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章回小说◇三生石◇第六章:梅韵仙踪(4) 作者:清莲仙子  

2013-06-29 20:2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优秀小说 ☆ 精典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插画设计WT012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六章:梅韵仙踪(4)

35回:寸缕青丝缠御帝,焉知茔啄葬香魂?

                                       

作者:清莲仙子        编辑:梧桐

漂亮的装饰图 - 伊人 - 在水一方


诗曰:

唐时轶事青川越,又见雄才抖妙宣。

盛绘金桥彰大典,泰山禅拜地惊天。

 

都城长安历来是才子画家集会之所。道玄闲来便和宫廷画师韦无忝和陈闳切磋技艺,韦无忝以善画动物而著称,在他笔下猛兽不仅外貌逼真,爪距、毛鬣殊异,温驯时画风则为垂头无力,凶猛之时张牙舞爪极尽逼真之态,素有“古所未能也,唯韦公能之称”。

道玄对他的画法甚为崇拜,韦无忝亦对道玄的神鬼画推崇有加,两人时常互相调侃,给宫廷沉闷的生活带来了一丝清新气息。一日,三人又聚在一起,道玄与无忝棋枰嘶杀,眼见得这一局棋就要撤了,道玄不由伸了个懒腰道:“想来吾的神鬼画与汝的狮子震林图珠连壁合之时定会叫响画坛,只是不知圣上可有此意?”韦无忝道:“近来圣上又在会冒殿演绎圣寿乐神曲,何来合作之说,恐怕汝吾之愿难以圆成?”陈闳此时在一旁正品茗新到的六安香茶。听两人言语不由笑道:“恐怕汝吾三人合作的日子就要到了?”道玄道:“可有确切消息?从何而来?”陈闳道:“据高公公所言,不日圣上将东封泰山,意欲汝吾三人通力合作,绘制长卷以扬圣迹,汝两人天天盼望着合作之事,眼见得要成真了,怎样?道玄兄可否赐酒三樽,汝吾三人同乐,如何?”

道玄不由捻须笑道:“陈闳贤弟为何独独让兄台请酒,那韦无忝兄素来甚会煽风点火,为何这火苗着了,却退壁三尺呢?”韦无忝不由笑道:“素来道玄兄画作甚丰,俸禄也较多,不拿汝开涮,吾两人心甚不平,这有何难解,道玄兄还当回事来问,想来今日银子不够酒钱么?”道玄亦笑道:“无忝兄一日不打趣小弟,看来就心痒不止,好!好!好!就依汝两人再作一回东,赶明个儿看汝们进了吾的眼,看吾如何收拾于汝们?”说着话,道玄自去准备按下不表。

初时,玄宗对封禅泰山尚有疑义,玄宗道:“虽说吾朝国泰民安,但北地突厥虎视眈眈,若突厥小杀趁东封泰山之际举兵入侵,奈何?”。张说道:“臣以为可在北境增加军队,以防突厥入侵。”兵部郎中裴光庭道:“臣以为不妥,封禅祭天,本应祥瑞为主,突征大军,名实不符。”张说道:“突厥族虽然请和,但向来违背信义,况首领小杀甚有权术,手下官员多被驾驭,文臣有智谋,武将骁勇善战,如果他们利用东封泰山的机会举兵入侵,仓促之间,无法应对。唯有征发大军,以备不患” 裴光庭道:“臣以为可派使者出使突厥,请小杀派大臣随从陛下东封泰山,如此一来,小杀焉敢轻举妄动。”玄宗道:“如此甚好,就依卿言“。又复对张说道:“爱卿可派使者出使突厥,以防后患为是。”张说道:“臣这就去办”。

然中书省属官袁振见小杀后,小杀请求与唐公主结为姻亲为是,并道:“吐蕃人如何?唐朝却与之有姻;奚人和契丹人原是我突厥人的家奴,何故朝廷尚把公主下嫁?而吾突厥多次请求唐公主下嫁,朝廷屡次爽约,却是何故?”袁振道:“汝是可汗,与唐皇帝本为父子,父子岂有结姻亲之说?”小杀不悦道:“吐蕃、契丹也是唐王朝赐姓,何故能和唐公主结婚。现已有先例,何故推萎?何况,据吾所知吐蕃、契丹去的公主尚不是龙女,吾现在求婚,真假尚且不论,不过涂个虚名也。还望袁大人在陛下面前代为奏请,如何?”袁振道:“可汗尽可放心,定为奏请。”故小杀派大臣阿史德颉利发随袁振入朝进贡,并随玄宗到泰山封禅。

开元十二年(724年)末,唐玄宗在裴漼、原干曜、张说等臣子的劝说下同意封禅泰山,在玄宗的授意下张说、徐坚等诸臣子积极草拟封禅礼仪条款,以备封禅大典的诸多事宜。

开元十三年(725)年唐玄宗东封泰山,由长安起程走北路。仪仗队列威仪不俗, 单那千匹颜色不一的马队就像彩云绣锦甚是点眼,当车驾至党金桥时,当地百姓纷纷前来拜竭,送献各种礼物,玄宗见御路“曲折萦转,旗帜鲜洁,羽卫整肃”,龙心甚尉,对随侍的高公公道:"皇家威仪,旌旗千里间,这一圣迹不可不表,速传道玄、无忝和陈闳三人来见”。高公公急喧三人进见。

玄宗道:“古人言:天以高为尊,地以厚为德。自秦以来已有九位帝王封禅泰山,告祭天地,刻石记功,朕虽不才,愿封禅大典,发扬光大,朕欲让汝等三人通力合作,绘制长卷《金桥图》以扬吾大唐盛迹,至于如何构图,朕不管,朕到时欣赏就是。”

道玄道:“还是陛下英明,桥梁、山水、车舆、人物、馬牛在长卷之上展示定会成为吾大唐至宝,臣等定会不负朕望,细心绘制。”玄宗道:“朕深信,汝三人珠连壁合之作定会开画坛先河,汝们这就去准备去吧,如有短缺只需和高公公言说便是。”三人见玄宗面有倦色,只得先行告退按下不表。经商榷,陈闳负责绘制人物及馬匹车辆,无忝负责狗馬牛羊等动物的描画,而道子负责主体框架,画桥梁、山水、车舆、人物,三人协作月余《金桥图》终成,但见笔法细润,人物山水无不生动灵活,玄宗观后倍加赞赏,史称三绝。  

东封泰山,车馬劳动之中,几经辗转终至泰山西侧,忽有凌厉东北风席卷而来,从正午至子时风吹不止,御馬嘶鸣之声不绝于耳,帐蓬多被吹裂,风不时从破洞侵入,此时为隆冬之际,军土多人皆蜷缩着身子,在地上不时的走动以取暖,随着支撑帐蓬的支柱断裂之声,文武百官更是人心惑惑,暗自猜测不止。可汗小杀道:“风神频频眷顾,祥瑞难明,吾等在此久侯,将士马匹岂能久耐风寒?“张说闻听此言出来安抚道:“汝等莫要惊慌失措,陛下封禅乃千年盛事,因陛下乃明君临世,故惊动海神前来迎接圣上封禅也。”说来也怪,至泰山脚下,艳阳高照竟无一丝风过,军中将士总算是睡了个安稳觉。

然至玄宗斋戒之时,却时有狂风袭人,寒气彻骨让人不寒而冽,玄宗不由道:“高公公,准备香火待陛祷告上苍,以息风声。”高公公一切准备妥贴,玄宗披衣起身至夜露之下,虔诚祷告上苍道:“隆基以一介渺小之身蒙受皇天福佑,亲至泰山封禅是上天对隆基的垂青,若隆基有过,愿上天降罪于吾,若随从人员没有福分参加封禅大典,亦请求降罪于吾。唯求上苍停息风寒,以使封禅大典得以顺利进行。”说来也甚是古怪,许是四个小时的祷告感动上苍,自焚香祷告之后,山间的气温随之渐渐转暖。

 

梅妃自被贬上阳东宫之后,数年不见玄宗。唯有数株梅花相伴左右,甚为冷清,每至寒冬时节,便会忆起昔日于三郎在一起的日子。往日宫娥把盏侍宴,宦官奔走传讯的日子已一去不返,面对朱墙碧瓦,梅妃整日以泪洗面,懒于梳装,唯有藉花消愁,谁曾想藉花消愁愁更愁。

一日,忽听得岭南驿使已至,心下不由窃喜,渴盼赍送梅花于她,久等驿使不至,细问宫娥始知。本是赍送荔枝于那杨妃,心下悲苦,越发唏嘘难过。

许是近日梅花开的姹紫嫣红,玄宗与诸大臣雪中赏梅,睹物思人,三郎忆起昔日的梅妃来了,见有外臣进献珍珠而来。故命侍监高力士道:“近日这梅花开得甚是点眼,想来梅妃近来诗作颇丰,汝就此前去上阳东宫送一斛珍珠于她,她若要问朕可告知于她,说朕近日甚忙,心下也甚念于她,改日得空于她同赏梅花。”高力士道:“老奴知道了,这就去办。”

那梅妃无情无绪之时,听说高公公已至。便道:“将军久不至上阳,今日前来却为何事?”高力士道:“皇上甚是惦忘南宫,只因碍着贵妃,不便宣召。此番前来是为娘娘送珠子而来”。梅妃道:“珠子与美人才为相配,吾已至上阳东宫数载,要那珠子何用?烦请公公稍停片刻,把这个捎于圣上便可。”高力士在旁不由道:“梅娘娘万事皆要看开为是,如今圣上深宠贵妃,老奴虽想为梅娘娘递上几句好话,但总不得闲。”梅妃道:“公公不必介意,哀家心领了”。

好个梅妃,援笔蘸墨,立写数行,一诗一赋须臾便成。折个方信,道:“且把这诗赋呈于圣上便可。”并从箧中凑集千金于高公公,力士不好推却,只得道:“娘娘放心,老奴定会把方信呈于圣上,还望梅娘娘保重凤体为是”。梅妃道:“只求将军在圣上偶然忆起梅妃之时,为哀家说上数句好话就成。”高公公听着甚为凄惨,只得道:“这个老奴晓得,不劳娘娘费心。”

高力士瞅杨贵妃与虢国夫人、韩国夫人和秦国夫人游园之时,悄悄把方信呈与玄宗。玄宗定眼细观,只见素笺之上点点墨痕染有泪痕,却是:七绝一首《谢一斛珠》: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玄宗读之心下黯然,不由忆起筑梅亭下诗词相合,太液池戏水,吹鸾起舞,月下泛舟 ,执手盟誓的陈年旧事。 又展开另一素笺,却是《楼东赋》,赋写得凄婉无比,玄宗读后叹腕不止,梅妃之赋深得司馬相如长门之章法,起运之间错落有致,可与长门赋相媲美,只是幽怨居多而已,只见那《楼东赋》道:

玉鉴尘生,凤奁香珍。懒蝉鬓之巧梳,闲缕衣之轻练。苦寂寞于蕙宫,但凝思乎兰殿。信标落之梅花,隔长门而不见。况乃花心飏恨,柳眼弄愁。暖风习习,春鸟啾啾。楼上黄昏兮,听风吹而回首;碧云日暮兮,对素月而凝眸。温泉不到,忆拾翠之旧游;长门深闭,嗟青鸾之信修。

忆昔太液清波,水光荡浮,笙歌赏宴,陪从宸旒。奏舞鸾之妙曲,乘益鸟之仙舟。君情缱绻。深叙绸缪。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亡休。奈何嫉色庸庸,妒气冲冲。夺我之爱幸,斥我乎幽宫。思旧欢之莫得,想梦著乎朦胧。度花朝与月夕,羞懒对乎春风。欲相如之奏赋,奈世才之不工。属愁吟之未尽,已响动乎疏钟。空长叹而掩袂,踌躇步于楼东。

玄宗正在吟玩之时,不意那杨贵妃回宫了,杨妃见玄宗面有泪痕,心中顿生疑惑,见案上尚有一薛涛香笺,举目一观却是《楼东赋》,细细读来不由醋意大发道:“梅精甚贱,竟敢做此怨词,毁妾倒情有可原,谤讪圣上,该当何罪?应赐死为是!”见三郎默然不答。不由撤泼不止,定要赐死梅妃。玄宗看着甚烦,不悦道:“她被贬上阳东宫数载,凄风苦雨之中独枕寒塌,纵有幽怨,尚属正常,卿不必与她计较。”杨妃见此计不成,一怒之下把那楼东赋扯碎,掷于地下。玄宗甚为恼怒,道:“高公公,遣送贵妃出宫。”高公公见圣上震怒,小声对贵妃道:“娘娘处事岂可如此,纵然圣上深宠于汝,也要绝对服从才是,岂可任着性子胡来,这下老奴也帮不了汝了,还是先出宫为是?”贵妃虽有悔意,但见三郎盛怒之下,只得哭哭啼啼而去,此为杨妃二次出宫之原由也。


 

那杨贵妃出宫不过三日,玄宗便寝食难安。早间随侍因宽衣不到位,尽然被驱逐出宫去了,午间用膳之时随侍不过失手打碎了一只瓷碟,尽遭杖责百下的处罚。一时之间宫中随侍诚惶诚恐,唯恐侍应不周谴遭放逐之祸。

高力士深知,此皆因贵妃出宫之故。故对玄宗道:“圣上,依老奴思来,贵妃出宫多日必思忤旨之过,可否给贵妃一个机会?”见玄宗沉吟不语,宦官吉温进言道:“女人知识浅薄,才会有忤逆之事发生,贵妃待驾圣上已有数载,纵有不是理应在宫中处罚为是,何必谴送出宫,让闲碎之人来议圣上的家事?”玄宗闻吉温之言之后,故命中使张韬光亲送膳食以示抚慰。

那杨贵妃自回杨铦之府,杨府上下人心慌慌,生怕随着贵妃失宠,往日荣华烟消云散。韩国夫人、秦国夫人、虢国夫人,轮番上阵劝说小妹玉环,韩国夫人道:“自小妹入宫以来,圣上对吾杨家可说是恩宠有加,为双亲修缮祠庙亲题碑文,父亲百年之后尚且追封为太尉、齐国公,许吾姐妹任意出入后宫,朝夕相伴,这天大的恩宠小妹理应珍惜才是,岂可因小失大?”

见玉环面有悔意。秦国夫人又道:“自小妹入宫以来,那三郎对小妹可说是深宠有加,三宫六院久不临幸,独守小妹已是经年,小妹务要明了,汝侍奉的乃一介帝王,岂可耍那小儿脾气,惹怒君王。想那梅精已被贬上阳东宫数载,纵有幽怨又奈何不了君王,君王的心神已被小妹牢牢系于掌心,吃那陈醋却为何来?如若再次回宫,切不可妄意胡来!”

八姐虢国夫人道:“想那梅精纤腰瘦骨,已如昨日黄花一去不返,往日不过是会作几阕酸词,得那三郎垂青数载而已。自小妹入宫以来,屡遭冷遇,始有那《楼东赋》出世,那三郎不杀于她,不是为情,不过愧疚生怜而已。此番小妹借宠撤泼,使三郎心生厌烦之心,实属不智之举。倘若那梅精趁虚而入岂不便宜于她?”

贵妃见众姐妹皆数落于她,心下也是唏嘘难过。想那三郎此番不理于她,已是五日,不见丝毫回转之地,心下越发凄苦,尚不知此番三郎可否原谅于她,自怨自艾之时不觉膜肬睡去。

却也甚是古怪,不知为何和三郎至一所至,却见三军将士暴怒不止,停滞不前。尚高喊口号日:“贼本尚在,于国何安,割恩正法,善地受生。"贵妃听得甚是不解,欲待相问三郎,此时却见虢国夫人举剑自残,惊异之下不由过去相救,然终因失血过度而亡。不由悲啼而醒。

却听侍者来报道:“回禀贵妃娘娘,中使张韬光已至,亲送御赐膳食而来。”贵妃一听之下,不觉喜极而泣,贵妃深知此番唯有断发明志才能有望回宫,故扯过一把玉剪,剪下一缕青丝交于宦官张韬光道:"妾罪当死,陛下幸不杀而归之。今当永离掖庭,金玉珍玩,皆陛下所赐,不足为献,惟发者父母所与,敢以荐诚。"

或许诸君尚有疑义,一缕青丝有何妙用?容再下细禀,古人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初婚之时务要新郎、新娘青丝相系,此为结发之说;男女定情,信物亦是一绺青发。杨贵妃深谙魅惑之道,玄宗一见贵妃的一缕青丝,那眼泪就掉下来了,甚么怨气、矜持统统至那爪哇国去了,即命高力士亲迎杨贵妃回宫,子夜时分,始有一乘小轿从兴安门里迎送之说。

经此断发明志之后,三郎对那贵妃越发“宠待益深”了。贵妃亦对那三郎温柔有加了,亦如白居易《长恨歌》所书:“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然不过是一介神话而已,随着馬嵬兵变,杨贵妃缢死,玄宗时代的落幕,文人墨客的诗词曲赋之中,唯有晚唐诗人李商隐的诗句最具讽刺意味:“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此为后话,按下不表。有诗为证:

楼东赋惹妃生妒,再贬杨门悔圣恩。

寸缕青丝缠御帝,焉知茔啄葬香魂?

 

插画设计WT012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三生石◇第五章:雨轩幻梦(29)   作者:清莲仙子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清莲仙子 简介:
 
清莲仙子: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长江诗报》《伊春生态文学》《伊春文学》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