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七章:仙翁轶事(3)  

2013-07-29 12:20:52|  分类: 清莲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回家看看 —— 作家文学城堡,是你依恋忘返的心灵家园!                  常回家看看 —— 作家文学城堡,是你依恋忘返的心灵家园!

香儿编辑 .

【小说作品 ☆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七章:仙翁轶事(2)总第38回  作者:清莲仙子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七章:仙翁轶事(3)

第39回:空濛水色茅篱户,东坡阴晴朝与暮。

 

◇作者:清莲       ◇编辑:梧桐 

    香儿编辑 .

 

词开本回序幕,《点绛唇》有曰:


        夏笼阴霾,湍流波卷乌台柳。

  浅桥深袖,官道清音垢。
        大雁南飞,人贬黄州瘦。

 忧苦否,岭前枯守,萧月寒霜漏。


        乌台诗案在太后、朝臣的干预之下,最终以东坡流放黄州而收场。然此番波及之广让人黯然伤神,驸马王诜贬官边陲,王巩被贬岭南,子由下调高安,张方平、司马光诸十八友均以处罚红铜数十斤了事。

初至黄州,东坡一度消沉不止,这黄州宛如井底,地无一垅,屋无一间,之前靠俸禄养家糊口,还不觉得甚么?如今全然不同,这黄州团练副使不过是个空衔,只能领取少之又少的实物来维持家计,而俸禄全无,东坡思量再三,唯有置地方可养家。然以带罪之身,地从何来?东坡甚是愁闷不堪。

晚间与夫人王闰之商量道:“连日来走访始知,这黄州鱼米薪炭甚贱,如今这数串铜钱,尚够一年开销,一年之后却待怎样?”夫人王闰之道:“相公不必发愁,万事节俭可度难关,闰之思来每日用度不可超过一百五十钱,每月相公领来数千钱时,平分成三十串,每日以一串用度为宜,再备一竹筒,若有余资就留存其间,以便招待来客,不知闰之之法可还妥贴。”东坡道:“夫人所言甚是,如今也只好如此了。”

 所幸上司闾丘孝相待甚厚,知东坡此番受难亦是小人所为,加之甚是爱惜东坡之才,知东坡生活困顿,时以柴门银两资助,凡有官宴定会相邀赴席。迷茫之中东坡渐悟,仕途风云突变,何如田间劳作来的惬意。故视黄州为颐养天年之地,准备置地盖房。

东坡初至黄州之时,与长子苏迈暂居定惠院里,然全家抵达黄州之后,“居大不易”的窘境时时困扰着这位才子,加之长子苏迈已娶妻室,次子苏迨、苏过也有十来岁了,再加上家僮侍女,一家老少二十多口居住在这定惠院里,非长久之计,虽方丈宽厚待人,然时日久了难免欠妥,正当东坡为此事愁闷之时,恰逢好友朱寿昌来访,这窘境方得以解决。

朱寿昌见数十来口居住在这定惠院里,甚不过意,见苏过尚在成长之中,脸色蜡黄知是久吃素食所至,不由道:“子瞻兄,以弟思来这团练俸禄稀少,来日方长,何不自耕田地?”东坡道:“兄来的甚是时侯,子瞻以带罪之身,无有门路踌躇田地,兄即来可为子瞻周旋一二,如何?”寿昌道:“正好临皋亭闲置多时,待弟与兄斡旋,想来问题不大。”东坡道:“那就有劳兄长了,摘了这愁帽,改日与兄同游山水,如何?”寿昌笑道:“不急,不急,来日方长,子瞻兄不必在意。”

 

不久,一家老少在寿昌斡旋之下,终入住临皋亭,这临皋亭本为三司衙驿站,如今东坡以带罪之身得以借住,已是分外之福了。然临皋亭虽环境幽美,与江为邻,然房屋却不甚宽广,一家居住拥挤不堪,当务之急还需置地为是。

正当东坡为何处置地发愁之时,恰逢故人马正卿来黄州探望东坡,马正卿见东坡家如雪洞,唯有墙上的字画甚是点眼,相看之下却是寒食贴,但见笔峰起伏跌宕,于点化之间,浑然天成,疏密有致。

诗贴有二首,其一: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       

其二: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马正卿深知东坡生活甚是清苦,所书寒食贴不过是自省而已,故代东坡去向黄州府尹申请拨地开垦。知州徐大乃正直清廉之人,对东坡贬逐之事本来同情,如今有马正卿亲来恰谈此事,乐得做个顺水人情,故把黄州城东门外废弃日久的坡地于他,此东坡之由来也。

坡地虽有五十苖,然荆棘丛生,瓦砾遍地,宛如不毛之地,在此耕种希望甚小,然困境之中的希望之花便是这不毛之地,唯有开荒才能生存下去。    

这年春分时节,东坡全家大小一齐上阵来开垦这不毛之地.。苏迨、苏过年纪幼小帮不上甚忙,只能用小手拾捡泥土之中的瓦砾,东坡一向以笔墨为生,荒于劳作多年,不过片时功夫便觉腰酸背疼,好在家下有几个得力的家僮,甚懂这稼穑之法,又有潘丙、古耕道相帮,这地开垦的还算平整。

                             

然而坡地之上的水源从何而来?马正卿道:“看来唯有挑水方能解决水源问题。”东坡思来甚是愁闷,不由道:“居住之地离此坡地较远,家下皆是老弱病残,五十苗地需用壮劳力几多,这样下去岂不劳民伤财?”潘丙道:“学士不必发愁,若人员缺少,待农忙时节,吾辈可来相帮一二,如何?”东坡道:“时来相扰,东坡甚不过意,如今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正当发愁之时,家僮旺儿兴冲冲来报道:“老爷,水源找到了,奴才才至坡地焚烧枯草之时,发现草丛之下有一口暗井。”东坡听后甚是兴奋,忙唤闰之道:“秀璋,水源找到了,且随吾一同前去观看。”闰之听后也甚是欣喜,道:“相公吉人天相,老天见怜汝吾,方才赐这暗井相帮,相公稍待片刻,待吾放下针指与相公同去如何?又对侍妾朝云道:“子霞,汝已有身孕在身,同去多有不便,在家养息为是”。或许有年少诸君要问,何为针指?这子霞又是何人?诸君不必着急,待在下一一表来,这针指本为针线活,因闰之见家下生活清苦,相公东坡又喜结天下墨客,时有远客常来探望,因囊中羞涩,无有余资置卖荤腥,虽时有好友周济,然闰之甚不过意,故闲来做些针指贴补家用,此闰之贤良温婉也。

说来这子霞本为钱塘人士,姓王名朝云,因家境贫寒混迹青楼之中,神宗熙宁四年,东坡初贬杭州通判之时,与好友黄庭坚、朱寿昌泛舟西湖之日,官府招待酒,但见丝竹之声,数十名歌妓皆是绿柳花红,唯有一女黛眉轻洒,青衣素衫,舞在中央,卓尔不群。朱寿昌见东坡目不转睛,不由揶揄东坡道:“子瞻兄,此女较之家中老妻,如何?”东坡不由戏笑道:“湖山佳人岂可与家中老妻相提并论”,言外之意对此女甚是赏识。

朱寿昌道:“水天一色,绿柳拂堤,又有丝竹美人相伴左右,子瞻兄乃风雅之人,何不点墨成金。”这朝云甚是解语,初听两人之语,已明深意。见寿昌如此言说,忙砚墨在旁侍奉,四九才过的东坡见朝云清丽脱俗,宛如出水海棠花一枝,甚是动心。不过茶盏功夫,便见素笺之上墨迹淋漓,但见楷书笔意雄劲,姿态闲雅,诗文交相辉映,堪称一绝。

黄庭坚取来一阅,写的却是七言四句:水光潋滟晴方好, 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不由叹道:“子瞻兄之才,让小弟甚是叹服,起笔运势之中,有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之风,只是在下不知“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这两句是从何搜罗而来?”

东坡见黄庭坚如此相问,不由揶揄道:“鲁直兄书韵十足,深得窥笔之法,狂草《花气熏人帖》用笔绝妙,堪称颠峰之作。诗作气象森严,如危峰千尺,拔地而起,老夫正要相问于汝,意态万千之势从何而来,不意鲁直兄却先设问而来。”

朝云见三人言语诙谐,不由道:“久闻诸位学识才名,朝云琵琶一曲,与君同乐,如何?”黄鲁直见这朝云秀外慧中,亦揶揄东坡道:“看汝年纪甚小,语音清丽,真乃解语花也。”东坡见好友矛头转向,知有成全之意,亦不由揶揄道:“但有秀璋问起,可说两公成人之美,如何?”鲁直、寿昌亦同声道:“甚妙。”

秦鸨娘甚会见风使舵,见国中才子东坡甚是垂青朝云,乐得亲送,故把芳齡十二的朝云送于苏府,始有朝云相伴二十三载,六如亭之传奇也,此为后话按下不提。

朝云初来之时本不识字,因生来聪慧,深得东坡、闰之爱怜,因歌舞甚佳,凡有文人墨客前来,朝云必亲置密龙茶相侍左右。苏门四子亦对朝云称赏有加。

                                

东坡细细勘查,始知暗井处的水源系由山岭流淌而来,潺潺的流水声牵引着一行人来至山岭背面,却见有一口十亩见方的水塘 ,水塘本是枯塘,只因昨夜一场大雨,使塘水涨溢,顺着山坡流泻于暗井。

秀璋见此,甚为高兴不由道:“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连日来相公为这水源茶饭不思,可巧今日就有这暗井相助,想来皆是行德积善所为,才不至苏府一家大小陷于绝境。”

馬正卿道:“夫人所言甚是,黄州百姓每每言及,莫不感念子瞻之情,只那拯救溺婴之事,使多少穷苦人家重享天伦之乐,有谁能知此时他却是日食不过一百五十钱、自耕于军营糊口的副使?”

 东坡见馬正卿眼角有泪花溢出,不由打岔道:“正卿说这陈年旧事做甚?于事无补之中徒增惆怅,还是想想种植何庄稼为好?”正卿见东坡如此,已知深意,便道:“依小弟看来,这块田地虽不甚大,然地势高低起伏不定,这低湿的洼地宜种水稻,而东头的高地干燥,栽种枣树容易存活,不知子瞻兄,汝意如何?”东坡道:“这东边之地可否栽种几竿青竹,以飨风雅?”潘丙听闻此言,不由否决道:“学士有所不知,青竹虽美,但竹鞭宜在地下纵横滋漫,有碍庄稼长势,不宜栽种啊。”

东坡听后不由黯然伤神,虽骨子里甚爱那几竿青竹,然此时节食不果腹,纵有这爱竹的念想,也只得作罢。恰逢此时,好友陈季常来信告知,欲来黄州探望。东坡听后亦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挚友又将重逢,忧的是无有居室,季常若来也只能借宿在船泊之中。

秀璋见此不由道:“相公不必发愁,以吾想来距季常来时尚有时日,何不在那馬鹿场盖几间草房,一来解决家下拥挤之状,二来朋友往来之间亦有居室可住。”东坡闻听此言不由道:“秀璋所说之地,却在哪里?”

秀璋见问不由笑道:“想来相公是糊涂了,时常听相公念叨,东坡相邻之地馬鹿场,地势高敞,视野最为宽旷,在此盖房最好,难不成相公竟忘记了么?”东坡听后亦不由笑道:“近来诸事烦杂,倒把这事忘了,明日一早即去相邀馬正卿商量盖房事宜。时候不早了,夫人且安歇罢,东坡说罢,自去不提。

一个月后,五间正房终成,东坡甚是高兴,把正中的堂屋命名为“雪堂”,又在墙壁之上绘制腊梅雪景一幅,苏过孩子气甚浓,见有簇簇腊梅争春,务要緾着东坡在树上点缀几只小鸟,子霞见东坡甚是疲惫,唤过过儿写字去了。东坡见过儿去了,亲题:“东坡雪堂”匾额挂于门首,此东坡雪堂之由来也。

这雪堂地势高敞,坐在雪堂眺望,北山风光,尽收眼底,东坡惬意之时取来陶令盟《归去来辞》重新润色,新词便出,却是《哨遍》:
  为米折腰,因酒弃家,口体交相累。
  归去来,谁不遣君归。
  觉从前皆非今是。
  露未晞。
  征夫指予归路,门前笑语喧童稚。
  嗟旧菊都荒,新松暗老,吾年今已如此。
  但小窗容膝闭柴扉。
  策杖看孤云暮鸿飞。
  云出无心,鸟倦知还,本非有意。
  噫。
  归去来兮。
  我今忘我兼忘世。
  亲戚无浪语,琴书中有真味。
  步翠麓崎岖,泛溪窈窕,涓涓暗谷流春水。
  观草木欣荣,幽人自感,吾生行且休矣。
  念寓形宇内复几时。
  不自觉皇皇欲何之。
  委吾心、去留谁计。
  神仙知在何处,富贵非吾志。
  但知临水登山啸咏,自引壶觞自醉。
  此生天命更何疑。
  且乘流、遇坎还止。

 

此后犁田之时,亦轻敲牛角高唱日:“哨遍 ,为米折腰,因酒弃家,口体交相累。 归去来,谁不遣君归。 觉从前皆非今是。 露未晞。试问古今有谁如东坡这般放达潇洒?

有词《东坡引》为证:

风吹荒野处,青禾乞曦露。

家徒四壁贤朋顾,东坡仍有赋。  

弯腰月下,几许茧树。岚雾袅,诗鸢渡。

空濛水色茅篱户,阴晴朝与暮。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

                            

香儿编辑 .

 

     网络媒体 ◆ 一流报刊     中国作协 ◆ 精品在线    网络媒体 ◆ 一流报刊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3第18期 总第77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