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漫漫人生亦彷徨,悠悠往事话炎凉。秋月春花飘逸景,冬拾夏韵画阁藏。

 
 
 

日志

 
 
关于我

清莲仙子,本名郭改霞。本科学历。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会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月亮眉 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现为中华艺术总编,中华艺术名人榜执行圈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刊总编,中国作家名流网易联盟论坛特邀圈主,中国文学瀚墨书斋理事,中国网络散文家协会圈主,东方文艺圈主。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 离 婚 文/清莲仙子  

2017-03-02 23:39:41|  分类: 清莲短篇小说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 婚

文/清莲仙子

  时下离婚就似换衣一般,形形色色的离婚案充溢周遭,本不奇怪,然而李姨的离婚却让人有些纳闷,因为在街坊心中,李姨和他那口子,不吵不闹,日子过的甚好,一点离婚的先兆都没有,且都已是垂暮之年,这婚离的着实让人不解,许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个中原因只有当事人明白,外人又如何能走进当事人的心中泥?

   早上接到子毫电话,说特从新西兰回国处理家事,让我务要中午前往天外天相聚,有要事相商,心下自思:定是李姨婚变之事了,作为晚辈,且是局外之人,本不想渗和其中,然而子毫一个劲的说,莲儿,事关家事,不想让外人知晓,务要你救场,方可挽回大局,所以你今天务必前来,否则就和你绝交!话说至这个份上,明知子毫又在使用惯用伎俩,诱我出山协调而已。

不由又好气又好笑道:“你家夫人何在?为何却总是把这乱七八糟的事推至我这边,难不成你就容不得我有一丝空闲时间?”话筒那边传来子毫爽朗的笑声:“唉!当年没选择你是我今生最大恨憾,否则这身边多个女秘书,时常处理家中之事,该有多好,只是悔之晚已,莲儿,你听着,你不来也得来,否则我就去接你与先生一同前来,如何?”我仿佛又看到子毫那得意的笑容,心下不由自思道:这子毫还不改往年性情,你会用孙子兵法布阵,难不成我就不会执手中令牌发剑么?不由顺梯而上道:“好啊,子毫,还是你来接我与先生吧,正好今个先生也有空,咱们三人自从大学一别,已有经年未聚,此时一聚,想来甚好,如何?”

  先生正在旁边喝茶,听我又在打嘴仗,不由道:“难不成子毫那小子从新西兰回国了。”我笑着说:“正是泥”。

   却听子毫在那边道:“素来有家丑不可外扬之事,这事还是莫要让那小子书儒知道才好,容我把家事处理之后,咱们三人再聚,切记!切记!”我听后心下不由窃笑不已:昔年两情敌还是不改往日相轻之态。

不由相问先生道:“你去还是不去。”先生道:“子毫这小子甚爱面子,更何况还是家事。我还是不去为好,你去一探究竟便好,只是要记住:能和则和,实在不行,也莫要强求,鞋子合不合脚只有当事人知晓,实情又岂是你我能操控得来的。”

我听先生如此说,不由笑道:“谨尊先生教导,我会酌情处理的。架上的兰花该浇了,烦先生不忙时浇浇,水莫要太嫩,只需两瓢水便成。”先生听后不由挥挥手道:“去吧,莫要在罗嗦了,子毫那小子乃性急之人,莫要让他等久了,否则电话又吵个不停,弄心。”

来到天外楼,却见桌上的烟灰缸里烟头横七竖多,竟有数十根在内,知是子毫心烦之故。不由责怪道:“还是不改往日旧习,不知惜体,烟对身体危害甚重,里面有沥青,尼古丁,焦油,亚硝胺诸多成份在内,本着对家庭、对妻儿负责的态度,还是少抽为好!”子毫见我如此说,不由笑道:“你还是原先的你,性情直爽,一点都没变,怎么子儒那小子没跟着来,莫不是怕吃味”!我看子毫那嘻嘻哈哈的样子,不由擂了他一拳道:“想来多时不挨拳头之故,还是喜欢胡说八道,一点正形都没有。”

子毫见我如此,知我懊恼,不由道:“家里老爷子弄婚变,如今家母去外间租房居住,竟有数月之久,这如今,这老爷衣食住行,无人打理,甚是弄心,你是你干妈一手带大的,她一向甚听你话,这劝和的事情就交给你办,如何?”

我一听这话不由道:“干爸,干妈一向甚是和睦,这婚变之事又是从何而来?”子毫见问不由道:“你一向知道,你这干爸乃行伍出身,一向独断专横惯了,数年来你干妈皆是万事容忍,日子也过的甚是不易,许是近来你干爸越来越重这故,两人弄得是水火不容,许是怕我和你小妹阻扰,两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悄悄去街道把婚离了。这如今啊,你干妈那边过得甚是滋润,你干妈去老年大学报了名,把荒废多年的书法也捡起来了,每天练字,习字,日子过得甚是充实,我去劝了多回,竟是不成,你干妈说,终于从地狱解放出来了,再也不回那个家了。只是你干爸过的有点栖惶,这数十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了,一下子没了主心骨操持家务,家了乱了营了,时不时的给我打越洋电话,所以我才知家中变故。为今之计,唯有你可凭三寸不烂之舌,让你干妈回头。”

我听了不由道:“干妈一向甚是柔顺,想来此次离婚必是迫不得已,我只能试试,如果不成也没办法,婚姻好似穿鞋,合不合脚只有穿鞋之人方才明白。”子毫道:“好,就这样办,我等你消息。”

我寻至干妈住处,尚末进屋,便被那红楼梦王文娟老师的越调所吸引,却见干妈拿着一个小本子写写画画也不知在作什么?我不由道:“干妈,我来看您来了”。 干妈见我拿着大包小包不由道:“是何风把你这大忙人给乱来了,来就来了,卖那么多东西作什么,瞎花钱。”

我不由道:“听说干爸干妈近来有一些小磨擦,我来劝和来了,您又不是不知干爸的性情,多少年都过来了,就原谅他这回,还是回去吧,近来干爸也知自己错了,后悔着泥,您是不是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泥。”

干妈道:“这次我是铁了心不回去了,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了,你这干爸所作所为越来越让人不可思议,你说家里的乌龟遭他惹他了,竟然连乌龟也打上了,我实在是不想和他过下去了,你什么也不要说了,你看干妈现在过得多好,想作什么就作什么,难不成你还想让干妈回去遭罪么?”我听后不由大吃一惊,道:“难不成这干爸得了怪病,要不然怎么会打乌龟泥,乌龟是沉默之龟,数万年来还未听此奇事,想来这干爸真是病的不轻了。只是我有些好奇,如何打这乌龟泥”。 干妈道:“拿棍子敲击硬壳呗。”话说至此,我知干妈是铁了心了,只好拜别干妈,朝干爸家走去。

到了干爸家,往日的窗明几净已不复存在,到处凌乱不堪,这没有女人的家实在是不敢恭维,沙发上到处是脏衣服,厨房里随处都是泡面,方便面,挂面之类,卫生间里的潮虫也放肆的走来走去。只得把书包挂于门后,来到卧室来看干爸,干爸脸色青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和以前的红光满面判若两人。干爸见我来了,有些不好意思,不由道:“你干妈和我弄了点别扭,以前不觉得她好,她走了才觉得还是她好,你看能不能把她劝回来,她一向甚听你话。”我见干爸如此,不由道:“爸,你什么也不要说了,你先躺着,待我给你做点吃滴。”看着干爸把饭吃了,我又忙着把各类衣服按颜色分好,放入洗衣机清洗完,又挂在衣架上,方才对干爸说:“看来这回干妈真是对你失望了,干爸也莫要着急,劝干妈回家的工作,我,子豪,小妹三人只能轮番上阵相劝了,这些日子,我和小妹会抽时间来照料你的生活起居,你也莫要心急上火才是,只是您老要改改您那专横跋扈的习性了。干爸听我如此说,不由蔫蔫的把头低下来,昔年的将军第一次把高傲的头颅低下来,这还是第一次,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泥!!

 
 
 
 

[小说]   离 婚       文/清莲仙子 - 清莲仙子 - 清 莲 仙 子 文学博客

 
 
 
 [作者简介】

  清莲仙子,原名郭改霞。系内蒙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生态艺术协会会员。内蒙九三学社社员。小说代表作有《三生石》,《花殇》《浮华背后》《清清蝶梦》《胭脂红》《罂 粟花蛊》出版长篇神魔小说《三生石》《月亮眉鸳鸯袖》《塞上飘舞着妖娆的雪》《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等。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世界华文作家》《中华作家》等报刊发表,多次获奖。




 
 
  
 
 
 
.

 

.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