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五章:雨轩幻梦(6)◇第31回 ◇作者:清莲仙子  

2013-06-25 06:23: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优秀小说 ☆ 精典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五章:雨轩幻梦(6 ◇【雨轩幻梦1~6(26~31回)】

三生石◇雨轩幻梦(30)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第31回:千年缘栅终需结,衰盛唯留仙谷川

                                                       ◇作者:清莲仙子          ◇编辑:梧桐

--------------------------------------------------------------------------------------------------------

 

诗曰:雨罩青山风濯柳,风裁雨幕彩船生。

           云推浪子归帆橹,欲唤昔年鼎盛名。

 

鹏儿将息半月之后,身子渐渐康复。这日银木领着来见仲孝。须臾便至客厅,但见室内风格典雅华丽,正面墙上所挂画作依然是唐寅所绘的那幅《品茶图》画作,两旁挂有祝体琉金书法一幅,居中摆放檀香玉如意一,左边放一梅瓶,瓶中插数枝红梅花,右边放松鹤茶具一套。

虽然还是旧日格局,但已是物是人非了。堂上所坐之人是如今的张老爷,而不是昔日的白老爷了,鹏儿看着愧疚之心阵阵袭来,不敢向上仰视,只管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履鞋发呆。

银木道:“老爷,这就是老奴昔日小主人,因家道中落,渴求老爷收留,与他混口饭吃。”又对一旁的鹏儿道:“还不快去见过老爷。”鹏儿忙忙过来揖个全礼道:“小可这厢有礼了”。因是大舅子,仲孝不好受他全礼,还了半礼道:“听银木所言,汝乃旧家子弟,却为何混得如此狼狈不堪,若收汝进来,苦于没有差事,奈何?”银木道:“老爷,胡乱给他一份差事就成!”张仲孝道:“汝可会裱画?”鹏儿道:“小可虽说不会,愿意用心去学。”仲孝道:“裱画是辛苦之事,想来汝一向受用惯了,不肯用心去学!”鹏儿道:“还望老爷能给小可一次机会,小可到此时节怎肯还如旧时不思进取?”仲孝道:“也罢,只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中规中矩,方可成人,只要汝依得吾五件事,暂且收留于汝。”

 

鹏儿道:“不知是哪五件事?但凭老爷告知,小可谨记就是”。张仲孝道:“第一件,朝暮只许在砚墨阁待着,不许跨出砚墨阁半步,如若违约,严惩不贷。”鹏儿道:“小可不孝,愧对列祖列宗,安分守已出自本愿,这个依得。”张仲孝见鹏儿一直低着头小心答话,知他悔改之心是真。又道:“第二件,鸡鸣时起,梆停为歇,不许有迟没早,延误时期。”鹏儿道:“因旧日懒散,方才养成游手好闲之病,经此大难,岂敢在重蹈覆辙,这个也依得。”仲孝又道:“第三件,只许一人好好作事,不许幺三喝四闲聊误事,但凡有人汇报,坚辞不留。”鹏儿道:“昔日坏事,皆因自己年幼定力不够,受人引诱,这个也依得。”仲孝又道:“第四件,裱画纸张甚贵,皆为不可多得的宫制绢纱,容不得半点马虎,遇有火点,霉点,污点之时皆要用脑,用心,用巧方可出奇制胜。如若疏忽造成客户损失,一概自付,工钱充公,这个也依得么?”鹏儿道:“小可自幼在锦绣堆里泡大,这也是小可自身欠缺的东西,如今老爷给小人重新做人的机会,小人岂敢不去用心,这个也依得。”仲孝道:“最后一件,从今个起儿,砚墨阁所有的师傅都是汝的老师,皆可监督于汝,但有不到之处,人人皆可批评与汝,若有严重过失,皆凭吾责罚,不许有怨恨之心,这个也依得么?”

 

鹏儿道:“既蒙老爷收留,身家性命都是老爷给的,小可死而无怨,这个也依得。”张仲孝道::“银木汝可都听到了,五件事他答应的是一清二楚。好,就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既如此汝快引他至这砚墨阁去吧!”银木推了一把鹏儿道:“还不快去,还愣在这里作甚?”鹏儿道:“倒把鹏儿吓得半日不敢抬头,生怕这新老爷不予接纳,也不知这张老爷长的甚样?”银木道:“今个儿,这太阳可是打从西边出来了,爷门一向惧怕过谁,这如今怎么却怕起人来了。岂不作怪?”鹏儿见银木冷嘲热讽,想起昔日所为也是自怨自艾,懊悔不堪,按下不表。 

 

鹏儿数十年懒散惯了,笨手笨脚干起活来手脚总是不听使唤,这不才拿起裁刀,纸末裁出几张,手却被刀子划伤了,望着泊泊而出的鲜血,方才明白这看似简单的裁纸功夫也不是一遭就能学会的,至此初晓往日莲儿裱画的艰辛。

直至三天之后,方才慢慢熟络,能熟练的裁出大小不一的纸张了,心下甚是怀念往日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这人啊,总是诸事难全,臂如这鹏儿昔日家人渐在之时,不知珍惜,一味挥霍,把那万贯家什皆化土而去,及至囹圄归来家园已失,亲情,财富轻眼之间灰飞烟灭,倒落得个寄人篱下,看惯人情冷暖,皆因自己所造恶业,唯有自己卖单吞咽苦果。

 

鹏儿心下即生悔过之心,朝起暮落之时果然不出砚墨阁半步,只是偶遇凄风苦雨之时甚是怀念父亲大人,本想上坟上两炷清香,到坟茔哭祭一番,无奈一是不知坟茔现在何处?二是怕坏了规定无有容身之处,只能自怨自艾把这念想搁置一旁。虽然银木时有言语汇报鹏儿一举一动,然仲孝甚不放心,暗中派一名唤春风的小厮屡试于他,道:“昔日大爷何等洒脱,为何今日一点男儿作派全无,倒像个女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大爷可知,近日那花街柳巷又来一位妙人,生得甚是美貌,吹拉弹唱样样俱能,好一个天生尤物,人人皆已争睹为幸事。怎样?春风近来积攒下几两碎银,今个儿我作东请爷门到那柳巷去耍耍,又何必在此艰熬?”鹏儿不听此话尤可,一听此话便恼怒不堪,上前一把揪住春风的衣领道:“前日败家皆因受人引诱,方才落得如此下场,没想到你这不学好的小子又来引诱于我,来,我且与你到老爷处论理去!”说罢,揪住春风衣领不放,那春风小厮见此情景,再三告饶,鹏儿方才罢手。

 

又一日仲孝至砚墨阁巡视,瞅见所修古画色差甚大,故意大声苛责,鹏见见此忙忙跪下,告饶不绝。仲孝道:“见汝悔过态度甚好,姑且饶汝这回,下不为例。说罢,哼了一声而去。至此后,鹏儿做事越加小心谨慎,所交事物皆处理得井井有条。时日推移不觉已是一载,鹏儿已能独挡一面了,仲孝见鹏儿渐渐走入正道之上,还有些放心不下,又着人试了几回,见鹏儿不为所动,知是真心悔过。

 

渐渐的方圆百里皆知浪子鹏儿回头是真。仲孝见时机已成熟,又托媒人为鹏儿提亲,几经权衡考虑定下一门亲事。本是张姓人家,虽是小户人家出身,姑娘甚是贤良且生得甚是齐整,配得过这鹏儿,定下日子准备迎娶之事。这日唤过银木叫鹏儿来见。那鹏儿忽听张老爷点名亲见,心下打着腹稿暗道:“近来做事越发小心谨慎,不知又有何差迟落在眼里?”不由相问银木道:“老家人可否与鹏儿透露一二,今日相见却为何事?”银木不由笑道:“想来是大爷的喜事到了!”鹏儿道:“老家人何苦又来打趣鹏儿,鹏儿朝不保夕,有何喜事?”银木道:“如果老奴记得不差,大爷今年该是四十出头了吧!也该娶亲了!”鹏儿道:“老家人何出此言,鹏儿纵然有哪个心,也无力迎娶妻妾,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银木道:“那倒不一定,只是大爷日后发达了,莫要怪罪老奴近来不恭之事方好?”鹏儿道:“这话越发奇了,鹏儿在患难时节,多亏你在新老爷面前提携,方才有鹏儿今日,又怎会怪罪于你?”银木道:“有大爷这句话,老奴就放心了,大爷不用细问,一会儿便都知晓了。”鹏儿见银木今日阴阳怪气与往日截然不同,心下是纳罕不止。

 

须臾,便至昔日银库之地。鹏儿轻唤银木道:“老家人为何领鹏儿到此,莫不是走差地方了?”银木道:“不差,张老爷正在此间相候大爷呢?”见鹏儿满脸狐疑的样子,银木道:“大爷进去便知端底。”鹏儿进了银库,却听仲孝道:“可知为何唤汝到此相见?”鹏儿道:“小可愚笨,还望张老爷明示才好!”仲孝道:“汝可知吾是何人?”鹏儿道:“小可明白,汝是张老爷。”银木见两人一问一答甚是有趣,由不得扑哧一声笑道:“大爷好糊涂,张老爷乃妹夫张仲孝是也。汝可仔细端详便知真假。”鹏儿仔细端详这张老爷,果有旧日妹夫风骨,只是眼前这张老爷身子微有发福而已。不由对仲孝道:“这却是怎么回事,还望妹夫告知一二”。仲孝过来拉着鹏儿的手一并坐下道:“只因昔日大舅受人引诱,始有家破人亡之祸。妹夫思来想去,唯有和老家人银木唱一出双簧,方才能使大舅重新做人,归于正道,经此一年观察,砚墨阁此时交给大舅正是时候。”说罢,仲孝开箱取出一玉制锦盒,从中抽出四四方方数十本红缎装裱秘籍道:“昔日岳丈仙逝之时,留有这裱画秘籍数十本,也是望大舅日后能重振砚墨阁之意。”又取过地税、库银钥匙道:“这是一年前妹夫在砚墨阁周遭所置田地进项记录,一并交于大舅打理,还望大舅好自为之。因大舅半世蹉跎,妹夫已于大舅聘定一门亲事,虽是小户人家出身,但甚是贤良,与大舅共同协理家下诸事,想来不会差到哪里。待大舅喜宴过后,妹夫心事已了也该走了。”

 

鹏儿听此肺腑之言,不由哽咽道:“昔日鹏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福,对妹夫是百般刁难,不料妹夫如此待我,怎不叫吾鹏儿羞愧难当。”仲孝道:“前事莫要提起,徒伤和气,还望大舅力精图治重振砚墨阁为是,岳丈大人地下有知也可告慰九泉了。”说到此,仲孝眼圈也不由红了,想起白爷之死,银木也落泪了,空气有一刻曾是凝滞的。好在银木素会见风使舵,见此情景忙道:“想来此时饭菜皆因妥贴,汝们兄弟俩个何不边吃边聊,岂不快哉!” 鹏儿道:“好个银木,倒把大爷瞒得是严严实实,看大爷回头如何收拾于你?“银木不由叫苦道:“大爷敢是孙悟空转世吗?说变就变,才儿说过不追究老奴责任,为何不到半盏茶功夫却又变了?”又对仲孝道:“还望老爷给奴才讨个说法才是!”仲孝、鹏儿见银木着急的样子不由皆笑道:“真真这银木,让人离不得,说不得,弃不得,难怪昔日老爷甚是重用于汝!”银木道:“唉!老奴还是知趣些才好,这不才半盏茶功夫,老爷就和大舅共同联手了,还不快撤更待何时。”说罢银木已一股风去了。仲孝在后笑道:“老家人慢些跑,汝是有功之臣,岂肯轻慢于汝?”

鹏儿喜宴过后,仲孝便欲离去,无奈鹏儿苦留不止,大摆宴席三日方才离去。

鹏儿经此磨难之后,一改昔日奢华之风,渐有白爷昔日作派,对待下人礼遇有加,砚墨阁又滋生出数个银木这样的人才,生意越做越大,砚墨阁分店遍布吴中,此皆仲孝之恩也。

老家人银木寿至八十而终,鹏儿感念银木对白家恩德,七七布坛甚为殊胜。死后葬于白鹤举老爷墓旁,相伴左右,真真应了忠义奴仆,荣辱相伴一世之说。

后有族人至海上归来,言路遇仲孝莲儿香车宝撵空中而过,鹏儿始才悟出:仲孝乃上界星宿文曲星下凡历劫,小妹莲儿乃灵河岸上碗莲是也,有诗为证:

业念深重心靥起,劝君莫为孽珠牵。

千年缘栅终需结,衰盛唯留仙谷川。

漂亮的装饰图 - 伊人 - 在水一方

 三生石◇第五章:雨轩幻梦(29)   作者:清莲仙子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清莲仙子 简介:
 
清莲仙子: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长江诗报》《伊春生态文学》《伊春文学》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


tpcd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http://gax20101966.blog.163.com/blog/static/168168340201291434842266/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