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清莲仙子章回小说 ◇三生石◇ 第三十回:花明柳暗疑无路,浪子回头又一村。  

2013-09-18 13:59:54|  分类: 三生石入选中国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http://www.chinawriter.com.cn/yc/2013/2013-09-18/91553.shtml

 2013年9月18日 星期三

  第三十回:花明柳暗疑无路,浪子回头又一村。

 

  诗曰:

                仲孝衔恩承旧业,苦心熬煞拢菩荫。

            鹏儿泪洒终思悔,绝断顽习慰故亲。

  鹏儿囹圄三年,每日家吃着枯茶淡饭,看惯了人世间的人情冷暖,渐渐悟出恋酒贪花害人不浅,轻者破家荡产,重者家破人亡。思起往日所为渐生悔过之心,这人也甚是奇怪,一但业念所转,便生向善之心。又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鹏儿初被玉面虎孙子路勾引之时,尚把他当成知已一般看待,直至锒铛入狱,这玉面虎也好似从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至此方才明白昔日所交朋友不过是饱啖之徒,只可同享富贵,不可共渡难口的主儿,心渐渐的灰了,心内屡发大愿:但得吾鹏儿有重新做人机会,定当百般珍惜,不做这有上梢没下梢的事情,鹏儿悔过之心暂阁一边容后再续。

  张仲孝待七七过后,倏忽之间已至深秋时节,紧张罗慢张罗一年已将过半,急喧家人银木打探鹏儿下落,然卫中多传鹏儿已死牢狱之中。仲贤闲时思岳丈恩义,莲儿情义,心头总是放心不下,意欲告假半年重回砚墨阁走一遭。然书院又在大规模的编著四库全书,仲孝一时半会儿不予告假,况朝庭把编著四库全书列为国中大事之一,书院调度国中各路才俊,仲孝又是主要执事之一,这事一拖再拖不觉已至隆冬时节,因近来各项事物已安排妥贴,各路才俊已按部就班,只可依大纲书目纂写便成,仲孝方才准允告假,急雇车马一辆,晓行夜宿向砚墨阁方向驰去。

  待把砚墨阁赎回之后,又把昔年所用家人一一招回。门前张挂两个硕大的红灯笼,唯一不同之处昔日砚墨阁三个大字现已被张府两个琉金篆字所代替。又吩咐家下仆人将房屋均按昔年陈列摆放妥贴,大到字画小至挂件不许有一丝差错。随后仲孝又去各处房屋一一验过,方才吩咐银木过来听话,只见仲孝道:“前日同年子毫曾有书信告知,鹏儿不日将要归来,依吾想来这鹏儿经此牢狱之灾,可望浪子回头,如今且按吾吩咐如此这般办理,不必于他知晓。如今汝可在砚墨阁周遭广置田地,待那鹏儿回来也不至老无所依,这两天务要妥贴才是。”银木答应一声退下。

  仲孝又在砚墨阁各处走走,来至昔日喜房,却见锦账高悬,五色被褥依旧光灿如昨,只是物依旧,不见当初戴花人。眼眸落在昔日与莲儿同绘的《风过莲塘》画作之上,久久回不过神来。用手摸摸莲儿昔日所题诗稿不觉黯然伤神,才用手拭去泪痕,却听银木来报道:“老爷,适才奴才在门前檐下扫雪,不意却扫出个乞儿来,定眼细瞧那乞儿面容甚像昔日大官人,特来回禀,待老爷示下。”仲孝忙道:“不知那鹏儿性命如何?”银木道:“发现之时,手脚冰冷,摸摸胸口尚有一丝热气,奴才已命家人灌下姜汤,想来现今该醒了。”

  仲孝道:“如今却在哪里?”银木道:因大官人形貌腌臢,唯恐晦气污了老爷,如今已抬至下房,等侯老爷示下”。仲孝听后不由骂道:“糊涂东西,还不与他沐浴更衣,更换新衣更待何时。”银木道:“老爷说的是,老奴糊涂,这就去办。”仲孝又道:“回来,如今也不要急着让他见吾为好,汝可依吾前日吩咐进行。大官人居室已按旧日布局安放妥贴,让他住进就是。一会儿须吩咐下去,告知裁缝可按前日样子依样做三件御寒冬衣与他。想来他一向受用惯了,经此磨难身子必然受损,吩咐郎中中药调理,待养息半月之后再来见吾不迟,去吧!”银木答应一声退下不表。

  却说鹏儿这觉睡的好沉,恍恍惚惚之间,好似在天香楼和梦嘉棋在一起缠绵的样子。又好似跪在大堂之上听侯老爷发配的样子,又好似爹爹在眼前教训自己的样子;又好似捕快拿着大板敲击自己肉体的声音,心情是五味杂陈 ,也说不清自己身子究竟在哪里?迷迷惑惑之间但觉有甘露润喉,不觉贪婪的吮吸着,一勺两勺三勺,许是鹏儿腹中饥肠辘辘,得了这些许汤药不觉醒转而来。定眼细瞧甚是奇怪,怎么却是自己昔日书房,环顾左右却发现银木拿着参汤定定的看着自己,不由一把抓住银木,失声叫道:“吾因何在此,莫非老爷让你搭救于我?”银木见问不由凄然泪下道:“自官人被捕快拿去后,老爷被你活活气死,如今业已三载。”

  鹏儿听说父亲已亡,喉中哽咽,呜咽了半日方才哭出声来道:“巴巴的指望回家,原指望父子相聚重叙天伦之乐,谁曾想父亲尽不在了。”言词凄切,银木听着亦不觉坠泪,鹏儿用袖管拭了泪痕,乃问道:“不知母亲大人与莲儿、仲孝可在?”银木叹了口气道:“自老爷去后不过一载,莲儿上元观灯走失至今下落不明,夫人自失莲儿小姐之后,茶饭懒沾不过半载亦没了。”鹏儿闻听此言,叫声:“苦也”!不觉迷觉过去,银木急掐人中方才转来,鹏儿又道:“那妹夫现今又在何处?”银木道:“自从家下遭此变故之后,仲孝万念俱灰,待打发夫人出殡之后,无心再在此间相守下去,被昔日知已雪峰接回府中,后来听说俩人一同高中,里中传言仲贤入了翰林,想起昔日老爷果然甚是识人,昔日已看出此子必定发达,只是可叹老爷莲儿没此艳福而已。”

  鹏儿又道:“如今这砚墨阁确归何人?”前日行至家门口却见匾额换了,确是甚么张府?”银木道:“昔日若大家业被官人弄的七零八落,老爷去时,银子皆也告乏。自莲儿走失之后,夫人延医直至临终,均系仲孝卖画所得维持家计。姑爷临行之时已把这砚墨阁典当张姓人家,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张府,好在这张大官人甚是心善,家下仆人多在此间听侯使唤,倒也相安无事。”

  鹏儿听后不由大恸道:“皆因鹏儿不肖之过,方使白家家破人亡,吾纵然苟且偷安,良心何安?”说罢,触阶便要相残,银木一把扯住道:“大官人,蝼蚁尚且偷生,有道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好死不如歹活着,如今这张大官人也甚会裱画,明日老奴舍上老脸前去为官人求情,求他看在旧家子弟份上,暂且收至门下在这里学上一门手艺。一来老爷夫人地下有知,也甚感欣慰,二来官人也可自食其力得以生存下去,何乐而不为呢?”鹏儿低了半日头,方道:“即如此,还望老家人于鹏儿存些体面,不要让这新主子知晓俺的前身为好!”银木见他如此言说已知他有悔改之意,暗暗报于仲孝按下不表。有诗为证:

  花明柳暗疑无路,浪子回头又一村。  

  大道新源因念起,阳关皓月唤离魂。

  (清莲仙子)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3年09月18日10:27 作者:清莲仙子1966

 

 

 

 


紫嫣模板   谢谢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