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一壶春酒忆情殇 作者:清莲仙子(入选世界华文作家)  

2012-09-03 00:0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国作家协会会刊《一壶春酒忆情殇 作者:清莲仙子》
 

 

【千秋墨画绣红颜系列散文】   

桃汛春情终去了,一壶春酒忆情殇

 

    清莲仙子的用户头像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清莲                 编辑:梧桐


  

桃汛春情终去了,一壶春酒忆情殇   作者:清莲仙子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一方长桌依然置于水榭之中,镜台之下水草茂密,若隐若现之中,时有游鱼撷食草籽而行。一方石台仍如旧年一般泊在一隅,月华之下,粼粼水面之上时有振翅紫蝶戏水留连,魅影随律动水波不时变换,圈圈点点之中疑似楼台旧时景。然凉风有信,秋月无边,纵有痴情无数,怎奈欢娱之时去如风,烟消云散,恍如高唐一梦,鸳鸯离乱难携手,唯寄架下铁索秋千索。

    风过处桃花簇簇飘落,飘洒之间以环形走势烘托出一位妙齡女郞,素色斗篷那一丝飘带半垂桌角,但见她素手轻拨游丝,一曲离歌便氤氳开来,朦朦胧胧之间,一种凄情两处伤怀便在两地演绎而来,竟然长达数年。

    幽暗处眼眸注目下的石台,晕染的底色之中那一抺陀黄,以雾状的烟云弥漫开来,似旧年间时时泼于青苔下的脂脂残妆旧痕一般,随着时时跪拜的体温,给这一方石台注入了一缕魂魄,经年不散,好似那玉石之缘,坚韧如初。叹只叹,宿命的魔爪竟将玉石焚毁,空留胭脂扣一枚,妆台下的钗头凤终以香消玉陨而谢幕。桃汛春情终去了,一壶春酒忆情殇   作者:清莲仙子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这一方水榭本是陆家的一处园子,只因这园子既有凉亭,又有水榭,还有石台,桃花簇簇点眼,把盏拜月之中,那簇簇花香便四散开来,更兼那树冠之上的宫制纱灯,晕染着一种缱绻,故陆游时常撷来桃花,为佳人唐婉轻点桃花妆,眉心那樱桃般大的胭脂,俏媚之间那张扬的陀红却在不经意间入了陆母的眼,刺痛了陆母的神经。许是陆母骨子里传统的底蕴在作崇,许是唐婉不孕的阴影折磨着她,许是唐婉那媚如春华的粉脸,影射了她日渐憔悴的脸,从此无缘无故的谩骂便似那一张织机,不曾停歇。陆游迫于母命终以七出之条休了唐婉,从此那一方水榭便是两人魂梦相牵之地。.

 

鸳鸯枕下鲛绡透,病魂常似秋千索

  

桃汛春情终去了,一壶春酒忆情殇   作者:清莲仙子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雨洒珠帘又三年,滕酒如昨人去了,独倚轩窗忆前尘,终不过咽泪装欢情难却,眷恋依依难相守,天隔一方谁来怨?病酒三分,柳句南音终难解,唯愿月华邀我上鹊桥!当桃枝以倚红之势唤醒诗人旧日春梦之时,携盒踏青的酒樽便是催春的使者,沈园那一方石台之下,半壶春酒挂于树梢之间,一位长衫才子独自举樽,被风吹起的青衣之下裸露旧日的香囊,想来尚是重阳挑灯之作,婉儿定眼细瞅之下,不由悲从中来,纵要相认已是不易,她已嫁为人妇,只能黯然伤神而去,行前唯置一壶春酒于旧时情人送去。

 

 
 
桃汛春情终去了,一壶春酒忆情殇   作者:清莲仙子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春酒如昨,而旧时佳人已去,对景伤怀之中,唯有寄情于词,在半壁墙壁书写词章以舒心怀。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 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从此那一壶春酒便成陈酿,悬于案台之前。心事难了之时,执手相看数眼,权当酥手再现。只是,只是,楼台倩影成幻影,三千锦书置一边,这正是:“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蝶 - 曦*兮 - 兮纪年

                

桃汛春情终去了,一壶春酒忆情殇   作者:清莲仙子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清莲仙子原创】桃汛春情终去了,一壶春酒忆情殇【千秋墨画绣红颜系列散文】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原创作品,盗版追究法律责任)
 
http://gax20101966.blog.163.com/blog/static/16816834020121162246383/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