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舞底杨柳楼心月,歌罢桃花扇底风/清莲仙子(入选中国作家网)  

2014-01-28 16:19:51|  分类: 入选中国作家网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2014年1月29日 星期三 

 
舞底杨柳楼心月,歌罢桃花扇底风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4年01月29日11:26 作者:清莲仙子1966

  桃叶渡向来与水相依,这不由让我想起贾宝玉的至理名言: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儿是泥作的骨肉,一清一浊道出了世态的苍桑,人皆说乱世成就英雄,我时常在想,入清以后,陈贞慧隐居不出,冒辟疆放意林泉,方以智出家为僧,杨文聪抗清殉国,陈子龙自沉明志,却为何侯方域耐不住寂寞,顺治八年参加乡试,只进了副榜一贡生?非议之中,唯见香君那一枘血色晕染的桃花扇,在画肪流芳的清韵里,在十州方外的语境里,一一叠加而来,岸下游动的江风渔火,浆声灯影里的花月情根,在随风摇曳的莲池里命若游弦,我唯有在墨染的烟尘里为香君铺一方沉墨,尽情挥洒之中,透过水气的弥漫,掀起记忆的雨帘。若隐若现之中,一位隔朝的女子手执团扇踏青波而来 ,扇骨翻转之间,我惊诧的看到留白处的墨点,细细瞅来 ,写的却是:人人都道莲花洁,谁晓误陷淤泥劫,花月情根难相舍,唯寄香扇抒气节。却奁,守楼,拒媒,坠楼,入道之中,又听到隔空传来的天赖之音:年年桃花为谁飞,半池胭脂为谁红,梳拢团扇物依旧,谁见翘首楼东锁清愁? 

  —题记

  1.

  窗外柳笛声声,那一簇簇桃花纷纷坠落之时,窗前的一把镂花象牙素绢香扇在光影的折射下映出桃花扇三个大字,朝宗题跋的团扇墨迹泛香,零星的点点落红在扇骨中心蔓延,朝宗的墨迹与奴家的鲜血洇湿的团扇,因狼毫素笔拈血酝染而成的朵朵桃花,因墨迹留白处的点点腥红,在狂草桃花扇三个大字的点缀下,越发触目惊心。诠释了执手相依,不离不弃的誓言。尽管望穿秋水的眼眸,隔离战马嘶鸣的烟尘,依然隔不断踏破铁鞋三千界,只要寻着朝宗,便天涯海崖,十州方外的誓言。

  憔悴的花容在流年的清唱里,镂刻垓下几许悲歌?镂刻乱世颠簸流离的际遇!零落成殇的过往,是乱世强加的坚毅。容颜易改心难移,琵琶词曲诉于谁?尽管朝朝暮暮翘首楼东,祈盼侯郎打马而过接奴归家。纵然弘光皇朝之红人田仰强娶的阴霾不散,奴家依然藐视权贵,舍身取义,如莲绽放。纵然阮大铖视奴家为芒刺,不会就此放过奴家,奴家宁可玉碎不可瓦全,人为气节而生,若失操守偷生,与那微尘无异,不然古来何有“士大夫无耻,谓之国耻;”之说。

  肩上的瑚珀扇坠玲珑剔透,不时把玩之间,影影绰绰的影像勾勒而来,侯郎奋笔疾书抨时政,飒然交下如雷至,留都复社防乱揭,庵党闻风彻夜惊,只因邂逅名媛香扇子,梳拢之资动千金,两袖清风欲后退,雪中送炭杨龙友,资助筹办媚香楼,夜宴奢华名士聚,举觞豪饮千樽少,月下梵香同祈愿,唯愿生死永相随。一柄团扇象牙骨,瑚珀玉坠肩上垂,两情相悦拥衾眠,戏水狂浪几番起,原指望,与君相携归故里,谁曾想,误陷奸妄小人大铖井,平生最恨奸妄客,口诛笔伐拍手欢,岂容银子诟清颜!为绝大铖不良心,唯有退却千金资,无奈无处酬千金,夜夜辗转至天明。

  香君聪慧世间少,弃去钗环皆变卖,秦淮借贷数千金,力退千金阮大铖,从些罅缝两相重,岂料时局转瞬变!东西两风骤然起,自成京都插胜旗,崇祯自缢一煤山,旧臣拥戴朱由崧,弘光皇朝金陵立,士英执政跋扈起,兵部侍郎大铖居,坐阵军机杀机起,亲点东林数百将,强加盗柄来灭绝,贞慧应箕囹圄走,苏州菜市枉死五义士,逐一打击不懈怠,清除异已不等闲,藐视权贵青衫客,无一幸免落魔爪。

  这真是风雨欲来风满楼,几多直臣借酒愁!侯郎闻风两相难,不忍相弃香扇坠,香君为保侯郎身,忍痛割爱劝远游:别离虽苦情难却,心形相依照千秋,男儿豪情当纵酒,岂容香楼久困身!是夜,侯郎渡江北上,投刺扬州史可法麾下,抗清报效国门,这正是:香君取义断痴情,楼东相劝百世鸣,一番侠义胆,光照千秋史!

  侯郎家传至宝香扇坠,如影相随不离身。拈手细观之时,时有双飞振翅粉蝶戏弄花间,断翅粉蝶、一枝花梗、半截残虫,如烟云絮状,栩栩如生。信手揉搓便有热气滋生,吻嗅至鼻便有暗香盈袖,想来此法尚是侯郎所教。尤忆定情之夜,侯郎所言:卿以香扇坠自居,这琥珀扇坠相送于你,定会香飘媚楼,想来两香邂逅也是千年宿缘。见奴家不解语的样子,不由笑道:“你且过来 ,待我教你,便知此坠的妙处。”奴家知是侯郎甚是爱惜香扇之故,以至宝作为定情之物,可见痴心一片。从此融几分敬仰,几分尊崇于君。君知香扇爱憎分明,相送诗书以作表记,想来那时的缱绻如昨,只是如今,侯郎远走扬州,军机要事处处留心,不知身体安好?

  见坠如见侯郎,每每翘首楼东,暗自伤神之际,唯见架上鹦鹉轻拍翅膀,学说旧时语境:香扇莫哭!香扇莫哭!小生来也!想来自奴家洗尽铅华,独守这媚香楼已是数月之久,却为何侯郎音信皆无?难不成渡江北上,扬州史可法麾下,军机要事甚紧?若不是,缘何无有鱼传尺素,倒叫人费思量!无限怅惘之中,朝夕独对桃花扇,偏洒醒妆泪阑干。少年事梦无人晓,独对愁眠!

  许是奴家甚喜赏玩字画之故,凡至游掖胜地必置几把香扇赏玩,大大小小的香扇罗列案台之上,唯对这把香扇垂青。记得幼时临摩伯虎画作,有一枘团扇画面清晰,描摩细腻,有二八妙龄女郎拥扇而泣,那时独对画面重彩垂青,对图中意境不甚明了,只时适时涂鸦,博得家父笑意而已。

  些微知事之时,方对团扇有了一些感悟。感悟来源于史海钩沉,一景一物入得眼来,竟是潸泪长流,忆起宫墙斑捷妤《怨歌行》,竟是暗伤几许,哽咽难耐。许是幂幂之中各人自有宿命一般,黄妃命,青楼命竟如天壤之别,隔断奢华红尘梦!

  苏州阊门枫桥之变,竟把吴宅大厦倾毁,零乱的团扇散落一地,唯把这柄伯虎画作藏匿于身,生离死别之中,两位兄长流放宁古塔,奴以八岁之身落得官卖,误落青楼。几经辗转,浮萍一叶始落金陵媚香楼,无奈之中只得易吴姓为李,依附鸨母贞丽为母,好在假母侠气甚重,初见之时,甚为爱惜,言奴家乃书礼之家,只是家门不幸误落沟渠,道:如此才质,真真可惜了你这个人,还是叫香扇坠为好。香扇!香扇!香扇!又是香扇,难不成三年前寺庙所得签语竟要应验?

  假母相待之厚,在众姐妹之上,时时佐以时新宫制钗环,绫罗绸缎相待,交接皆为金陵名士,尤于阳羡陈贞惠友善,闲暇之时佐以奴家诗书,成日家工于诗书琴画,竟然声名鹊起,绰约风姿人争睹,桃叶渡口歌意浓。唯把记忆的殇镂刻心间,东林之祸,阉党之恨暗藏心间。

  自浮萍一叶落于金陵,从无污言诟语相骂,倒以侯门闺阁相待,侍琴棋书画以修身养性,传风骨之气循循诱导,亦侠亦慧之间,竟然能识往来名士淑贤于否,耳濡目染之际竟成卓然不群之态。养在教坊一十三载,授业吴人周如松为师,受歌玉茗堂四传奇,皆有所得。然奴家尤工琵琶词,从不轻示于人,心下时常揣度:待得从良之日,定为萧郎轻拨游丝,一展歌喉!

  想来那时琴瑟合韵,必如良辰美景,缱绻难忘,只是王孙易得,萧郎难觅,不知奴家三生宿愿,可否成真!唉!一声幽幽的长叹,从媚香楼飘出,可巧被那玉京听道,不由调侃道:“难不成姐姐又在对景伤怀,你看这金陵三月,桃花簇簇争艳,你总是在这媚香楼凭栏而望,纵然烟水澄碧,画舫织彩浓烈,难不成四海龙王就会送你一个柳毅不成?”

  香君定眼细瞅,却见玉京身着藕色衣衫,手持瓶装桃花,从门前而过。不由笑道:“你这妹妹,三日不见,尽知鱼传尺素之典了,想来日后定会有萧郎眷顾于你。”

  玉京听此霞飞两靥,羞涩不由侍弄罗裙,憨态可掬。香君不由笑道:“可别说,妹妹这娇羞的模样,我看着甚是动心,更何况王孙公子,想来妹妹结局定然不错!来,让姐姐瞅瞅,这步瑶的成色怎么如此好看,戴在妹妹发髻之上,秀媚可人。想来定是你这灵气劲,讨得妈妈欢心。是新近才得的吗?”

  玉京道:“还不是姐姐在母亲面前再三言及之故!妹妹前番前来,一为相谢姐姐垂爱。二来相送梅瓶,想来姐姐定会喜欢”!

  香君道:“妹妹之物,焉有不喜之礼。妹妹来的正好,春困人乏,咱姐俩也该去栖霞寺走走了,看看所得签语,竟是如何?”

  谁曾想,无心之言竟成谒语,两姐妹竟会日后同栖栖霞寺!一柄香扇诉离情,几多才子唏嘘中!一枘桃花扇,博得几多才子翰墨永流芳!孔丘之孙孔尚任,《桃花扇》底道离情,歌意缠绵梨园传,语堂书斋香扇坠,风流媚骨泣鬼神。

  2.

  三朝为官掖庭走,报效朝堂不言悔,怎耐阉党乱朝纲,卸甲归田隐东园。龙袍灿灿又如何,时有犯言直上臣。帝失尊严屡不喜,宪成革职无锡居,始有东林学士竟相游。抨击时政遥相应  ,百人上疏弹奸相,谁曾想,大铖亲点东林将,巧饰盗柄来灭绝!嘉宗心仪檀香木,醉情声色难上朝。宦官当道大权揽,傀儡皇帝作靠山。遵循祖制群臣齐上疏,忠贤懊恼杀机起。

  天启七年又三月,嘉宗谢世信王起(朱由检),忠贤三尺白绫自缢死,东林党人又复出,张浦撰写《五人墓碑记》,讴歌苏州就义五市民,始有明末四公子,冒方侯陈紧相随。东南复社蔑礼法,纵酒秦淮成时尚。桃叶渡口人熙攘,几多夜宴媚楼生,夜泊秦淮近酒家,烟笼寒水月笼沙。胭脂花粉秦淮河,奢华画肪江水流,笙歌夜宴灯烛闪,王孙公子多留连,猜拳斗酒尽情喧,阅尽勾栏烟花容,朝宗初涉六朝金粉秦淮河畔,岂有不去之理。

  —史海泛舟

  瞧,这南北两条巷口,驻足之间身份便明,南边为“南曲”,属艺妓所在地,北边为“北曲”,为娼妓所在地。前方临水而立的楼阁便是媚香楼,今日与兄引见的便是南曲头牌香扇坠。今个真是巧了,还末上楼阁便听到琵琶声了,想来兄台与这香扇坠有缘,她最擅长的便是《琵琶记》了,平日难得听她清唱。

  二位羽扇伦巾的书生簇拥着一位身着蓝衫的学子正步上暗红楼梯 ,诸君也许不知,待清莲一一诉来便知端底。两位皆是复社成员,身着青衫的年长学子是阳羡陈贞惠,身着紫衫的是同窗挚友杨龙友,此番前来是为 侯方域 引见南曲头牌香扇坠 。

  才上得楼来,却见一位二八妙龄女郎,移碎步,执琵琶,袅袅婷婷在台前旋转,只听她念诵道:一曲罢,曹师每赞叹!一妆成,秋娘有妒颜,五陵年少蜀锦抛来不胜缠,直待那金钗击节碎,彩裙洒污翻。此时亦有一旁白出:则为何,作商妇,转涉在江海间,须臾,又有一英武小生,踱方步从旁出,扮相俊美,举手投足之间,媚态横生。

  陈贞惠不由向朝宗介绍道:“贤弟真是艳福不浅,没想到顾横波也出场了,难得,难得。”又听那香扇坠念诵道:“弟从军,阿姨死,长安居,生计难,故随红叶飘单,良人行踪每经年,教妾守空船。”只见她轻舒长袖,移碎步,咿咿呀呀起,字正圆腔,只听她唱道:孤舟素月大江寒,朝夕对愁眠,最伤心深夜处,少年事梦正酣,偏酒醒妆泪阑干。

  好一个香扇坠!唱诵之间,一颦一笑,精彩纷呈,博得满堂喝彩。妆毕,香君卸去衩环,素颜上前于朝宗见礼,果然有水芙蓉之态,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侠气,行至书房,但见室内陈设有致,案台之上罗例数张生宣纸,一方砚墨墨迹尚未干,一截素笔横台架,知是绘画所致。

  须臾,又见一身着月白小袄的诗婢,执清茶果品而来 ,清新亮丽与一般青楼迥异,知是调养所致。却见正面半壁雪窗之上挂有《寒江暴泛图》一幅,悠远淡泊别有一番风味,还有一首小诗,细细瞅来,写的却是:瑟瑟西风净远天,江山如画镜中悬。不知何处烟波叟,日出呼儿泛钓船。只是无有题跋玉印,不由问道:“此画系何人所作。”香君见问,不由羞涩道:“公子见笑了,是奴家涂鸦之作。”

  至此一问一答,甚是相投。临行之时,朝宗不由留诗一首,以作初识表记,诗云:“绰约小天仙;玉山半峰雪,瑶池一枝莲。晚院香留客,春宵月伴眠;临行娇无语,阿母在旁边。”倾慕之心由然而生,至此后,两相往来,始有夜宴媚香楼之说,始有孔尚任的传世之作《桃花扇》;始有梨园传唱不止的《桃花扇》,始有国学大师林语堂书斋之作:香君一个娘子,血染桃花扇子, 气义照耀千古 , 羞杀几多汉子。  香君一个娘子,性格是个蛮子。悬在斋中壁上,教我知所管制 ,如今天下男子, 谁复是个蛮子,  大家朝秦暮楚,  成个什么样子。  如今这个天下,成个什么样子 。 当今这个天下,都是骗子贩子,我思古代美人  不至出甚乱子!     

  (作者:清莲仙子)               


 
 2014-01-29 11:26:37舞底杨柳楼心月,歌罢桃花扇底风 

舞底杨柳楼心月,歌罢桃花扇底风/清莲仙子(入选中国作家网)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 原创作品,如有盗版追究法律责任。)  

 

 

 

  
 

舞底杨柳楼心月,歌罢桃花扇底风/清莲仙子(入选中国作家网)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紫嫣模板   谢谢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