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樱桃口 月亮眉/清莲仙子(入选中国作家网)  

2014-01-28 16:05:44|  分类: 入选中国作家网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2014年1月28日 星期二
中国作家网

 

 樱桃口 月亮眉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4年01月28日11:11 作者:清莲仙子1966

  1.乌鹊桥头物依旧,不见赛女还魂来

  ——吴梅村祗:陀庵锦树林哭灵

  流沙逝于掌心,总会有一份不舍,年少之时成就的爱恋,为何如此刻骨铭心,数年竟化不开泥?康熙七年九月,即1667年9月,囹圄七年之久的梅村终获释放。许是红尘凡事皆已看淡之故,年逾花甲的梅村颠簸数百里,至无锡惠山祗陀庵锦树林吊唁昔年的赛赛,今日的玉京道人。

  几经寻找,方在枫林尽染的树阴里寻到了墓地。墓地衰草萋萋,唯有一地红叶铺陈开来,甚是点眼。似滴落玉樽的舌血,触目惊心之下,一卷江左盛传的法华经便氤氲开来:钵团,木鱼,花钟,芦花,似血照之花昭示着阴阳相隔的过往,想来距玉京过逝竟有四载,时不时有几枚红叶滑落青衣,俯身拾起数枚红叶,梅村不禁老泪纵横,掩面饮泣。此时,距卞玉京死于贫病交加已有四载。

  著眼细观,“玉京道人之墓”便入眼帘,恍惚之际,依稀窥见油壁车从墓前驶过,半启珠帘处,映染梨花胭脂颜,莫不是?乌鹊桥头赛女还魂来?莫不是?心系梅园三千树,游园来忆旧时曲?

  一弯冷月当空照,不见玉人来执手,空留云裳眉峰紧锁怅望情!犹忆虎丘山塘初相识,湘帘半启无纤尘,笔砚横插相映彻,一袭梅装惊四座。珠玑屡出樱桃口,秀媚小楷堂前挂,枝兰画作无人及,日挥翰墨映昭容,暮拂瑶琴鸟惊飞。秀外慧中无人比,羞杀几多陶令客!

  与生初见两相合,酒酣掩面试君心,君虽有意难破制,寒素使然非轻慢,枉费江左才名扬,唯有长叹凝睇退,违心赐婚迎淑女,心系云裳常相思,谁曾想,屡伤伊人心一缕,  经年不提当日言。

  浮世若梦离乱苦,心事颓伤几人识,甲申突变心茫然,几番号恸欲自缢,王翰相约入山时,妻儿啼泪拉拽衣,瞻顾家眷忍辱生;失节顺治二年(1645)时,居官少詹仅两月,难于马(士英)阮(大铖)合,谢官归里隐林泉。自责深负朝宗九年(1652年)贻书约,朝宗故去方悔悟:“死生总负侯赢诺,欲滴椒浆泪满尊。””失节之痛时相随,愧对昔年挚友侯朝宗。

  顺治七年秋,游掖常熟谦益家,探得云裳尚在湖寓居,极欲再睹云裳颜。如是(柳如是)几经斡旋下,方见云裳姗姗至。谁曾想?茶布五道不见伊,始知登楼托辞点梅妆,相侯多时阁楼传,旧疾骤发难相见,异日造访定有时。惊鸿一瞥踪迹无,愧杀骏公薄幸颜!咫尺天涯难相见,黯然神伤潸泪流,知是负情屡伤云赏心,难忘薄幸旧时恨,难唤多情娇羞颜。怅然题咏琴河篇。唯愿伊人见谅薄幸名。

  阶前枫叶又飘红,旧时琴弦不复弹,落红满池随风逝,愁绪独对江州泣。漫赋四章对伊言,记得横塘秋夜好,金樽把盏对月吟,唯愿三生不相付。谁曾想,世事难料终成空,终负伊人痴痴念。

  夜来不眠忆旧时,一弯柳叶月亮眉,隔断红墙十二楼。秋水凝眸忆前生,洞穿浮生几多愁?樱桃半启俏媚生,一曲清商人皆醉,执手相依同拜月,青丝零乱风轻扬,拈来玉梳为伊妆,水月为媒,镜花为盟,一袭红装两相拜,唯见横塘影射双壁影,恰似鸳鸯戏水两情浓,叹只叹,心花一瓣东逝水,离乱槛外燕支雨,空留汉赋照湘江。

  又三月,忽闻侍女来投刺,方知玉京至娄东,颜色如昨清瘦面,顿改昔年云锦装,一袭缁黄锁娇颜,三寸皂鞋隐罗裙,举手投足皆禅意,拂尘轻起柳丝扬,始知伊人渐有出尘意!再三规劝终不听,几经游弋纤手抽,终了红尘万千事,难执纤手唱合时,温软掌纹冷似冰,始知旧事如梦不复有,镜花水月终成空!

  琴囊渐露娓娓言:琴弦久见秦淮友,今日当为骏公一拂,以解终身恨憾,一支清商曲,道出几多离乱苦?仓皇南渡马惊飞,多少娥眉难幸免,徐女才貌艳如花,入选掖庭昭才下,可怜俱未识君王,清兵已破城门下,弘光南渡乡泽居,妃嫔被掳北去多,一朝离乱家难回,几多离魂怅望中?

  谁曾想,教坊虽然非净士,竟成掖庭筛选地,二沙一董才名扬,终遭蹂躏入地府,朱颜零乱终成殇,一时教坊人心慌,十曲清商久不歌,赛女为避掖庭征召选,一袭道装乘船下,国中已破人难留,不作身仕两朝客,一支清商曲,十人落泪宿鸟飞。

  骏公虽为男儿身,尚不如教坊一云裳!误尽平生皆憾事,二度仕清名节失,迫于朝廷屡相逼,控辞再四终无果,应诏入都授侍讲,寻升国子监祭酒。时隔四年方托病,辞官归里吟离殇。夜夜自责无人识?身仕两朝成污点,唯愿老死着僧装,以还昔年江左名,不负君来不负卿!

  2.古刹又闻钟声起,更添离情曲

  ——玉京:独守青灯坐钵团,三年始成华严经

  在这样的夜晚,听这样的洞簫之曲,心竟然莫名的疼痛起来,本不想忆起旧时的殇,然每至横塘一次,疼痛便会加剧一回,以致数次轮回在生死的边缘之中,游移不决。

  几回念,几回思,邂逅茭白横塘初,琴瑟合韵两无猜,犹记得,为君砚墨至五更,君拈黛墨为奴妆,乌鹊桥头执手牵,盈盈笑语充其间。

  心曲纠集之中,古刹的钟声又不合时宜的敲了三下,宛若重重的音节敲在心间,打坐不稳乱钵团。青灯照黄卷,更添离情曲。素手无力举纤针,刺舌取血书华严,银豪涂朱为保御,三年始成法华经。净手梵香贝叶文,拂枝宝莲银钩手。生死旃檀祗树林,青莲舌在知难朽。

  推窗望月空怅望,一曲清商诉与谁,  曾记得,一樽芳酒醉,拊几而顾试君心,羞语试问有意乎?谁曾想,唯见凝睇颜。赛女虽为青楼女,自视清高与天齐,可叹停机德,误陷沼泽毁清洁,自比幽兰时泛香,风枝婀娜琤淙颜。

  忆旧时, 桨声灯影秦淮河,王孙公子多相顾,结缡佳话盛金陵,钱柳相携常熟走,辟疆小宛如皋居,鼎孳横波赴京都,方域香君香扇舞,几多红粉脱乐籍?几多夜宴媚楼生?赛女虽为青楼女,久厌前门迎新风,无奈命犯无常入青楼,几多幽怨对花言?

  犹忆虎丘横塘初遇时,仰慕骏公江左名,芳心萌动欲相随,谁曾想,骏公顾左言他意,唯有一笑遮酸楚。经年不提从良意!

  前尘离乱悲风苦,几多淑女落尘埃,清军铁蹄江南下,为避其祸着道装,身如浮萍江浙走,终为声名累,误嫁中山狼,喜好不过枕上物,为脱牢笼入道观,邂逅吴中一保御,别官筑之始存身,日供甚丰持课诵,闲来筑梅道观中,时时吻嗅忆前身,槛外取梅净瓶中。

  寺外又闻风声起,半瓢冷雨倾泻下,梧桐落叶携泥爪,西江诗月不复来,为报保御一朝恩,纤手轻扬刺舌血,滴滴血滴融玉樽,纵然心痛如芒刺,无悔楷书江左传。

  三年不食油与盐,闭门谢客书华严,青丝渐去银满霜,虚损似如病荷花!团扇晕染数枝兰,梦断花枝语,隔断红墙十二楼,迷津离乱燕支雨,几多怅望在娄东!

  十载又隆冬,道观的五色梅树开的甚是点眼,玉京知大限将至,故撷来五色梅花一束,置于梅瓶细细瞅来,恍惚之际,依稀窥见一人手执净瓶,瓶中斜插数枝凝露的梅枝,风过处,荷袂飘飘随风舞,缈漫秀洁如仙子,却见她轻扬梅枝一字舞,半启朱唇幽幽道:前身合是采莲人,门前一片横塘水。横塘双桨去如飞,何处豪家强载归……

  (作者:清莲仙子)



 
 
 清莲仙子1966  
樱桃口 月亮眉 
 
 
 
 

                  ( 原创作品,如有盗版追究法律责任。)  

 

【清莲仙子原创】樱桃口  月亮眉[散文诗]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紫嫣模板   谢谢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