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七章:仙翁轶事(8) 清莲仙子  

2013-09-29 14:2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作品☆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七章:仙翁轶事(5)  ◇作者:清莲仙子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七章:仙翁轶事(8)◇总第44回


   第44回:伊人虽去影常留,鹅城山水赋春秋。


                  
作者:清莲仙子清莲仙子的用户头像  编辑:晋夫子   晋夫子的用户头像
          



诗曰:      

伊人虽去影常留,鹅城山水赋春秋。

栖霞荒冢独对月,柳锁六桥烟雨楼。

嘉佑寺潮湿破败的气息一阵比一阵浓烈,夏日尤甚,虽然每日通风,然那一股子湿气终是氤氲不散,遇有梅雨时节潮气更甚。东坡知长此居住必对身体不利,故时常滋以地黄、枸杞作汤,调养身子。然子霞身子甚弱,加之不服鹅城水土,时常是经卷药炉不离。


绍兴二年秋时,朝庭大赦罪臣,惟独不赦免元佑臣僚,东坡闻讯遂绝北归之望。章见借刀杀人计划落空,故招程正辅回京,东坡面临被逐出合江楼之窘境。思之再三,还是置地为妥,故于绍兴三年(1096)春,在惠州水东白鹤峰购地数苗,意欲终老惠州,然思无邪斋建成仅入住两月,又接到诰命被贬滴海南,此为后话按下不提。


绍兴三年六月,惠州瘟疫泛滥成灾,子霞不幸染疾,身子十分虚弱,久卧病榻,经卷却不离左右。东坡虽时常配以丸药与她食用,然终不见好,渐成沉疴之症。


七月五日,淅淅沥沥的雨又下个不停,病榻之上的朝云一改往日丰仪之态,日渐憔悴。阴雨连绵的雨好似那离人的眼泪,更是给这嘉佑寺罩上一层阴影。朝云咳嗽之声一阵紧似一阵,东坡看着甚是心痛,然已无回天之力。


东坡亲至外厢取过药炉,把才煎的汤药用盖碗滤出,服侍朝云喝下。又取过欹枕与她枕 上。朝云见东坡这几日又见苍老,心下甚是不忍,眼含珠泪道:“本指望与先生白头谐老,谁曾想子霞尽成沉疴之症------”末及说完,泪似断线的珠子溢满两腮,东坡爱怜的为她拭去泪痕,安慰道:“人吃五谷,焉有不病之理,还望子霞放宽心思,养息身子。难不成子霞忘了汝吾丰湖同采莲藕约定?”


朝云乃冰雪聪明之人,知是安慰之语,故强装欢颜道:“经卷药炉新活计,舞袖歌板旧姻缘。纵观惠州所赠诗句,唯此两句堪称经典。”东坡替子霞掖掖被角道:“子霞身子坐久了,想来甚是疲乏,汝且歪着,吾且去外厢取些柴火,逼逼这潮气。”却见子霞拽住东坡衣角道:“先生别忙,还是陪子霞多说一会儿话为好。”东坡只得又坐下道:“想来过儿去河源购置木材已是两月有余,想来已快回来了,一旦新居白鹤峰落成,汝吾便可离开这潮湿之地了。”


朝云不由哽咽道:“恐怕子霞等不到那时节了,唯愿死后葬吾于梧禅寺松林之中,时时俯橄与先生一起开辟的放生池,时时追忆丰湖泛舟的清韵,便足矣!”


谁曾想,此话竟成永诀之句。熬至子夜时分,子霞似有回光返照迹像。取过汝盒略施胭粉,把西湖初见之时,东坡送于她的信物玉镯带上,对东坡回眸一笑道:“先生瞅瞅,子霞可有旧时模样?”


东坡知子霞甚是顾及容颜,不愿憔悴示君之故。便道:“天女维摩之美,似冰梅永藏子瞻心间,他人岂可替代。”东坡替子霞取过一袭紫裙道:“子霞瞅瞅这件如何?”子霞道:“想来这袭紫裙尚是那年在苏杭之时,先生亲为子霞所置。”


东坡听后不由甚是伤感,想来朝云跟随二十三载之久,皆是布衣布裙,仅穿过这一袭绫罗。子霞见东坡如此,便道:“绫罗绸缎在子霞看来,不过是身外之物,朝云能与先生相伴数十载,了无所憾。万法缘生,皆系缘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子霞唯愿先生静观子霞而去”。


言罢,执东坡之手诵《金刚经》偈语而去。伊人虽去,然音容笑貌如生。东坡唯有喃喃自语,默诵楞严经来泅度子霞亡魂,竟是一夜无眠。因过儿河源末归之故,故暂时末能下葬,直至八月初三日方葬于惠州西湖孤山上的栖禅院旁,东坡亲为朝云作铭:浮屠是瞻,伽蓝是依,如汝宿心,唯佛是归。


自朝云去后,东坡甚是悲痛,食不甘味,睡不安稳。时常夜梦朝云随侍,且为干儿授乳,东坡见她每次皆是罗衫尽湿,便问道:“为何夜夜皆罗衫尽湿?”朝云道:“孟桥楼阁烟水长,渡湖往来数千里,岂能轻易到达?”东坡听后甚为不忍,故夜夜手执灯笼亲往大圣塔,祈求佛菩萨保佑朝云离苦得乐,早登彼岸。


许是朝云涅磐之时,口诵金刚经之故,葬后三日,惠州突降百年不遇之风雨,树枝折裂之声此起彼伏。烟雾缭绕之间,却见朝云身着红绫小祅,怀抱琵琶而来。但见她媚如春花,一如生前。却见她轻启樱唇道:“先生好睡,也不来相送子霞一程。佛祖见怜妾之正觉,目今已归观音法座之下,掌管七宝池中妙花香案,异日重会之时,檀香木鱼系为因缘。”言毕,既隐而不见。


忽听栖霞院更鼓声下,却是三声。东坡从梦中醒转而来,便再无睡意,诵经打座至天明,与幼子过儿至栖霞院探墓,惊见东南方向有巨人迹五,知佛慈广大,不择众生,妙法莲花,遍周法界,接引魂识,不论幽显。一切众生皆可成佛,但修无上菩提,便可脱三界之火宅。故布七七道场,超度魂识,此六如亭之始末根由也。


西方双摩河界内,梵音氤氲不散,烟水楼阁若隐若现, 两方廊柱一高一矮直冲霄汉,白鹤、舍利、迦陵频伽、共命之鸟,身着各色法衣齐鸣祥瑞之法音,在七宝树上空盘旋不去。佛祖禅定之中,微睁双目,手持佛珠行至十八罗汉之时,方对一旁侍立的阿难道:“五戒禅师阎浮游走,算来已历劫四十八难,尚有一难便可回归摩河界内,那一领法衣已至廊柱之上,待魂识归天之时,汝可去接引为是。”阿难道:“回禀吾佛,目下五戒禅师已至惠州之地,不日将贬谪天涯,天涯归来之后四十九难方才完结,到此小僧定会前去接引。”


 陈季常悟道甚深:“听至惠州之地,不由暗思道,想来朝庭被贬惠州之人,唯有子瞻,难不成东坡前身是五戒禅师?”心下疑惑不止,欲待上前询问,又怕根基尚浅,误了正事,只得在宝树之下打坐。却听佛祖又道:“那侍妾朝云,目今魂识何在?”阿难道:“那侍妾朝云正觉甚深,涅磐之时口诵金刚经谒语而去,目今已归观音法座之下。”佛祖不由道:“阿弥陀佛,那朝云前身本是七宝池中白莲化身,只因常听法会,故修得佛性,因五戒禅师常在七宝池中诵经之故,可说是悟道之先师,故下界报前世因缘。”


 阿难道:“原来却有如此因缘,怪道禅院有巨人迹五在下界显示。”佛祖道:“纵要往生极乐国土,善根福德正觉皆而有之方成,想那五戒禅师筑桥修堤,历经五朝,功德可谓圆满,贬黄州之时恩养弃子,严律杀婴,劝募钱米资助百姓,惠州之时以一介草民,代民请命酴消欠款,修桥筑堤,而自己却食苍耳果腹,一桩桩一件件莫不如是,难怪子由为他作七千铭文鸣冤?” 阿难道:“佛祖所言甚是,这也是《五灯会元》遍周法界之玄机”。言毕,佛祖、阿难皆隐而不见。


 陈季常见佛祖遁去,方才从宝树之下抽身,顺桥身而出。桥身台级皆以五色莲花雕凿,方悟法界步步生花之说,却见水榭烟云迂回不绝,宝池流光四溢皆是不同。有黄金池,白银沙作底,水晶池,琉璃沙作底,池水皆是八功德水,清净香洁,亦如甘露。陈季常不由俯下身来,掬起一捧清泉畅饮,时有曼陀罗花从空散落至池心,那花香果然不比凡尘之花,皆是漏斗形花冠,边缘五裂,实为裂果,又有百种异花,枝上枝枝漫延,竟有千叶,真是难以尽诉。


 却听有女娇笑之声传来。季常不由大惊,定睛细看,却见一女容华绝代,非俗人所比,细瞅之下却是朝云,不由道:“子霞汝缘何至此?”子霞不由道:“先生别来无佯乎?自黄州一别,先生甚是惦念,不曾想今日却在此间相遇”。季常道:“先生现在安好?”子霞道:“自子霞别后,先生近况甚是不好,还望先生得闲之时,亲来劝导为是。”季常道:“子霞意欲何往?”子霞道:“奉法座之命,采莲露之水、曼陀罗花供奉。”季常待要细问,却见子霞道:“要事为上,不容细言,先生一至惠州便知。”言毕朝云亦荷袂而去,罗祙生香,亦如仙子。


 当,当,当,却见自鸣钟敲了三下,季常不觉惊转而醒,心下纳罕不止,自思:难不成子瞻有难,要不何来此梦,看来惠州之行,势在必行。到得天明,吩咐家奴道:“速去准备车馬,赶赴惠州。”家奴甚是疑惑,昨日尚没有出门迹象,今日这一大早的,却急着出门,竟为何事?有词为证:


今岁花时深院,尽日东风,荡扬茶烟。但有绿苔芳草,柳絮榆钱。

闻道城西,长廊古寺,甲第名园。有国艳带酒,天香染袂,为我留连。


清明过了,残红无处,对此泪洒尊前。秋向晚,一枝何事,向我依然。

高会聊追短景,清商不暇馀妍。不如留取,十分春态,付与明年。

   

 

 



◇章回小说◇三生石◇第七章:仙翁轶事(8)    清莲仙子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http://gax20101966.blog.163.com/blog/#m=0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