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三生石◇桃源明月(14) 清莲仙子  

2012-06-24 10:38:19|  分类: 清莲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二章:桃源明月 (14)      

三生石◇桃源明月(14) 清莲仙子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第14回:兰亭阵卧萧疏戟,字惑钟离险境生。

   

诗曰:
        云烟狂泻草书章,跌宕形骸墨迹廊。雁塔徐舒庄楷字,汉魂竹瘦隐贤良。
        羲之恭献玲珑曲,毫洒幽兰妙世香。莲阁推陈灵璧柳,金箍巧垒嵌寒霜。
        

且说风梦楚见此阵已破。又设一迷局,乃携盒相邀杏花村,眼见得是酒局了。周军门见妖狐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暗自揣度:这妖狐邪味十足,想来军士之中喜酒之人就有多人,此番料不能让军中将士出马,如果出马料难取胜,还是相请神仙相帮为是,想毕复对众神仙道:”从位仙卿,依汝们看来,此阵谁人去破为好呢?”
     汉钟离笑道:“如今也说不好,只能是进阵一试了,铁拐兄看来唯有吾两人先进阵一探虚实了。”铁拐李道:“如此甚好,如若破不了此阵再去上界相请各路神仙也不为迟,吾看还是明日辰时进阵为好。”汉钟离道:“想来铁拐兄酒葫芦里还有仙丹多枚吧,如若触动六尘之舌可用仙丹抵制一时。”铁拐李笑道:“陈年之旧账,道兄尚记的如此之牢,不劳费心,定自守呼吸导引之功,想来问题不大。”
     次日风梦楚又来军营叫嚣道:“周军门旗下难道竟无人敢来破此阵乎?”汉钟离道:“妖狐休要猖狂,吾们来也。”却听妖狐风梦楚怪笑道:“来呀,来呀。”说罢把两仙引进阵去。却见此阵甚是清幽,但见流泉叮咚,鸟声不绝。铁拐李道:“道兄可看出点门道。”汉钟离道:“目前看来也无有甚怪异之处,再往前走走看看如何。”两人分花拂柳稍走片刻却见好大一片竹林,铁拐李道:“道兄可看见前方有无数红光闪耀。”汉钟离道:“业已看见却是为何,且去一观。”却见三块巨石之间镶嵌青铜宝镜一方,若大无比竟有半苗之大。铁拐李道:“想来道兄修道年久,已历无数甲子,可见过这若大宝镜否?”汉钟离道:“虽经历无数甲子,却是头一回观此宝镜,想来此镜竟然比地藏王菩萨那里的宝镜还要大一倍之多,想来多是妖狐摄化而成,吾们不必再此多侯,还是走吧。”

铁拐李道:“道兄休要催促,待吾在细瞅一下如何。”却见铜镜背面雕琢细腻,系用剔刻文所雕,浮雕上面刻有竹林,树木和小鸟,有的席地而座,有的抚琴,有的畅饮;有的似在高谈阔论,人物形像逼真,乃不可多得的宝镜。铁拐李道:“想来铜镜所雕定是竹林七贤了,道兄可知这剔刻文是何年所兴起的,吾看此种雕法就比盛唐朝的葵花镜要玲珑纤巧许多,既省铜又好看。”汉钟离道:“此镜系浅浮雕雕刻而成,又名剔刻纹,如果老纳记得不错的话应是唐德宗以后兴起的,因为当时铜源紧张,朝庭曾有明文规定只许做铜钱跟铜镜,剔刻文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形成的。”铁拐李道:“道兄学识渊博,在下不及道兄学识三分之一,实感惭愧。”汉钟离道:“道兄休要取笑,想来老纳得天地垂青不过是比道兄多食几担盐业而已,还是到前面瞅瞅去吧。”

两人行走之间,却见前面不远处飘出一个酒帘,远远的就闻到一股酒香。铁拐李暗道:“却也奇怪,这酒香闻着尽比瑶池玉酒闻着还香,却是何酒?”且去一观。却见当垆卖酒之人却是一女子,只见她肤如白雪润三分,秋水如波俏丽绝伦。铁拐李不由问道:“敢问店家,汝店中有甚好酒容在下一观? ”女子道:“俺这店乃百年老店,酒品不下百种,不知君要饮什么牌子的酒呢?”铁拐李道:“且把各地名酒报上来,吾看看可有喜爱之洒。”女子如数家珍道:“兰陵美酒、河南汝阳杜康酒、山西杏花村酒、绍兴女儿红酒、贵州茅台酒、安徽九酿春酒、江苏洋河大曲酒、成都薛涛酒、苏州福贞酒、杭州三白酒、山西汾酒。君可有喜爱之酒?”铁拐李听了这些酒名,喉咙有些发痒,用手推推汉钟离道:“道兄,汝看咱俩可否小斟数杯呢?一样都少尝一些如何?料不会误事的。”汉钟离不悦道:“道兄一见酒就走不动了,要喝汝喝,吾可不喝。”铁拐李又缠着汉钟离道:“道兄,就尝三杯如何?”汉钟离被铁拐李歪缠不过道:“说好三杯,三杯酒后就起身如何?”

汉钟离说罢起身观看酒肆的匾额,却见一幅对联道:贾岛醉来非假倒,刘伶饮尽不留零。此联以二诗人名字的谐音巧嵌入联,意境妙趣横生,可说是酒联之中的上品之作。汉钟离见这酒肆布局也甚是巧妙,每张桌子的命名都不相同,有江南八怪,有独侠客、有竹林七贤、让人一看便知眷顾此家酒肆的多为放荡不羁之文士。这时又见一名文士拿着酒壶前来沽酒。却听那女子道:“先生又来沽酒,眼见得欠的银子是越来越多了,本店店小利薄今日说什么也不能给先生涂酒账了。”却见那位先生脱下一领裘衣道:“这是黄金裘乃无价之宝,且沽这一壶酒就成,异日再来取赎不迟。”说罢匆匆而去,一问之下才知此人却是善鼓琴瑟的嵇康。汉钟离不由相问这位女子道:“店家这酒肆开的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兴隆之盛名动一时,可有妙方?”女子道:“君可知汉朝的司马相如,与这小店尚有不解之缘。”铁拐李道:“可是那个写什么长门赋的书生吗?”女子道:“正是,自司马被招掖庭之后,祖上就赁下这酒肆,不断扩充,如今算来已有百年历史。”

汉钟离道:“墙上所挂这长门赋可是司马相如的真迹吗?”女子道:“正是,数百年来全凭它招揽客人,这也是这小店名声大噪的原因之一。先生博古通今,今年高寿几何?”铁拐李笑道:“他呀,已历无数甲子,恐怕他也不晓得他高寿几何了。”汉钟离瞅了铁拐李一眼道:“时辰不早了,吾们还是赶路吧。”铁拐李也自悔喝酒误事,口无遮拦自暴身份。汉钟离道:“道兄平日尚好,只是一沽起酒来难免言语失和,切记汝吾此番是在阵中,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铁拐李道:“道兄提醒的是,下次一定注意。”汉钟离道:“两人出门办事,这时间也泗过得好快。道兄汝看又到竹林了。铁拐李一看可不是吗?”汉钟离道:“吾们不要在去看了,出阵吧。”铁拐李不由好奇道:“初来时宝镜尚泛光华,如今怎么却不见红光呢?也许机关就在宝镜之中,待吾且去一观。”

说罢,铁拐李已走进宝镜,却也奇怪宝镜之中山水亭台,小桥流水,房屋村舍俨然又一世外桃园,却见宝镜之中有一人全身赤裸,拿着一壶酒晃晃悠悠的频频向铁拐李招手,铁拐李好似着魔一般随着此人走入阵中,汉钟离紧赶慢赶尚迟一步,此时忽听一声霹雳,镜中亭台楼阁、烟霞五色瞬间全无。汉钟离定睛细观,宝镜还和初时一样,只是不见了铁拐李。汉钟离不由自思暗道:心由境生,境由心生,果然不假。

却说铁拐李随着那人来到竹林,却听阮籍笑向两人道:刘伶兄果然好本事,尽然把上界酒仙铁拐兄也相邀而来了,好,汝们一到马上就可开席了。山涛道:且慢,有酒无人鼓瑟尚失风雅,嵇康兄来一曲广陵散助兴如何?嵇康道:一人鼓瑟有失于单,今日可与阮侍郎合韵以助诸位酒兴,如何?
     向秀道:“妙,向来只闻叔夜兄的琴曲广陵散,阮侍郎的琵琶尚未听过,今个儿两位八音齐奏尚开音韵之河,乃百年未有之盛世也。”却听王戎笑道:“有酒,有琴,焉可无诗?昔日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在山阴兰亭“修禊”,始有兰亭问世。吾辈即号称竹林七贤,焉能未有诗词曲赋留存世间呢?”阮咸亦笑道:“眼见得是说嘴的人多,做实事的人少,说来说去,这酒宴之坐次尚未妥贴,这幸劳之苦还是小弟代了吧。”却听铁拐李道:“不劳贤弟费心了,这举手之劳还是吾代了吧。”说罢,只见铁拐李把葫芦酒盖卸下,却见冒出一股青烟,出二三十个小铁拐李,须臾桌椅板凳业已妥贴。七贤不觉大笑。
   

三生石◇桃源明月(14) 清莲仙子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这时却听刘伶道:“酒席业已安好。吾看现如今这七贤加上铁拐李兄恰好凑够这八贤之数了,八人又皆嗜酒为好,今个吾们可一醉方休为好。依各人喜爱凑够这八种酒,饮用这八种酒为好,岂不有趣,诸君看这主意如何?吾还是首选河南汝阳杜康酒。”阮籍笑道:“刘伶兄的提意甚是有趣,妙,吾选兰陵美酒。”山涛道:“吾还是选老牌之酒贵州茅台酒。”嵇康道:“在下选山西杏花村酒。”向秀笑道:“吾喜口感软硬适中之酒,还是绍兴女儿红酒吧。”阮咸亦笑道:“建安贡酒九酿春酒。”刘伶推推一旁的铁拐李道:“铁拐兄,汝选何酒,快说”?铁拐李亦笑道:“山西汾酒。”王戎不觉调侃道:“诸君已选完了,好,吾来个压轴酒吧,来个什么酒呢,吾看还是有上京之白之称的杭州三白酒为好。”说罢,八人不由又一阵大笑。

饮酒之间,嵇康焚香操琴把聂政刺韩王的悲壮演绎的可说是淋漓尽致,时而淡淡疏疏,时而沉重郁抑,随着琴曲节奏的律动,十指轻拨游丝在琴弦上跳跃飞舞,似有千军万马倾泻而来,又如惊涛骇浪席卷而来,七人听的是如醉如痴。此时阮咸亦笑抱琵琶而来,弹奏的却是《十面埋伏》,战马的嘶鸣声与千军万马的图腾之象在同一时间直冲耳鼓,真乃视觉享受也。铁拐李听后不觉大悦道:“有酒,有歌,岂能无舞?”说罢,从酒葫芦里倒出赤色沙石数枚向月宫方向一抛,须臾现出一座银桥,只见从银桥之上出七位身着素衣的的仙女,珠环碧玉自是与凡间女子不同。铁拐李笑道:“七位仙女乃瑶池玉殿掌霓裳羽衣曲的值官,七位仙姑可来一曲霓裳羽衣舞助兴,如何?”却听一位仙姑笑向嵇阮道:“两位君子的手法甚妙,天上人间少有。只是琴曲,琵琶一同奏响如何?”嵇阮亦笑道:“谁曾想今日能与众位仙姑同台献艺,乃百年末有之兴事,焉敢不从?”音韵且是好的,舞姿尚是少有的霓裳羽衣舞。五人喝的是醉眼朦胧,迷迷糊糊。此时铁拐李暗道:去汝的风梦楚,酒不醉人,人自醉,吾且就醉这一回,管他什么阵不阵的,大不了误了事重入轮回而已,还是先醉倒在这紫云乡为好。

迷迷糊糊之中铁拐李好似又回到了从前的日子,只是不知此时是在凡尘留连,还是业也成仙。心里搅的难受似翻江倒海一般,想吐吐不出,想咽咽不下去,心内后悔自己一时定力不够,上了风梦楚的当。如今是心内一时糊涂,一时清醒,身上是通身没劲,软的起不来,不觉在心里祈盼汉钟离早日来救他,有些后悔当初没听汉钟离的话,以致误事,即延误了军情,又误了自己。只是这世上尚没有后悔药,纵然是神仙也没有回天之力,只能怪自己修持不深,重入轮回而已。铁拐李在这里暗自懊悔暂且不提。
     却说汉钟离自铁拐李迷失阵中后,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只是奇怪和来时的路径是截然不同,分花拂柳多次只是走不出这竹林,这竹林是越走越深,走了多时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殿宇,抬眼一观,却见匾额之上书写沉香阁三个大字,沉香阁这三个字笔法独特,既有王羲之之风骨,又有柳公权之妩媚,汉钟离不觉在这廊下徘徊,心内暗道:这字幅如此吸引人眼球,吾虽经历无数甲子,可说是见多识广之人,这字幅见的可谓多了,殿外之字尚写的如此之好,焉知殿内末有绝迹之墨宝?此时汉钟离心内有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声音道:“汉钟离汝此番是在阵中,切忌不要被外物所迷。”一个声音道:“汉钟离,汝虽历无数甲子,平生最为遗憾的是末能一睹羲之兰亭,难道汝为了这阵法而失却一睹兰亭的机会。”汉钟离是左右为难,一方是军情,一方是梦寐以求的兰亭,心下权衡多时最终还是兰亭战胜了军情。汉钟离心下自我安慰一番道:“当鱼和熊掌皆难兼顾之时,还是先首选鱼为好,因为书法是吾的至爱,以吾之定力料想还会走出这阵中的,且让吾就逍遥这一回为好。”想毕汉钟离走进了这沉香阁。
 
     沉香阁翰墨飘香,四面皆挂有历代名家墨宝,汉钟离暗自庆幸结此书缘。却见有四个书厅存放墨宝。
 

第一厅为云烟阁,但见行草狂放,有王献之《洛神赋十三行》楷贴,却见笔端瑰丽,雍容如大家闺秀,庄重典雅。又有张旭古本《草书古诗四首》墨迹本,通篇看去似云烟缭绕,行文跌宕起伏,实乃草书颠峰之篇。有趣的是汉钟离还看到了怀素的作品《食鱼帖》,不由心内对此排列者倍加赞赏,因张旭与怀素比肩,素有“颠张狂素”之称。此番以张旭的颠草配以怀素的《食鱼》之狂,无形之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张妙于肥,素妙于瘦,行云流水之间尚有几分章草意味,与万千变化中便可窥见草法变化之来源。

第二厅为梅竹阁,汉钟离意外的在这里发现了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此贴为初唐楷书三鼎之作,素有正书第一之称,汉钟离不由在心内暗自揣度“中实”之趣,直至烂熟于心方才移步。走不多时便窥见了虞世南的楷书《孔子庙堂碑》,但见世南笔法圆融遵丽,飘逸豪放,汉钟离身上好似粘了蜜糖一般又是驻足不前,一次次的用手临摩碑贴数遍,方才恋恋不舍的继续前行,相隔不远处又窥见了褚遂良的《雁塔圣教序》,书风又是不同,但见笔势疏瘦多姿,起运之间犹存隶意,难怪一向挑剔万人不入眼的米芾对褚遂良尚有这样的溢美之词:“褚遂良如熟驭战马,举动从人,而别有一种骄色。”

第三厅为幽兰阁,此厅存放的墨宝与前两厅略有不同,汉钟离定眼细观却是文微明、董其昌、赵孟頫的书画作品,却见文微明的楷书《前后赤壁赋》墨迹尽占了三分之一,因他师从多人,钟繇、王羲之、王献之和虞世南、褚遂良、欧阳询的作品他都临摩过,可说是博采众长,自成一家,笔法劲秀,风格俊雅,法度谨严。董其昌的笔峰更是了得,清初的书坛以他为尊,六体八法在他笔下章法奇妙,用笔凝练少有滞笔,与参禅之中自创一体,即有颜体之率真,又有米芾之洒脱,素有:“尺素短札,流布人间之称。”  

第四厅为碧莲阁,陈列的墨宝也是最多的,此厅较之前三厅又显不同,除墙上的字画外,正厅之中的供案上有一大鼎,缕缕沉香正在上空缭绕。汉钟离定眼细观,看出陈列的却是殷代的司母戊鼎,此鼎重832.84公斤,高133厘米,口长110厘米,宽78厘米,足高46厘米,壁厚6厘米。但见司母戊鼎纹饰美观庄重,工艺精巧。鼎身四周铸有精巧的盘龙纹和饕餮纹,有凝重之感。汉钟离不觉在鼎前焚香三柱以示虔诚。两旁还有数个紫檀木陈列柜,里面陈列的多是古玩,有翡玉白菜,唐代白釉梅瓶,磁州窑剔花梅瓶,剔黑留白牡丹纹梅瓶.然而最珍贵的藏品在第三个紫檀木陈列柜中,汉钟离被一尊通灵剔透的灵璧古石所吸引,他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急走两步却是灵璧奇石“锁云”。稍晓金石字画的人一看便知此石是米芾后裔米万钟所传,说起这米万钟字仲诏,号友石。祖籍山西太原,明末著名书法家、藏石家。家藏奇石甚丰,他比先祖米芾之痴实乃有过之而无不及,其名石流传有序。清代王士祯《池北偶谈》曾有记载云:“米太仆友石,家藏一砚山有七十二峰,洞壑奇绝,每日欲雨则水出,欲晴则先燥,太仆以五百金购之。”足见其石之丰,无人堪比。
     行走之间,汉钟离不由被前方连绵不断的字画所吸引,心内暗忖:“尺牍如此之长,难不成是清明上河图吗?”急走两步定眼细观,果然如此,汉钟离不由心下大悦,平素之间最为钟爱的书画作品,一为王右军之兰亭,一为北宋画家张择端之清明上河图。此番误入阵中倒把甲子数千年的字画都欣赏了,焉知不是上天垂青?心内又道:这兰亭为何迟迟不现,难不成这兰亭字幅里面藏有玄关?汉钟离怀着疑惑继续前行数百步,便看见了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的被后人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汉钟离还注意到三百二十四字均用鼠须笔书写在蚕纸上,也就是说此贴系为真迹。

 

三生石◇桃源明月(14) 清莲仙子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汉钟离心下又有些疑惑,因素知这《兰亭集序》传至在绍兴永欣寺为僧的七世孙智永远时,智永又临行法贴三十余年。后来智永圆寂前才将《兰亭集序》传给弟子辩才。辩才虽多方藏匿,最终还是被监察史萧翼骗走才至唐太宗手上,唐太宗架崩后侍臣们遵照他的遗诏将《兰亭集序》真迹作为殉葬品埋藏在昭陵。若说这真迹在昭陵,眼下这真迹之中的鼠须笔、蚕纸却是绝迹多年的笔砚,却是仿照不来的?为探究竟汉钟离又一次细观这兰亭,却不料手尚末触及蚕纸,平地却起一阵怪风,吹的汉钟离毛发倒竖,一个趔趄险些乱倒,心下暗道:“不好,误入幻境。”只得行呼吸倒引之气,借土循行走,却也奇怪,这兰亭三百二十四字均化作丈二高人直压顶门而来,耳边风声大作,呼呼作响。有的字如神魔乱舞张牙舞爪而来,有的字犹如龙跳虎卧直捣后心而来;还有的字飘逸灵动如白面书生嬉笑而来,汉钟离左冲右突,忽东忽西,后面的字画宛如十万大军直追而来。

汉钟离唯有在心中默念咒语,操持心境不至大乱。如此折腾一小时后,汉钟离身上虚汗淋漓,终于冲出阵中。却听一声霹雳沉香阁断垣残壁瞬间即逝,满天纸屑宛如烟花一样纷纷坠落下来。汉钟离回顾左右,却意外的发现了铁拐李,却见铁拐李脸如赤石,嘴角尚有余酒一滴滴的从口边滴落下来,同一时间铁拐李亦发现了汉钟离,不禁道:“道兄如此狼狈,敢情也是误入阵中吗?汉钟离心下羞愧道:“一言难尽,这风梦楚的道法果然了得,当然也怪吾操持不定所至。”吾们还是回军营在议吧,铁拐李道:“吾如今身上是通身无力,烦道兄把酒葫芦里的仙丹喂几粒于吾,稍留片刻再行不迟,反正这阵是破了,回去再说吧。”汉钟离道:“如此甚好,只是这人丢大了,愧对众仙亦愧队军们门,唉!如今说什么也晚了,阵虽破了,这脸面上亦是无光,想吾汉钟离修持数千年还是首次栽跟头,这心里是五味杂陈,心里甚不好受啊!铁拐李道:“咳,道兄快甭提了,以后加紧修持就是了,还是回军营吧!”两人相携着一前一后回军营复命按下不表。

却说周军门自汉钟离、铁拐李进阵后,一连三天杳无音信,虽多方打探均无消息,每日守至日落西山方回军营。心下暗忖:“这风梦楚的妖道甚是了得,难不成连汉钟离、铁拐李这样的神仙也毁与阵中么?”每天悬着一颗心,唯有等待两仙归来。却也怪异就连一向嚣张的风梦楚也不来叫嚣了,四面连营皆静悄悄的,倒有一种蛩伏的鬼魅气息笼照着军营。周军门照旧办理理协事宜,众神仙也按兵不动等待着破阵的消息。却说这日探马兴冲冲来报道:“周军门,汉钟离、铁拐李回来了。”周军门听后大喜,忙开中门迎接。举目一观两人相携而来,却见汉钟离蓬头垢面,神情沮丧,铁拐李脸若赤石,满脸倦意。 

关云长不由问道:“两位仙长为甚事担搁许久?”汉钟离道:“唉!一言难尽,如此这般的学说一遍。”众仙听的是面面相觑。却听周军门道:“亏得仙长识破幻界破了此阵,如若凡夫入阵后果不堪设想,这也是仙长道高一尺所然。”汉钟离道:“军门莫如此说,老夫实感惭愧,险些迷了本性。”却听温琼道:“周军门,此阵即破,何不小斟数杯,以资庆贺呢?”却听铁拐李有气无力道:“温将军切莫贪这杯中之酒,想来吾此番带害皆因这酒,可做前车之鉴为好。”周军门和众仙不由一阵大笑。周军门亦笑道:“好,就依仙长,温将军这酒待破阵之后再喝不迟,温将军汝意如何?”温琼不好意思的挠挠发梢道:“这个,这个,就依军门,只是到时吾可要大碗喝酒啊!”周军门笑道:“到时定保温将军喝的痛快,玩的惬意,如何?”大伙又是一阵大笑。

再说逸飞初时见汉钟离、铁拐李三日末归,以为他们已陷此阵,心下甚感欣慰。及至探子来报,言及汉钟离、铁拐李业已平安归来,心下有些忧虑。这日与军师风梦楚相商道:“这周军门旗下能人甚多,此阵又破,难不成上天绝吾后路乎?”风梦楚见将军如此相问便道:“将军不可多虑,想那周军门门下能人甚多,然天下焉有不散的筵席,这不过是侥幸取胜而已,以周军门目前相邀神仙来看,多人已参与破阵。唯有温琼、关云长、赵公明尚末进阵,贫道已为他们量身打造出一阵法,此阵法乃财气冲天涅磐法,此法系万法之中欲念疏离之法。气与身心惜惜相关,财与欲望一念之中,此法上至天庭下至幂界乃至人间,无一幸免。逸飞见军师如此说方才转忧为喜道:“却不知军师何日摆阵?”风梦楚道:“权且休息几日,待贫道细细斟酌,三日之后辰时为最佳时辰。” 逸飞不由击掌大笑道:“好,就依军师之言照办。”   

三日后风梦楚又摆下一阵。周军门闻之后,坐阵中军账下与众位神仙相商破阵之法。却听探子来报道:“风梦楚阵前已布财气冲天涅磐法,有数百个云雾围屏在内,还有数块硕大无比,稀奇古怪的石头摆在那里,也不知是甚意思,特来告知军门,待军门示下。”周军门听如此说,便对众神仙道:“看来妖道所布阵法是愈来愈离奇了,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以众位仙长来观,却是何意呢?”众仙见问一致把目光转向汉钟离,汉钟离见众仙如此看重于他,只得对周军门道:“以贫道推断,这云雾围屏,硕大石头想来是摄灭之法,具体如何不得而知,只有进阵一探虚实方才能知其要领。”周军门见如此说,半日方道:“这阵破来破去眼见是越来越难破了,看这阵法还是相请众位神仙相帮为好,想吾军中能担此任者甚少,还是有劳众位仙长辅助为是!”却听关云长道:“温将军、公明兄汝吾三人施展才能的机会到了,可进阵一探虚实为好?”

温将军笑道:“吾早就手痒了,自到天庭以来战事稀少,兵器搁至一旁,久蒙尘垢,俺险些忘了玩兵器尚是吾的拿手好戏,哈哈,早就盼着这一天了。”赵公明亦笑道:“温将军所言及是,想吾三人皆视兵器为生命,这兵器闲至的久了,难免对这兵器有留恋之意,此番进阵可过心瘾。”周军门道:“有劳三位仙长了,待三位仙长凯旋而来,吾当为三位仙长接风洗尘,举樽庆贺,如何?却听温琼笑道:“好是好,不过到时得酒仙铁拐兄相陪为是。” 铁拐亦笑道:“好,为了温将军的酒瘾,吾就再破一次戒律又有何妨!”关云长复对周军门道:“军门,时候不早了,吾们就此别过,这就破阵去了”!说完三人相携而去,暂且不表。有诗为证:

兰亭阵卧萧疏戟,字惑钟离险境生。铁拐汗颜飞将在,周军门凛矗新城。

 

清莲仙子【原创小说】三生石(4)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三生石◇桃源明月(14) 清莲仙子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原创作品,盗版追究法律责任)


  //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