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玉碎宫寝实堪忧,闲云野鹤避离乱/清莲仙子(入选中国作家网)  

2013-11-27 23:07:08|  分类: 入选中国作家网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2013年11月29日 星期五

       玉碎宫寝实堪忧,闲云野鹤避离乱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3年11月29日16:56 作者:清莲仙子1966


  http://www.chinawriter.com.cn/yc/2013/2013-11-29/96214.shtml

黄昏之时,披一身银衣,任时光在脚底流泻。徘徊之中寻着旧时的记忆,找寻长安城那久违的箫音。忽闻鸽哨凌空掠过,抬眼望去不觉甚为惊奇,但见声过处,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宽袍披发,将缚在鸽子右足的信笺卸下,用手轻拂羽毛,随手取过半勺食物亲自喂养,又在觅食的鸽群中择一羽色透亮、龙骨稍长的雨点,将信笺缚于足下,望着雨点犀利的眼神,不由戏弄道:咕咕咕咕,却也奇怪,这雨点竟好似明白主人所言,竟也对着主人唱合:咕咕咕咕。亲合之中,那一种默惬竟别有情趣,实是让人回味无穷。

  少年眉宇间那份从容淡定,眼角处透出的禅意智慧,竟然让人过目不忘。鸽群之庞大令人咋舌,这一群灵异的小动物,啄食,梳毛,饮水,振翅之中不时有羽毛从空落下。少年沉思之中,合十祈愿,唯愿那翱翔于蓝天的鸽子代他去巡视大唐无边无际的彊土。只是,只是她的母后过于强大,杀戮血腥的宫廷生活,使他厌倦了虚伪,陌路的亲情是杀戮的凶手,长兄弘的猝然离世,客死他乡的贤,一切的一切使他瞬间明了,他不过是母后手中的一枚棋子,一旦黄袍加身,必成傀儡之君。细细思来,唯有大智若愚方是自保的良方。从此,那一群信鸽便成不离不弃的知音,朝暮之间成就了些许默契。

  许是久居长安,荒古的野趣日渐消隐之故,她心下竟有所触动,于是,这个黄昏,鸽哨、少年、独语、祈愿似一轴禅意的画卷,在怀春的情愫里疯长,细细思来那还是大唐年间的旧事。本以为山下邂逅的少年,不过是隔年开在崖壁的花束,终会随着长安车馬的车辙旧痕而去,谁曾想随着长安城媒妁的牵引,那一抺额黄竟成缱绻的过往,锁住皇子的心脉,竟然长达数年,以致夜幕下的招魂之举,凄婉了玉碎宫寝的悲鸣。一曲离乱的悲歌,在忘川河畔氤氳不散,彼岸花开一际香,试问于君相守在何年?一缕魂魄天赖走,终至幼女玉真舍却大唐公主名,独对古佛安国宫。

  只因这少年出自紫禁城内,且是皇室之子。他便是则天四子李旦。闲云野鹤的李旦,眼角透露的那一份儒雅机敏、禅意,就这样在一个不经意的黄昏捕获了少女的芳心,这女子便是隆基的母亲—窦妃。
 
2
  隆基的出世给这个家注入了一丝血脉,只有退出帝位,方可保全李家仅有的血脉,尽管帝位于旦而言是毕生的梦想.为了隆儿,为了窦妃还是回归田园为好,故携家眷偏居皇宫一隅,以鸽子为伴,以琴弦为友,粗茶淡饭唯求天伦之乐,然而当灵异的鸽子打翻圣上亲赐的铜盆,喙角渗出的流汁染红鸽子的羽衣之时,蜷缩成一团的鸽群那惨烈的景象让旦痛彻心扉,唯有跪地饮泣,大唐地域辽阔,八千水路竞相驰聘,竟容不下几许鸽群,唯有祈求上天的垂怜,既然尘世无法容纳,还是来一场盛大的放逐吧!灵犀相牵的鸽子就这样成为记忆的殇痛,且以狼毫的素笔以隶书的飘逸为它们送行,在标示的羽翼之上挥毫。还是为它们洗去血腥的杀戮吧,还原鸽子圣洁的底衣,让它们在天庭翱翔,俯橄水云烟路吧!幸与不幸之间,大唐皇子只能在生存的夹缝中苟延残喘,唯有如此方可自保,只因身为李姓,李姓的悲哀是构成威胁的前因。

  然而随着韦团儿以厌蛊妖法陷害,随着窦妃的神密失踪,嘉豫殿的阴影时常笼罩于心。梓宫秘密,谁人知窦妃尸骸所在?李旦唯有在月华半锁寝宫之时,追忆洞房中那一抺额黄,追忆香扇上那半阕词章,晕染的泪痕就这样洇在团扇之上,成为隆基日后追忆母后的信物。

   鸽哨之声又起,顺着长安的方向望去,海市辱楼又在眼界重现,拍击海岸的声音此起 彼伏,时有潺潺水声自大唐传来,站在风尘的路口凝望,唯见手持香扇的李旦携侧室窦妃泛舟而过,镜中的额黄是旧时的信物……

 

(作者:清莲仙子)


   

玉碎宫寝实堪忧,闲云野鹤避离乱/清莲仙子(入选中国作家网)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锁骨檀香终难锁, 西厢共月蕉下琴/清莲仙子(入选中国作家网)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


紫嫣模板   谢谢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