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清莲仙子◇章回小说◇三生石◇ 第七回:鸳鸯牵手红罗幔,月老星眸仙子踪[入选中国作家网]  

2013-09-16 20:15:21|  分类: 三生石入选中国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

http://www.chinawriter.com.cn/yc/2013/2013-09-13/91188.shtml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3年09月13日15:08 作者:清莲仙子1966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一章:缘来有约      

  第7回:鸳鸯牵手红罗幔,月老星眸仙子踪。

  诗曰:

  素面丹青堪国手,孰知本草妙春生。

  轩陵儒墨凌风扇,甲子题名喜鹊鸣。

  且说老夫人去普陀进香,这日普陀山甚是热闹,只见善男信女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簇拥而来,只见寺外的香鼎之上烟雾缭绕,伴着大悲咒的余音,法器长鸣,木鱼声声,自有一种庄严肃穆之感。有在寺外拈香的,有在正殿拈香的,都是怀着一个诚字而来。老夫人的轿刚落至山门,就被普济住持妙观率众引进天王殿去了。老夫人净手,在佛前拈香下拜,住持妙观又取过签筒,老夫人求得一签,却是:“千古绝吟太白诗,大江东去学士词。”老夫人诧异道:“住持可能解签?”住持妙观道:“檀越,这诗与学问有关。檀越家恐怕又得出一位大学士了。”老夫人道:“法师是知道的,老身家下只有一女,还不曾吃过茶,难道这位学士与小姐有关?”住持妙观道:“天机不可泄露,待到三月桃满园,相府车马喧暄门前别。”老夫人细琢磨妙观的这条偈语,尽然一夜不曾合眼。第二天启程返回相府,因昨夜劳顿,尽然微有小恙,请了数位大夫也不见效。一日沉式一日,倒把小姐如烟愁的清瘦了许多,每日衣不解带的侍候床前,无计可施,只能给相爷修书一封,连夜派人去京城送信。

  再说还山的画作都已完成,就待老夫人过目后就离开相府,去孙润之家作画,却迟迟待不到雪儿来传话,心中纳闷,走又走不得,留又留不得,几次出天井窥望,久不闻如烟小姐消息,恰似隔了三秋,心下敁敪:难道有甚事不成?却也奇怪就连调皮的雪儿也好似从人间蒸发了一般,还山且是郁闷。一连三日,雪儿方才到天井传话,却原来是老夫人病了,合府上下都在忙碌延医救治的事,难怪这几日天井冷清,无人督画。还山道:“不知老夫人近日可好?”雪儿道:“唉,先生道是请了好几个,众口不一,有说是伤寒所至的,有说是肝火过甚,各依方子治了一遍,病没看好,道把老夫人折腾了个够,如今尽一日重似一日了。”还山道:“还望雪儿禀明小姐,如果信得过小生,小生倒情愿试试,家父乃是金陵有名的先生,小生从小耳濡目染,尚通医理一二。”

  雪儿大喜道:“先生果然懂医理吗?看来这几日是舍近求远了。如今真到了得病乱求医的境地,待雪儿去禀明小姐,看看如何?”雪儿去不多时就请还山去老夫人处把脉,雪儿拿过欹枕,一面给老夫人靠着,一面撸起袖口露出手腕,还山三指按在右手脉上,调息至数片刻,换过左手,脉象如是。道:“外间说话。”雪儿道:“先生看老夫人这脉象可治吗?”还山道:“看老夫人左右脉息,乃肝家气滞血亏所至,依小生看来尚有七分治得,如今只开三幅,若是夜间睡的安稳,这病就好了三分之一了。”于是写了药方递与雪儿,仆人按方抓药不题。 

  老夫人吃了头三副,不似前日那样难受,夜夜睡的踏实。及至吃到六七副时病已去了一半,待到吃到八九幅时尽然能在雪儿的搀扶下轻微活动了,一时间许还山的名气又重了一层。待吃到十二副时,老夫人玉体已大安了。相爷、老夫人高兴不说,如烟小姐心下也甚是得意,只是面上不敢露出而已。

  这日,相爷、老夫人看过还山的赝品《落霞孤鹜图》、《沛台实景图》、《王蜀宫妓图》大加赞赏。相爷问道:“先生年纪尚轻,前途一事可做打算?”还山道:“不瞒相爷说,小生卖画只是一时权宜,其实志在功名。待侍郎家作画完结。不日将启程京城,准备春闺事宜。”相爷道:“先生气宇轩昂,异日高中不在话下,前日孺人之病全凭先生看好,不甚感激。昨日与孺人商量意欲招为螟蛉之子,不知你意如何?”还山道:“相爷提拨本不该有违,只是小生出身寒微,恐有辱相爷清誉。”相爷道:“先生何出此言,难不成官爵是生就的吗?”还山这才道:“全凭相爷做主。”当下还山行八拜之礼,认了父母,又与小姐厮认,拜为姊妹。

  如烟小姐且喜且忧。喜的是认作兄妹,眼见得是进了一步。忧的是自己终身,不知相爷、老夫人作何打算。如烟小姐心上似吊了五六个瓶子,七上八下尽然一夜不曾合眼,又不知还山是怎么想的。又是屡屡试探,还山屡屡安抚,如烟这才放心,暂且不提。

  待还山去侍郎家作成寿图,已临场期较近了。急急忙忙进得京城,凭了房屋,这才重拾四书五经,经史子集看了看。待到三场下来,甚是得意。春榜发放,还山中在五名之内,到得殿试,却在一甲。观政过后,还山又考选了编修之职,入在翰林。相爷闻之喜得心花怒放,又有些后悔当初没得给小姐如烟说成这门亲事,闲时和侍郎孙润之絮叨,孙润之道:“相爷,这有何难,待同僚相贺之时,小弟替相爷玉成这门亲事,准行。”相爷道:“贤弟若能玉成此事,老夫送古画一轴。”润之揶揄道:“不会是秋风执扇图吧!”相爷道:“贤弟一向对家下伯虎真迹垂涎三尺。放心,新近才得一幅伯虎真迹,乃伯虎的九美图,看来老夫为了小女只能忍痛割爱了,贤弟以为如何?”润之道:“当日唐祝在桃花坞以三百两银子为赌,才得以九美女图横空出世。想不到老夫此生还能与此画结缘。”相爷道:“但得贤弟玉成此事,老夫心事也了了,贤弟是知道的,如烟小姐的才貌只有此生才能堪配,这也是耽搁到此的原因之一。”润之笑道:“看来老夫只能凭三寸不烂之舌游说了,为了这真迹九美图,一个字,值。”相爷道:“一言为定,老夫等侯贤弟佳音。”两人说笑按下不表。

  且说还山这日正在把玩双鱼,心下琢磨怎样寻个不显突兀的办法向相爷提亲,想了半日也没想个所以然了,心下愁闷,看着双鱼发呆,后悔当日考虑欠妥,认做螟蛉之子断了与小姐的后路,正在自怨自艾, 却见外面笑声朗朗,道:“贤侄不去后花园赏花,却在这里发呆,却是为何?”还山听得润之声音,忙把双鱼藏过。重整官带道:“不知翁台驾到,恕学生不周之礼。”一个仆人端了茶来。还山道:“翁台请喝茶。”润之道:“老夫此番是为贤侄做保山而来?”还山道:“不知是哪家小姐?”润之道:“说来此人还和贤侄有亲,此番做亲可说是亲上做亲。”还山道:“学生不知,还望翁台明示。”润之方道:“乃当今相府千金,贤侄可中意。”还山道,“只是学生不明,相爷已认做螟蛉之子,却是为何如今改易?”润之道:“贤侄愚腐,岂不知螟蛉之子和女婿有异曲同工之妙。当日相爷、老夫人已相中贤侄,只是不好明说,一则怕贤侄有浮躁之心,疏于经史子集,二则小姐已过及笄,怕动了春心做出什么有辱门风的事情。如今万事俱备,相爷方托老夫向贤侄言明,这也是相爷明智之举,贤侄又有何不明呢?”

  还山道:“如此说来,是小生多虑了,只是何时行谢吉之礼呢?”润之道:“依相爷意思,尽快行谢吉之礼,以便早日完婚。”还山道:“小生自别金陵之后,与家父久末谋面,如今算来已有一载,婚姻大事岂可儿戏,小生意欲归觐,一则商量迎娶之事,二则准备进京事宜,明日即向翰林院告假,以备喜宴。”润之道:“就依贤侄,老夫这就去回秉相爷。”润之回秉暂时搁过一边。

  话说还山弛驿还家,拜过双亲,闻之迎娶之事,老父诧异道:“这一年多来,汝一向又在哪里?迎娶之事又从何而来?”还山把别后情况一一告知,说到误凭船家遭人打劫,母亲唏嘘不止,道:“总算吾儿熬到今天,可见苍天有眼。”及至说到相爷招为螟蛉之子,父亲喜极而泣,道:“可见吾儿有福,得遇贵人提携,这也是不幸之中的大幸。”待还山说到相爷改易为婿,老父又是唏嘘不止,道:“难得,难得,这也是吾儿学识过人所至。”又道:“此去府城路远,儿准备何日起程?”还山道:“如今是三月之初,依儿主意久不在父母身边,暂陪数日,尽享天伦之乐。待月中再凭花船也不为迟。”老父道:“吾儿所言甚是,虽说相爷家妆奁甚丰,但为父想一应谢吉之礼也应齐整,方为妥帖。”还山道:“父亲所言极是,儿这里尚有二千之资,乃昔日卖画所得,加上此次归省朝廷所给红花表礼千金,总共三千金,料喜筵之资尚有盈余。就不用父亲大人补贴了,母亲一向体弱,留下贴补亏空吧!”老父道:“暂依吾儿。”

  倏忽已至三月中旬,桃李纷飞,姹紫嫣红,把秦淮河点缀的煞是好看,还山急忙凭下花船一路赏玩而去,月色下的秦淮河画船萧鼓,昼夜不绝,两边酒楼上的千盏华灯把河床点缀的朦朦胧胧,更兼那远处点点烛光合着鼓声点点,莲女那低吟浅唱的韵味,一点点随着燃尽的沉香袅袅而来。

  且说还山把一切打点好后,选个吉日,身着四品冠带迎娶如烟小姐,却见相府彩灯高悬,宾客如云。还山与相爷在书房相叙别后情况,却见书房两壁的画作都换成了还山的赝品《落霞孤鹜图》和《清溪松荫图》。相爷看还山不解,道:“贤婿,这翁婿之缘得缘于此画,也可说以画得人,正应了前日孺人普陀之偈语,看来姻缘自有分定之说一点都不假。”还山道:“虽说是以画为媒,学生能有今日,相爷功不可没。”说的相爷哈哈大笑,携着还山的手道:“把如烟小姐交给你,老夫放心。”须臾,堂前鼓乐齐鸣,雪儿搀着小姐袅袅婷婷而来,两人在堂前给相爷、老夫人行过跪拜大礼,稍顷才行互拜之礼,礼毕,送入洞房,只见红烛高悬,红绡帐暖,此时玉马坠方才成双,如烟把双鱼悬于锦幔,才子佳人一夜缱绻自不必说。有诗为证:

  禅鼓传音藏妙语,丹青巧理画媒峰。

  鸳鸯牵手红罗幔,月老星眸仙子踪。

  (清莲仙子)


 

 

奁[lián]


女子梳妆用的镜匣,泛指精巧的小匣子:妆~(嫁资)。印~。~资(女子出嫁时,从娘家带到婆家的财物


 

 

 


紫嫣模板   谢谢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