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丝竹一去浆声里,手掩香帕泣叔同/清莲仙子(入选中国作家网)  

2013-11-25 22:52:06|  分类: 入选中国作家网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2013年11月25日 星期一

http://www.chinawriter.com.cn/yc/2013/2013-11-25/95772.shtml 

[腹有诗书气自华系列散文]

丝竹一去浆声里,手掩香帕泣叔同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3年11月25日15:57 作者:清莲仙子1966


 

丝竹一去浆声里,手掩香帕泣叔同/清莲仙子(入选中国作家网)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散文集月亮眉 鸳鸯袖即将出版  清莲于2003年摄于青城)

  一直以来,我不愿触及心中的那个梦,我怕内心的柔软触及它的伤痛,我怕心伤会加剧裂口的淤痕,然而当守岁的钟声将要在这个尘世敲响之时,面对纷乱的思绪,唯有把心中的素锦用纤纤素手托起一片片云彩,放飞在尘世的百花洲,心事才能得以片刻的安宁。 

  勾勒数笔西洋画,晕染而来的樱花便以一季的芳菲夺了那华冠之首。曾经以为数年不着画笔,意态已是难成了,不意这写意的油彩,已随着春花秋月的浸淫,深深的刻入骨髓之中了,因为用笔的凝练是师从于你,所以从落笔的一招一试中揣摩当初你传承时的心境,你的一颦一笑,已如槛外的一阵风一去了无痕迹,因为虎跑寺依稀的钟声、落花、明月是你执守的前盟,纵然枝子扬帆三千,对灵隐山门发出悲怆的天问也无济于事吗?叔同,慈悲对世人,为何独伤我。难道那首落花是对生命感悟的绝唱?

  纷,纷,纷,纷,纷,纷,……惟落花委地无言兮,化作泥尘;寂,寂,寂,寂,寂,寂,……何春光长逝不归兮,永绝消息。忆春风之日瞑,芳菲菲以争妍;既乘荣以发秀,倏节易而时迁,春残。览落红之辞枝兮,伤花事其阑珊;已矣!春秋其代序以递嬗兮,俛念迟暮荣枯不须臾,盛衰有常数!人生之浮华若朝露兮,泉壤兴哀;朱华易消歇,青春不再来。

  自从在东京邂逅了你,我的心就随着飘渺一次次的出尘。尤如柳絮轻飞只是寻找它的归处一样。在驻足观花之时,只留意花的灿烂,而不知花枯萎之时,它瘦弱的身子情归何处?是选择流水落花羽化而去,还是选择化泥土为芬芳的博大呢?只因邂逅了你,一切关于执手相依与之之携老的渺蔓童话,便似那方水榭摇曳了荷塘之中那蠢蠢欲动的那一朵莲蓬。

  我不知是喜是悲,自从在东京《智慧、印象、感伤》中成为你的专职模特后,中国一切古典的诗词曲赋深深的陶醉了我,叔同,还记得那年在樱花丛中初遇的时节吗? 那时迷离的情愫,缱绻的笑容如历昨天,而如今呢?心事被那木鱼束之高阁,只因角色转换之中,两个门槛是尘埃落定的清音。不知在虎跑寺隐隐的炮竹声里,在那一方廊沿之下你是否为曾经的枝子弹秦一曲旖旎的丝竹?不知此时可曾有清泪从你眼角坠落?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抚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一曲天涯绝唱永远横亘在东京的那一轮明月之中。

  宫制的灯花红的煞是点眼,一簇簇的开放之中,在上海这个年味时足的夜色里,緾绵的吟唱着昔日的合欢花,只是那桥,那水,那人,在除夕热烈喧嚣的夜色里,幻化为心中久有洪钟的宏厚与幽远,我就这样拿着瑚珀杯,在一人独守的明月里,对着异乡的明月回忆流年带给我的感伤,----间或仍有爆竹徐徐入耳,但较之前显然已薄了好多-----这个疲惫的城市正在缓缓落幕,像莎士比亚五彩缤纷的歌剧。

  恍惚之中我依稀看到《茶花女》中 的玛格丽特,罩着那层面纱从繁华的闹市走过,台下的观众不知为你摒却几多眼泪?叔同,尽管你为话剧的情景剧留下了经典,但在佛国的涅磐里同样留下了不俗心境,在圆寂之时所嘱事宜:在骨灰坛的架子下面放一钵清水,以免将路过的虫蚁烫死。也许活着的时候怜惜蝼蚁生命并不奇怪,本是悟道之人的一般要求,但人之将死还惦记勿伤世上的生灵,古有几位高僧大德能如此洞明事事?枝子虽然与君共渡短暂的十一载春秋,但此生无憾,因为在世人景仰之中,枝子泂明了心如澡雪之感的博大,于惕历自省之余亦获得一份清明,那是佛法的智慧。

  依稀的清唱声中,佛祖拈花微笑之中,一条汛涌的河流已分为此岸与彼岸,此岸小舟停泊的埠头边,站立着一位女子,手掩香帕咽泪而泣,而彼岸之中站立的僧人眉目之间蕴藏着那一股子灵犀,张扬在半人半佛诗化的传奇里。在泪眼膜胧之中,风雨之中的小舟摇曳之中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她是谁,已无关紧要,人们只知道在中国近代艺术史上创出多个第一的才子李叔同与此女有关,——枝子,一位有着异域传统与痴情的女子-----------------

  (作者:清莲仙子)


 

【龙魂散文征文】走下圣坛的仓央嘉措  作者:清莲仙子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清莲仙子原创]一盏梨水了残生,瘦影自临秋水照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清莲仙子原创]一盏梨水了残生,瘦影自临秋水照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201205插图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花仙子原创镜框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