环在花园里放风筝。音如黄莺声声脆,俏如西府海棠初绽时。幼芳在马上已先自软了半边,魂已走了三分,只管呆呆的偷觑。园公听得马声嘶鸣,出园细观,却见一青衣葛巾的书生只管往墙内偷觑,不觉轻咳两声。幼芳知觉已是失态,怕园公看见不雅,快马扬鞭先自去了。

再说这日来黄甫府对局的只有三位棋手,观局的人却不少。只见锦儿东西各放两张椅子,桌上放湘妃竹棋枰,两个楠木桶儿,贮着黑白两方棋子。锦儿将时令鲜果摆放一边,把对牌摆放停当,就在黄甫红叶身后观局。

第一位棋手来自徐州,黄甫红叶依旧先饶对方三子方才行棋,幼芳冷眼细观此女如何行棋,客人手起一子,黄甫红叶随手一应,甚是巧妙,正是:“花间戏水轻敲子,出棋枰,两下交,枰上无言驱虎豹,心神定,走禅林,百万雄兵巧布局,一瓯茶,数局迷,谁人与吾凌厉行?”待两人下得难解难分之时,幼芳有些按捺不住,方才透露出一两招棋来,红叶初时不以为是,没想到幼芳点到之处多是死穴,方才着忙。抬眼看时,却是一位青衣葛巾的书生在絮聒。心下诧异,暗道:“何方来此异人,好生奇怪,此人如此面善,倒象在哪里见过似的,且不睬他,依旧按套路出棋。”没想到幼芳又道:“照此下去,行至第几路时必然受挫,果然行到此间,如幼芳所言。”

锦儿娇咤道:”何处来的狂生,在此搅局,来人,把这狂生揪出去。“仆人意欲上前赶逐幼芳。却见黄甫红叶道:“慢,汝等暂且退下。”说罢轻启樱唇,道个万福道:“先生棋艺了得,小女闲来寄兴棋枰,不过消遣,还望先生赐教。”幼芳道:“小生不敢,小姐棋艺新奇,立意独特,屡出奇招,真乃奇才,在下仰慕已久。小姐,请。”锦儿忙撤下残局,重整棋枰,请幼芳入局,红叶布让一番,坐了东首,用着白棋,幼芳坐了西首,用着黑棋。一局终了,两人心下明白,实是黄甫红叶输了。黄甫红叶虽输,心下甚是诚服,行棋多年,终遇对手,也算棋坛佳话。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二章:桃源明月 (10)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幼芳与红叶东西面对,幼芳心猿意马,只管偷觑红叶容貌,有意让她三分,并不刻意攻杀。第二局只下得两平。待到第三局时,红叶有些吃紧,心下有些着忙,难免失于检点,幼芳一笑有意让过二子,到得终局,却是黄甫红叶略胜一筹。大家齐声喝采道:“还是黄甫红叶高强,嬴得一局。”幼芳又是一笑,两番让棋,终为一个情字。只有黄甫红叶心下明白,三局分定,己是不敌,心下甚是感念幼芳顾及体面,至此对幼芳倍增好感。只因这一招棋有分定,方有对局波斯国,飘洋过海觅芳踪之说,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且说老爷黄甫书韵与夫人在外书房品茶,久不见黄甫红叶前来承欢。心下纳闷,往日这时节棋肆早就散了,今日为何费去这许多时节?想来红叶是遇上对手了。连忙派老家人黄升去打探。须臾黄升前来回禀道:“老爷,今日不知何方来此异人,小姐红叶与他对局甚是吃紧,现如今二局才撤,尚未分出输赢,现如今三局才开,想来还得两个时辰。”黄甫书韵道:“想来此人棋艺了得,夫人且慢品茗,待吾前去一观。”夫人道:“老爷且去一观,待吾把旧年埋在梧桐树下的梅花雪水取出一坛,以备沸茶之用。看来此番红叶的傲气要去三分了,这也是个好处。这孩子唯一的不足就是心高气傲,目无下尘,挫挫她的傲气也是好的。”黄甫书韵道:“夫人说的是,这红叶孩儿,生就的禀性,看来此番棋枰受挫对她人生的历练不无好处。”

黄甫书韵到得棋肆,且不声张掇张椅子静坐一边观棋,锦儿见老爷亲到棋肆观棋,意欲提醒小姐黄甫红叶一声,看老爷黄甫书韵摆手,已领会深意,微微一笑,亲奉玛瑙盖碗香茶于老爷。棋肆很静,围观的人哑雀无声,人人都为小姐悬着心,静观此番红叶如何行棋,红叶小姐蛾眉轻锁,沉思片刻,一招险棋已轻轻带过。老爷黄甫书韵暗暗叫好,心中道:不知此生如何对局。却不料强中更有强中手,幼芳出其不意随手一应已把红叶去路封死。黄甫书韵不觉暗自吃惊,抬眼细观此生年纪不过二九,棋枰老辣,深得棋枰真传,一招一式倘若不是亲眼目睹,岂敢相信世间还有如此之人。纵观此生下得且是从容,且招招都是常人料想不到的棋子,倒把黄甫书韵的棋瘾瘾上来了,也想和幼芳下得两局,只是不好说出来而已。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二章:桃源明月 (10)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三局分定,明里是黄甫红叶胜一局。然棋智者自知,黄甫红叶已是不敌。待锦儿撒下残局,锦儿方把黄甫书韵亲到棋肆观局一事告知小姐黄甫红叶,黄甫红叶道:“爹爹来的正好,儿正有一事要与爹爹相商。”黄甫书韵道:“吾儿有何事相商,但说无妨?”黄甫红叶道:“儿自行棋以来,从无对手,今观先生行棋之风,儿往日行棋之术不过是空穴来风,儿意欲拜先生为师,从学棋枰,不知爹爹可依从?”黄甫书韵道:“吾儿所思和爹爹不谋而和,纵观时下行棋之风,呆板了无生气,吾儿如能拜此生为师,也不枉行棋一场。待爹爹邀人相请,只是不知此生可否答应。”黄甫红叶道:“但凭爹爹做主,儿静候佳音。”黄甫书韵相请幼芳按下不表。

却说这日老家人黄升去客栈去相请幼芳,却不料去的且是不巧。原来却是江宁织造府曹公相邀前去对局去了,黄升等到日暮也不见幼芳回返,只得回府回禀老爷。第二日赶早就去相请,却不料还未回来,心下纳闷,一问客栈老板才知,原来昨日幼芳一夜末归,想是曹公留宿切磋棋艺了。连着去了三次都末能见着一面,如此去了四趟才见着幼芳。待幼芳听明来意,笑道:“小生一向如闲云野鹤一般四处游走,从不办棋肆,更不收女弟子,望前辈回明黄甫书韵老爷恕难从命。”黄升屡屡说明黄甫书韵诚意,无奈幼芳拒不承应,只得回明老爷黄甫书韵。黄甫书韵只得与红叶相商,黄甫书韵道:“吾儿,看来相请幼芳料难成真,为今之计却待如何相请?”红叶沉思片刻方道:“爹爹,看来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可相请先生了?”黄甫书韵道:“吾儿有甚好办法,但说无妨。”红叶道:“看来只有儿亲自出面,晓之以理,动之以棋,方可打动先生破例。”黄甫书韵道:“但愿吾儿能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动先生收汝为徒。”

话说这日是金陵夫子庙集会,因幼芳所居客栈离夫子庙只一墙之隔。老家人黄升赁一车马,红叶携锦儿亲到夫子庙毗邻飞龙客栈相请幼芳出山。只因这茶楼酒肆街边的小吃店琳琅满目,已与珠街阁城隍庙小吃、苏州玄妙观小吃和南郡火宫殿小吃并称为国中四大名吃。自六朝时期流传至今,尤以秦淮八绝(八道点心)叫绝,因主仆三人出来较早,就在街边的长条上点了魁光阁的五香茶叶蛋、五香豆、雨花茶;永和园的开洋干丝、蟹壳黄烧饼;奇芳阁的麻油干丝、鸭油酥烧饼;莲湖甜食店的桂花夹心小元宵、五色团吃将起来,因红叶一向吃素,只捡各样素点吃了一点就搁箸不动了。只在一旁观看来往的贬夫走卒,却见从南而来一位女子,只见她上身着白绸短袄,下身着白绸短裤,头上束紫色渔婆巾,腰间系一条宝蓝色的丝绦,胸前斜插一口青月宝剑,生的面如傅粉俏三分,口若涂朱疑似天人。年纪不过二八。待此女坐定也点了一份奇芳阁的麻油干丝、鸭油酥烧饼吃将起来。

黄甫红叶不由看的呆了,暗忖:“世间原来却有这样洒脱的女子,心生爱慕不敢造次相就。”却也奇怪,待与店小二结账之时,此女甚是尴尬,却原来不知几时盘衬已被贼人盗去。店小二吵嚷不止,非要扣抻此女,此女好话说尽且是不依。黄甫红叶不由道:“这位店家,有事好商量且不要喧哗,这位女客的账且记在吾的名下,店小二听说相欠的银子有人代还也就不弄了。”只见此女向红叶抱拳相谢道:“在下不才,与姐姐素味平生,得小姐解围不胜感激,在下姓花,名木兰,家住玄武湖畔,小姐异日如须押镖可到玄武湖武馆即可。因在下现有急事先行一步,容日后相叙不迟。”说罢这木兰匆匆而去。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二章:桃源明月 (10)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黄甫红叶看茶点吃的差不多了,主仆三人忙起身向飞龙客栈走去。却说这日幼芳难得在家消闲,沏一壶江宁织造府曹公送的六安香茶正在慢饮,却见老苍头回禀道:“先生,外面有一人自称黄甫红叶,前来拜见。”幼芳一听黄甫红叶亲到客栈相请,心上不由窃喜,暗道:想不到红叶亲到客栈相请,倒教吾幼芳为难,这徒儿倒底是收还是不收。罢,罢,罢,且看她如何措词。忙道:“快请。”主仆三人一行走进客栈,红叶抬眼细观,屋子不算太大,倒也整洁利落,只见桌子正中央摆放一方棋枰,两旁摆放三部佛典,分别是《妙法莲花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幼芳道:“看茶。”只见老苍头沏三杯盖碗茶后。退下不提。只见红叶抿一口香茶,轻启朱唇道:“先生这六安香茶口感不错,想是新茶了。”幼芳道:“小姐不仅棋艺精淇,茶道也是甚通,在下佩服。”红叶道:“先生又来取笑,吾乃先生手下败将,棋艺精淇之说又从何而来?”幼芳道:“古来棋枰争战,胜败乃兵家常事,又何必过谦?”

红叶道:“先生说的好,想吾红叶五岁学棋,历经十一载,从末遇见对手,数年行棋不过是浪得虚名,纵观先生行棋之风,往日所学不过是空穴来风。三败棋枰之后红叶思之良久,欲拜先生为师重整棋枰。前日家父派人相请先生,先生一口回绝,红叶身为裙衩本不该抛头露面相请先生,但又不愿负了这一方棋枰,想来先生与吾一样视棋枰为命相,先生能否见怜红叶对棋枰之深情,破例收红叶为徒儿?”红叶一番话说的幼芳哑口无言,欲回绝吧,想起自已为棋枰而远走异乡,为的也是这一方棋枰。其中辛苦只有深谙棋局之人方能做到,不由沉思起来。

红叶是聪明人,见幼芳沉思,知道有些心动。便进一步道:“望先生三思,红叶尚知先生与吾一样喜这一方棋枰,已为先生备下一方棋枰,望先生喜欢。”锦儿见小姐红叶说到棋枰,早把准备好的一方棋枰呈上。但见一方精雅的棋枰呈现在幼芳面前,正是波斯国国宝玉制棋枰一方。幼芳不由大惊道:“观此棋枰不似吾国中物品,敢问小姐此棋枰从何而来?”红叶道:“此乃波斯国国宝,系从海外而来。”幼芳道:“同为学棋之人视棋枰为至宝,今观小姐为这一方棋枰,弃其所有,足见至诚。汝这徒儿只能破例收下了,只是与汝说好,只能从师三月,三月过后为师还要到海外观光。”红叶道个万福道:“谢先生成全。拜师礼仪,容吾回府与家父在议。”说罢红叶轻移莲步冉冉而去。

再说黄府这日甚是热闹,因红叶能请动幼芳出山,在金陵可谓兴事,一时间尽传为美谈,其中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无一言表。黄甫书韵大宴宾客三天以资庆贺,棋枰也不知摆下多少局,一时间金陵望族齐涌黄府切磋棋艺,弄哄哄乱了三天方才安静,至此红叶静下心来和幼芳重学棋枰,幼芳甚是用心点拨红叶,红叶在幼芳栽培之下棋艺日进暂且不表。有诗为证:

玉殊子斐玲珑结,恣意方圆六艺舒。
        红叶聆棋心路醒,波斯邂逅梦何如?

  

清莲仙子【原创小说】三生石(4)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201205插图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二章:桃源明月 (10)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原创作品,盗版追究法律责任)
 。


 ////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45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